小说:从长夜开始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扶剑听风吟

角色:江黎扶剑听风吟

简介:废土上,一座座城在旧世界的遗址上拔地而起,人类文明得以延续
然而,深渊的力量依旧在窥视着这片废土
当诡异渗透现实,深渊侵蚀人间……
长夜来临,红月高悬……
世界从此分为两极,泾渭分明
有人号称神眷者,成为诡异的代言者,出走城市,行走于荒野
有人在长夜侵蚀之际,固执的撑起一面旗帜,维护着濒临崩坏的秩序
当永夜彻底来临之时,热血的少年持刀而立
直至永夜亮成白昼,红月褪去血色!

从长夜开始

《从长夜开始》免费阅读

第5章 巨人的手臂

江黎发现了一件很恐怖的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来时的大铁门已经上了锁,一把小巧的银锁阻挡住了江黎逃跑的路线。

该死!江黎狠狠的踹了银锁一脚,就因为这个银锁,自己居然和一群疯子关在一起。不,应该说是一群披着人皮的怪物才对!江黎不由的想起了在长夜论坛上看到的那个手臂像面条一样的女人。

那个女人虽然也是个怪物,但至少她的攻击性低啊!

不像自己这边的,不光更凶猛而且数量也更多。

“咔哒咔哒……”

就在江黎为银锁感到有些气馁的时候,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传来了高跟鞋踩踏地面的身影。

那个兔女郎**!

江黎很快反应过来,然后抬头,就看到刚刚还在地上抢夺舔舐酒液的兔女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小哥哥,您还没有喝我请的酒哦……”

兔女郎**痴痴的笑着,盆骨前倾,双臂夹紧,挤出了一个好看的曲线,如果忽略她嘴上大片的血迹的话,那还真是一片好看的风景。

江黎有些害怕,又有些慌张:“可是酒已经没了,你要怎么让我喝呢?”

兔女郎依旧是痴痴地笑着:“这个不要紧的哦,杯子里的酒没了,姐姐嘴里有啊……”

说着她微微张大了嘴巴,露出了尖尖的虎牙,舌头上淋漓的不知道是鲜血还是酒液,甚至能看到最深处的水滴状扁桃体……

好一个咽喉要道……

江黎强迫自己将目光移开。

向下是凹凸有致的曲线……

阿弥陀佛,非礼勿视……江黎的目光继续向下,是包裹在包臀裙和黑丝下白皙的大腿。

就看这个吧,这个勉强能播,江黎委屈的盯着兔女郎的大腿。

至于别人嘴里的酒什么的,江黎是绝对不会去喝的。

“真的不喝嘛……小哥哥,人家很甜的……”耳边传来女人温柔的循循善诱。

“真的吗?有阿尔卑斯甜吗?”

“当然咯,嘻嘻嘻。”女人发出了魅惑的笑声,“小哥哥你要试试吗?”

“不要,我不信!”

“小哥哥你不要只看着人家的黑丝吗,大胆点往上看,人家最喜欢大胆的男孩了……”

闻言江黎倔强的别过了头,甚至连大腿也不去看了。

……

最后,在女人百般安慰,哄骗下,江黎才勉为其难的转过了头,继续看着大腿。

“你真的不喝吗……”

哄的次数多了,兔女郎**语气变得有些不耐起来,眼底的阴霾浓郁的像是要溢出来。

而身后的阴影里,无数道黑影也靠近了一些,踢踏踢踏的脚步声响起。在门口昏黄的白炽灯的照耀下,露出了若有若无的身影。

江黎毫不怀疑,如果他现在说不的话,隐藏在黑暗里的怪物们绝对会一拥而上把自己按住。

于是江黎露出了和善的笑容:“好啊!我喝。”

兔女郎**微微一怔,显然是没料到刚刚还十分抗拒的江黎怎么就突然改变了主意,但很快调整过来,脸上露出一抹媚笑,脸庞朝着江黎凑来。

而身后的阴影里,原本已经快要忍耐不住准备上前的身影们,也在江黎说出了肯定答复后悄然后退,直到只能看到几道隐隐绰绰的黑影。

“啊……”兔女郎**对着江黎张开了嘴巴。

“啊你个头啊……早就看你不顺眼了,真以为有人稀罕看你大腿呀?”

兔女郎**不解的抬起了头,眼前的江黎依然微笑着,看起来很和善,就好像刚刚的话不是出自他的口中一样。如果忽略江黎袭向她头部的拳头的话。

砰!

