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神级女御魔师,魔鬼妖神统统闪开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青柠汽水

角色:唐溪芷青柠汽水

简介:小白捉鬼师一步步被引进路子,我本来想要的只是平静的大学生活,现在看来似乎距离目标越来越远了,晦暗不明的角落暗藏杀机,我的身份也开始扑朔迷离,出现在我身边的他们究竟是谁,我的平静人生终究是被激起浪花了

神级女御魔师,魔鬼妖神统统闪开

《神级女御魔师,魔鬼妖神统统闪开》免费阅读

第5章 若隐若现

好不容易今天是个周末,我因为昨天的尸体睡不安稳,早早的就醒了,宿舍窗帘也没有拉开,整个宿舍笼罩在昏暗中,各自的床帘也拉着,隐约传来轻微的鼾声。我一看手机,不到七点,也难怪了。

我轻轻拉开帘子,蹑手蹑脚地下床,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带着我的东西就出门了。

刚轻轻把门带好,身后就传来一声熟悉的:“小溪!”我吓了一跳,迅速转身,捂住胸口,抑制想给他“梆梆”两拳的冲动:“贺洲你要吓死我?”

贺洲无辜的耸耸肩:“诶,你可别血口喷人啊,是慕言景说某人让我过来我才一大早赶过来的。”我心里居然生出同情:“那我道歉,不好意思嘛。”

“主要我这两天太无聊了,鬼又不需要睡觉,我都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了。”

“鬼不需要睡觉啊。。。。”我摸了摸下巴,那那只女鬼这两天在哪里干什么呢。

贺洲跟在我身后:“小溪,你家里有没有什么祖传的罗盘什么的,找起来方便一点。”

“这个方面我也考虑到了,罗盘现在就在我背包里,但是我不知道她的生辰八字啊。警方目前不是也没确定死者身份吗?”我诧异地回头拉住贺洲,“你们鬼魂之间有没有什么感应之类的?”他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拜托,真有那种东西我那时候不早就被抓回去炼成僵尸了?”

也是,我和贺洲走在空旷的走廊里,因为太早了,整个走廊空无一人,脚步声听得清清楚楚,我们宿舍楼是一个L型建筑,所以除了中间的主楼梯,左右两条走廊终点各有一个疏散楼梯。哪里的灯也不像主楼梯是长亮的,因为不常有人走所以都装的声控灯 。

她会不会躲在哪一个阴暗的角落呢。

我拉着贺洲把我们这栋楼的疏散楼梯走了一遍,还去天台看了一眼,没有任何发现,我刚打算再去看看其他宿舍楼,李樱给我发了条消息,让我中午给她带午饭回去。

我突然灵光乍现,带饭?!“昨天中午买饭的时候我听两个女孩子说有个室友失踪了,我当时纯当听八卦也没注意那个女孩子叫什么。”

贺洲激动地问:“那那两个女孩子你总归看清了吧?”

我有点尴尬地摇摇头:“我有点脸盲。。也记不大清楚了,但是我知道她们进了几号宿舍楼。”贺洲无奈扶额:“也只好先去宿舍楼看看了。”我表示赞同:“实在不知道的话我们就在宿舍楼下面等,虽然我一下子想不太起来,但是看到了应该会有点印象。”

楼道里依旧很安静,偶尔有生锈的宿舍门被打开的吱呀声在寂静的走廊回响。因为走道里灯好像坏了,有一段亮着一段不亮,还有几段接触不良,灯光闪着,有恐怖片里那个味道了。

我和贺洲大概走了三层,到第四层的时候,一股子凉意从脊梁骨袭来,我打了个寒战,和贺洲对视一眼,我们知道,她在这里。

第四楼楼道里挂的衣服不多,说明基本上就没什么人住着了。

一阵凌厉的冷风从后背袭来,贺洲惊呼一声被打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灵魂没有肉体上痛感,但是精神上会有痛感,他的灵体变得透明了一些,脸色很不好。

我转身护在他面前,在闪烁的灯光下,一个女同学披头散发的飘在空中,面目血肉模糊,身上衣衫褴褛,粘稠的血红液体从各处渗出来滴到地上,“吼”她发出低吼,头和四肢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扭动,仿佛一只提线木偶。身上不断冒出黑气,那是她死前的怨气,她的怨气这样强大,甚至不需要靠近我,就可以像对贺洲一样,用意念把我杀死,她已经彻底失去理智了,如果我能想起来她叫什么,或许能唤醒她一丝神志。

她手一扬,一阵冷风攻来,把我震出去三米多,我重重的摔到地上,实打实肉疼,手上也磨破了皮,渗出血来,疼得我龇牙咧嘴。我还没反应过来,她猛地突进,到我面前,刚要上手卡住我的脖子

“叮铃~”

“轰!”

她整只鬼被震飞出去,她有点恼羞成怒了,发出巨大的嘶吼“啊!!!”

我被她的音波震的身体发虚,不受控制地瘫倒在地,余光瞥见了贺洲,他面色极其痛苦,似乎马上要魂飞魄散了,我咬咬牙,从包里拿出黄符纸,咬破手指写了张符,踉跄着跑到他身边,贴到他头上,他像是窒息的人忽然呼吸到新鲜空气,猛地缓了过来 。

我死死盯着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我迅速写了几张符,默念口诀,符纸飞动围到我们周遭,“噌!”的一声燃烧起来,形成一个保护的结界。

她渐渐没有了声音,只是对我们虎视眈眈,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我们闯进了她的领域,她自然是很恼火的,可是如果她长期盘踞宿舍楼第四层,会在学校引起轩然**的。

我拿出手机,给慕言景发消息求救,识时务者为俊杰,做人嘛要能屈能伸。

贺洲看我的眼神里带着一丝复杂,他张开嘴,缓缓说:“有点骨气好伐?”

我白了他一眼:“骨气能当饭吃的?现在我们两个像被恶龙囚禁的公主,就等勇士来救了。”贺洲弱弱地抗议:“可不可以换一个比喻。。。?”

她现在处于一种看我们不爽又干不掉我们的状态,烦躁的围着我的结界转圈。

贺洲发出疑问:“为什么你打不过她但是她破不了你的结界?”

“嘶~你话真多,因为我的结界是借天神之力建的。我不是打不过她,我这属于。。属于。。”我有点找不到合适的词替自己辩解,他在旁边露出一副“好了不要说了,我都懂~”的表情。

我从包里掏出一个苹果,问他吃不吃,他做出一个无语的表情:“大姐,你得烧给我啊!不然我怎么吃?”我来火了,弹了他一个脑瓜崩:“你就是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的?”

他自知理亏地嘿嘿一笑:“小溪脾气这么好,才不会和我一般计较呢。”

“铮!”

灵力从走廊终点袭来,气势汹汹,整个走廊都被点亮了,我愣愣的忘了咬苹果。

只听“嗡”的一声,一把灵力剑把她狠狠穿过钉到墙上,她发出痛苦的嘶吼。

慕言景一身利落的白衬衫配风衣,施法动作果断又漂亮,他从走廊尽头缓缓走来,仿佛救百姓于水火的神灵。

我站起身,拦住慕言景:“还不能杀她!问问她凶手是谁。”谁知就这一句话的功夫,她挣开了剑,拖着残躯,迅速穿过走廊消失了,只留下剑刃上的怨气,但是也很快被剑上的灵气燃烧殆尽。

我呆住了,僵硬地低下头,不敢看慕言景的表情,心里满是自责。

他却没有责怪我,只是揉揉我的脑袋,温柔地说:“她已经彻底失去神志了,问不出来什么的。作为一个只会杀戮的怨灵,她的结果只有一个。”我抬起头看着他,他脸上的确没有责怪,似乎有一些同情,他继续说道,“她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我们终结。”