江黎虽然是个社畜,没什么时间锻炼身体,但毕竟年轻力壮身体猛,这一拳很轻松就把兔女郎**击倒在地。

但是兔女郎**并没有被击晕,甚至没有丝毫的停顿,似乎没有痛觉一样,很快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只是脸上的媚笑换成了狰狞。

身后的阴影也跟着一起暴动起来,踢踏踢踏的脚步声不绝于耳,像是已经苏醒的狼群。

可还没来得及反应,江黎又是一拳,顺带着揪住了兔女郎**的后颈,按着头向前面的铁门撞去,剧烈的撞击声响起。

砰!

一股无形的波纹荡漾开来,空气中传来了阵阵玻璃破碎一般的咔嚓声,厚厚的铁门应声倒地,江黎丢下手中脑门沽沽冒血的工具人夺门而出。

……

城墙上,观测人员们看着监视器上传来的画面,爆发出阵阵欢呼。

“他居然这么轻易的击倒了禁忌生物精神力附着的铁门!这说明他大概率会是个觉醒者!佛祖保佑,继那个色中恶鬼之后,咱们觉醒部终于又要添一个新人了!”

“今晚开个香槟庆祝一下怎么样?”

“光开香槟怎么够,咱们开个泳池party吧,隔壁的异人部隔三岔五就有新人入伍,咱们觉醒部好不容易添个新丁,不好好庆祝一下怎么也说不过去……

“先别急着庆祝啊,工作还没完呢,咱们还没测出他的能力等级呢。”

有聪明的观测人员注意到了坐在椅子上的白部长越来越黑的脸色,及时拉回了逐渐偏离工作内容的观测人员们。

闲谈的声音逐渐平息。

见此,白部长收回了死亡凝视,口中喃喃道:“铁门上附着的精神力量级仪器测量大概是50左右,再加上铁门本身的坚固……可以确定实力至少达到了第一等级,希望不要是异人吧……”

想着白部长忽地提高了声调:“通知在外等候的战士,立马以罗生门酒吧为中心,方圆三公里设置防线,不能让任何一个蛊惑之妖走出防线,另外通知缉查署紧急疏散方圆五公里内的居民……”

……

好不容易冲出了罗生门酒吧的江黎片刻也不敢停歇,向着地铁站的方向跑去,他的眼中一抹幽光悄然而逝。

踏踏踏踏……

然而江黎还没跑出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密集而又急促的脚步声,那群嗜血的疯子已经走出了酒吧,他们正瞪着猩红的双眼,追在自己的身后。

啪嗒!

突然,一只皮鞋砸在了江黎右手边。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投掷物被身后的疯子们投出。

手表,手机,酒杯,高跟鞋,牙刷,水桶,扫把……

仅仅粗略瞟了一眼,就比江黎楼下二大爷的小卖部里的商品种类还要丰富的多。

此刻,江黎感到无比的庆幸,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布满密集小平房的建筑群,而不是高楼大厦的城中心,更不是荒野。

这意味着江黎可以在一条条的小巷子里穿梭,从而免于被这些种类繁多的东西砸到。

但无疑,在小巷子里逃跑要比在荒野上难得多。先不说小巷子曲折的道路,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也要多的多。

比如眼前的这堵高墙。

江黎看着三米高的水泥墙,绝望的转过了头。

以兔女郎**为首的疯子们此时距离江黎仅仅十米之遥。

此时的兔女郎**满身都是血污,兔女郎的耳朵在刚刚撞击铁门的时候被震落了,腿上的一只**也不翼而飞,有可能是在刚刚追击的时候用来砸江黎了。看起来十分狼狈。

十米的距离对于这些疯子来说转瞬即逝,他们嘶吼着向前扑来。

陆离心里有些发毛,抓过了墙边的拖把,沾了沾路边坑洼里浑浊的积水附魔,横在了胸前。

可这无异于螳臂挡车,在与人群接触的一刹那,江黎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多力量大。

几乎是瞬间,江黎手中的拖把就被夺走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污水甩在他们的脸上就像是甩在木偶上一样,毫无反应,甚至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人群嘶吼着,扭曲着身体,挤压着江黎身边的空气,一只只僵硬冰冷的手搭在了江黎的身上,没有动作,仅仅是搭着,就好像是他们想要组成一座囚笼,禁锢江黎的一切动作一样。

江黎试着反抗,使出浑身力气扭动着身体,去撞击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臂,一时间,咔嚓咔嚓的手臂断裂声不绝于耳,就像是江黎不小心掰断的大爷的手臂一样。