我没有说话,明明错的应该是那个把她杀死肢解的混蛋,为什么要魂飞魄散的却是她。

慕言景仿佛想说什么,张了张嘴,最后只是叹了口气:“走吧。”

贺洲是慕言景的灵使,靠近主人就会恢复的很快,所以他又可以蹦蹦跳跳的了,我伸手问他要回符,他一脸不可思议:“送出去的符哪里还有收回去的道理?”然后小心翼翼地折好揣进了口袋“我回去就找根红线挂脖子上。”

我被他逗笑了,慕言景看了他一眼:“我也想要一张收藏起来。”我马上拿出黄符纸,刚准备咬手指,被他拦了下来:“诶,朱砂写就好。”我只好再取出朱砂,持笔问他:“要写什么?” “招财进宝。”

我嘴角一抽,不可置信地重新问了一句:“招财进宝?”

看着他肯定地点点头,我大笔一挥,招财进宝四个字刷刷写下。他小心翼翼地收起来:“借你吉言。”

要是真有用我家能这么穷?我摆摆手:“举手之劳,只是今天把她弄丢了,改天要再找到她就难了。”

慕言景摇摇头:“不难,我们比对了DNA,属于你们学校软件工程专业一个叫李曦的女孩子的,简单招魂就可以了。”

“让你帮忙寻找是我的错,我不该将你置身险境。”

尸体腐烂程度不大,比对DNA就可以出结果,但是他却让我去找她,为什么,他明明知道以这样的死法,她肯定会变成怨灵。他现在对我的所有态度都是假的吗?可是他一次一次救我出险境又是为什么呢?

我不禁微微皱起眉头,看向他,他看着我,我们相顾无言,却各揣心思。

这时他眉头一皱,“你受伤了?”我摇摇头:“小擦伤。”他却拉起我的手仔细看了看然后一声不吭拉着我去医务室买了碘酒,要买纱布被我拒绝了,因为实在也没伤多深。

慕言景还要送我回宿舍,我拒绝了,我说我不想被人看见,害他失去参与案子的资格,他看着我,我僵持着看着他,他赌气似的大步离开了,贺洲也跟着他走了。

我给李樱带了饭回到宿舍,她们已经醒的差不多了,薛莹听到我回来从床帘里探出头:“溪芷,你晨跑去了?怎么看起来这么累啊?你摔跤啦?手怎么磨破了?”我把李樱早饭放她位置之后,冲薛莹点头:“是啊,累死了,我再上床躺一会儿。”简单用碘酒消了个毒,就爬上了床。

我躺在床上,拉上床帘,睁着眼睛,身心都很疲惫却一丝睡意也没有。周遭发生的一切太快了,我需要时间消化接受。

我不想卷进这些糟心事里面,却被迫参与了进去,现在是慕言景一直护着我,万一他不护着我了,又或者他本身对我就不怀好意,我岂不是会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叮咚”QQ上面出现一条信息,我打开一看,是肖辰的,他问我云计算的实训报告怎么写,我揉了揉太阳穴,毕竟是刚转进我们专业,不会很正常,我就把基础步骤和代码以及一些常见报错提示都发给他了。他却表示还是想看具体操作,问我下午有没有时间。

我看了看手机,十点半,我现在只想着躺一会儿所以和他约了下午一点半到图书馆二楼电子借阅室。

陆小娆是他的粉丝,处于私心,我联系了她,她激动的不得了,导致我到她宿舍催她的时候发现她还在化妆,我扫了一眼她的桌子,她居然把平时舍不得用的限量款杨树林红丝绒气垫拿出来用了。

她和我一起出门的时候多次问我:“溪溪子,你真不化妆吗,可是我化了妆会不会显得很刻意啊?”我无奈地摇摇头告诉她:“不会的,我上次见他没化妆,这次要是化了才会显得我很刻意,你本来就是很漂亮的女孩子,喜欢化妆很正常吧。”她敏锐地问:“上次?” “就是送他去和政楼那次。”她一下子想起来了:“嗷~就是遇到那个诡异小女孩的那次啊。”

她一把拉起我的手,惊叫一声:“宝贝你手怎么了?”我叹了一口气:“就是涂了碘酒让这伤看起来有点夸张。”然后告诉了她今天发生的事。

说着她叹了口气,拍拍我的肩膀:“宝贝,你最近可真是多灾多难呢。”我耸耸肩做了个鬼脸:“对啊,我可真多灾多难呢~”

距图书馆还有一段距离,远远的就看到肖辰在图书馆门口等我们,陆小娆捂住胸口:“我心跳的好快,偶像,我来啦!”

肖辰看到我们过去立刻迎上来,上下打量了我几秒,笑着说:“你这款米色针织外套配底下白色纱裙显得整个人很温柔呢。手怎么了?受伤了?”我暗自腹诽怎么每个人见了都要问一嘴的,加上职业假笑:“哈哈,你长成这样穿什么都好看。手是早上晨跑摔了一跤啦!”然后迅速岔开话题,把陆小娆往前一推:“这是我闺蜜陆小娆。”他伸出手:“幸会幸会。”

陆小娆激动的说不出完整的句子,僵硬的把手伸出去握住:“我。。我。。我是陆小娆,我。。微。。微博。。一直有关注你的!啊怎么办,溪溪子我好激动!”

肖辰一愣,随即带着绅士的笑:“没想到世界这么小,在这里也能碰到我的粉丝,我以为我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冷门歌手呢。”

陆小娆猛烈地摇头:“不是的不是的!肖辰不冷,是一个优秀的微博账号,你本人也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歌曲创作者!你有很多粉丝的,因为你不组建粉丝群,所以我们粉丝私下组了一个粉丝后援会,有你这样的偶像我们非常非常非常荣幸!真的真的!”快速说完这一段话我感觉她都要断气了,她大口的呼吸,自己一直努力压着心里的激动。肖辰体贴地帮她顺气:“你别激动啊,平复一下心情。”

陆小娆又热泪盈眶了:“我的天,你不会消失吧?你的新歌《地球之灵》我有替你打榜喔,而且我们还自发制作了推广视频。”肖辰意外地看着她:“原来是你做的啊,我就说这首歌数据怎么这么好。”

陆小娆摆摆手:“不是我不是我,是我们!”她拿出手机把粉丝群找给他看:“我们所有粉丝一起做的,做完发群里一起修改的。你看,你有这么多粉丝,而且我们都是真爱粉,起码喜欢你有三年了。”

肖辰吃惊地问:“三年?就是从肖辰不冷这个账号创建一直到现在吗?”

陆小娆重重地点点头:“是的是的是的。”

肖辰挠挠头:“太谢谢你们的喜欢了。”陆小娆凑过去:“可以合张影吗,就一张。我今天特意化了妆来见你呢,偶像。”

肖辰局促不安地拉了我一把:“一起吧。”我想着他可能怕两个人私人照片流出去传绯闻吧,毕竟他的事业刚刚开始,于是大大方方地加入了他们。

等辅导完他的所有实训作业,差不多到三点了,我拉着陆小娆强行与他分别了,回去的路上我戳着陆小娆的脑袋:“醒了没有?”

陆小娆嘿嘿地笑:“溪溪子,像做梦一样诶。”“你要追他吗?”我问出这话的时候,我都想好怎么劝她不要追了。毕竟事业上升期,万一俩人没成,不仅受到情感伤害,还会让她痛失信仰。

她摇摇头:“不要,神呢,就让他永远在天上,可望而不可即就好了,非要拉他到人间来是会折了他的羽翼的,我不想做罪人。”

我摸摸她的头,有点心疼这个小傻瓜,却只开玩笑的问了她一句:“喝不喝奶茶?”她立刻元气满满地回我:“超大杯杨枝甘露。”

“这次我请啊,别抢。”

“你请就你请,正好抚慰一下我失恋的小心脏。”

“失恋?”

“我不管啦,我要超大杯杨枝甘露!”

“好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