只不过,这一次江黎是主动的。

但相比于一圈圈将江黎围住的人群,江黎折断的手臂无疑只是杯水车薪。

随着越来越多的手臂搭上江黎的身体,江黎最后一丝活动的空间也被锁死了,江黎感觉自己身上起码搭上了四五十只手臂,从脚掌到脖子,每一寸皮肤上都盖着一只苍白冰冷的手掌。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江黎感觉自己就像是古代要被送去侍寝的妃子一样被严严实实的包裹着举到了半空之中,只有一个不知所措的头还露在外面。

江黎是面朝天空的,疯子们包围在江黎的周身,卷成了一个巨大的球体,比水泥墙还要高上许多。

而在这个球体最上方,趴着一个江黎的老熟人,兔女郎**就像是爬行动物一样,四肢并用的爬着,直到紧紧贴在了江黎面前,江黎的脸上甚至能感受到对方喷吐出的腥热气体。

紧接着,一只只手臂从围绕着江黎的球体中伸出,抓住了江黎的脸颊,并用力的往两边拉扯着,就像是要掰开江黎的嘴巴一样。

……

高城墙上,一位观测人员皱起了眉,语气有些诧异:“怎么回事……他看起来似乎根本反抗不了,这不应该啊,哪怕只是零级觉醒者,也不该这么不堪啊。那些蛊惑之妖只不过是丧失了痛觉罢了,本质上还只是个凡人。”

“可能是他刚刚觉醒,还没有衍生出相应的觉醒能力,只是精神量级得到了强化?”

有人提出了猜测,但很快就被反驳。

“你是说白教授提出的初生觉醒者?可是那根本还没有被实验证实!只不过是白教授提出的一个假说罢了,目前已知的所有觉醒者都是一觉醒就出现了相应的能力的。”

白部长摇了摇头:“也许还有另一种可能,他只是觉醒了能力,但是还没学会怎么去使用。”

说着白部长走到了另一台仪器旁,仪器上象征着检测目标精神量级的指针正在缓缓的爬升。

“也许这一次危机可以教会他怎么使用自己的能力!”

“可是……”仪器前的检测人员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终还是结结巴巴的开口道,“以目前这个精神量级的爬升速度,恐怕来不及啊!”

白部长不置可否,拿起了腰间的对讲机:“赤发鬼,观察好目标的状态,时刻准备营救,记住,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允许开枪!”

“是!”不远处正对着江黎方向的黑衣少女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懒洋洋的回应着,将手中的重型狙击枪的枪口对准了正在爬行着的兔女郎**的脑袋。

……

而在此时,江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咬紧牙关,但最终还是没能敌过不知疲倦的疯子们,嘴唇一点点的张开。

见到张开的幅度差不多了,兔女郎**身子慢慢的下倾……

江黎的瞳孔猛缩,他保留了十几年的初吻就要交代在这儿了吗?而且还要伸舌头……不要啊!!!

就在江黎有些绝望的准备接受命运的摧残时,耳边传来了一声威严沉闷的声音。

“哼!”

这声音来自江黎的眼睛深处,仿若惶惶天雷,江黎瞳孔中原本沉寂的一粒粒黑色因子随之暴动。

江黎的眼睛变成了纯黑色,阵阵好似野兽般的咆哮从江黎颤抖的嘴唇流出。

下一瞬,黑色褪去,黑色因子如同墨水滴入清水般四散开,而江黎瞳孔深处多出来了一只手臂的图案。

江黎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手臂图案的存在。

那是……

梦中巨人的手臂!

……

“白部长!快下令营救吧,马上就要来不及了!”

站在监控器面前的观测人员心急如焚,这可是他们觉醒部好不容易才等来的一个新人,可不能出啥问题啊。

“再等等!”看着仪器上精神量级上升速度逐渐加快的表盘,白部长的声音依旧十分冷静。

“不能再等了呀!”

“白部长,再不营救真要出事了!”

观测人员们七嘴八舌的争论着。

突然,白部长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吵个屁啊,你们是二臂吧!”

声音雄浑厚重,一下子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所有的观测人员都是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白部长,像是不敢相信这种话会从白部长的嘴巴里说出来。

就在气氛有些诡异的时候,白部长身边负责检测精神量级的工作人员突然大喊道:“你们快看!”

他的声音吸引了所有观测人员的注意,所有人都围了过来,面面相觑。

只见仪器上刚刚还在稳步攀升的精神量级突然剧烈的上升,仪表盘上的指针直接指向了最右边。

这说明仪器已达到检测上限……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吞了吞口水,让仪器达到了检测上限,这该是多么强大的精神量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