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火影:鼬神的人生模拟器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战神重生

角色:鼬神战神重生

简介:宇智波灭族之前,鼬神已经预感宇智波一族在走向灭亡的道路,他前去南贺神社查看石碑,试图获取更多内幕
然而,突然昏迷,醒来之时,脑海中多了一个【人生模拟器】系统
能让他进入不同体系世界,获得磨练,从而增强认知
第一世,鼬神转生到魔法世界,为了救下朝夕相处的魔女,他瞒报魔女身份,甚至在公然反抗王国高层……
回归火影世界之后,第一世的模拟改变了他,让他知道顺从有时候是一种错误
恰逢止水被团藏挖右眼,在南贺河崖上,止水将剩余左眼与他的意志交给鼬,并且选择跳河自尽
鼬再次清醒认识到,以团藏为代表的高层简直卑劣到了一个极点
紧接着,属于他的抉择,也降临在他身上
是选择让佐助活下去?
还是……选择宇智波全灭?!
鼬神当机立断,选择送团藏上路!
……
他,是神一样的男人,战晓组织、斗忍刀七人众、拳打大筒木辉夜,脚踩宇智波带土以及宇智波斑
佐良娜成年生日那天,鼬悄咪咪说道:“佐良娜,伯伯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别声张,其实给你准备庆祝的烟花里面,有大筒木桃式、大筒木金式、大筒木浦式、大筒木……大筒木全家桶烟花礼盒!!!”

火影:鼬神的人生模拟器

《火影:鼬神的人生模拟器》免费阅读

第1章 宇智波灭族隐患

“你刚刚从宇智波一族南贺神社中睡醒,并且发现激活了本系统。”

“你对此感到无比好奇,并尝试去探查脑海中多出来的黑影。”

“你发现,这是一个只属于你的叫做【人生模拟器】的系统,能让你穿越到任意世界,经历不同的人生。”

“你很好奇为什么脑海中会出现系统,但你更惊讶于,系统复述了你的一切想法。”

……

刚从宇智波一族神社醒来,鼬惊讶地发现,自己脑海中多了个东西,这东西叫做【人生模拟器】,眼前浮现的提示,便来自于它。

这里是宇智波一族隐秘的地下神社,除了宇智波族人之外,并没有别人能进入,而此时神社之中也只有他自己一人。

“中了幻术吗?”

视野中并没有搜寻到可能给他施展幻术的目标,他还是掐印尝试解除幻术,发现脑海中的影子依旧存在。

在确定无法消除这个阴影之后,鼬也没有发现多出来的这个东西对他有什么不良影响,当即便不再去理会,而是再次看向了神社中那一块古老的石碑。

无法确定这石碑存在于这个地方多久了,但这石碑上的内容,却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记录了一些有关宇智波一族的过往。

鼬拥有三勾玉写轮眼,也只能探究到部分内容,据说打开了万花筒写轮眼之人,才有希望获取到更深层次的内容。

他强行将大量查克拉注入双眼,试图获得更多讯息,却也因此陷入了昏迷,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多出来了一个系统。

他不知道系统有什么作用,但和眼前的石碑或许有些关联。

再次将查克拉凝聚双眼,这一次鼬控制住查克拉的量,不至于再像之前那般陷入昏迷。

双眼当即变得血红一片,瞳孔处也凝聚出了三个黑漆漆的勾玉。

或许,这是因为他之前强行灌输大量查克拉进双眼的原因,幸运地扩展了他的写轮眼强度。

他发现自己看到了更多的内容,有关宇智波一族更深层次的秘密。

“原来,当千手一族与宇智波一族联合之时,才能发挥出更加强大的力量?”

“但为何两族之间向来大动干戈?从我知道的历史来看,也只有在村子建立之后,才停止战乱,但目前来看,彼此关系也并不和睦。”

自二代火影上位之后,宇智波一族便被村子边缘化,如同工具一般成为村子的警卫部,为村子打下手,同时受到监视。

在九尾袭击木叶之后,对宇智波一族的怀疑空前加强,更是直接吊销其警卫部的职权,采取了更加严苛的监视措施。

这也导致了族人对木叶不满情绪高涨,与村子之间的关系到了形同水火的地步。

以往如果有村子里别的忍者进入宇智波一族领地,族人只是会将他们引导出去,可如今一旦发现误入族地的人,直接便是轰出去。

可见关系已经恶劣到难以缓和的地步。

鼬觉得再这样下去,以他在暗部以来被高层的思想所耳濡目染,判断宇智波一族可能的结果便是……

被灭族!

倘若真的走到那一步,鼬没有别的选择,村子的利益高于一切,他只能被动成为木叶抹杀宇智波一族的工具人。

这不是他想看到的,作为一个深谙高层决策的暗部成员,族人在他看来,便如同木叶的逆子一般,迟早有一天这个逆子会成为弃子。

他以个人的力量,无法改变族人对木叶的看法,也同样无法让木叶放下对宇智波一族的成见,寻找不到更好的办法,鼬只能寻求到石碑这边,希望能有所收获。

显然,他看到了更多的内容,但这些信息却无法解决村子与宇智波之间的矛盾。

“你对今天的收获感到失望,试图寻找一个宣泄心中烦闷的出口,而你认为只有一个人能帮助你,那便是宇智波止水。”

系统在沉寂一段时间之后,再次浮现出一段话。

鼬确实觉得心中烦闷无法宣泄,但他并未想到去寻找止水。这说明系统还具备提示的功能,可以为他排忧解难。

姑且还不确定系统是否对自身存在威胁,但现在看来,系统给自己带来了一些用途。

当即转身要离开神社,却发现父亲宇智波富岳正站在门口,鼬没有察觉到他什么时候就出现在这里的,但当两人的目光衔接之时,隐隐有些陌生和敌意。

是的,是陌生,以及敌意!

一直以来,鼬作为富岳的长子,以优异的表现成为宇智波一族的骄傲,他这个做父亲的当然为他感到高兴。

可自从鼬加入木叶暗部之后,逐渐便与族人疏远开,甚至产生了一些微妙的隔阂。

富岳心中对他有些猜疑,鼬可能已经背叛宇智波一族,站在木叶那一边了。

但这也只是猜疑,他们之间依旧是父子关系,并没有因为猜疑而发生什么矛盾。

“鼬,你从石碑之中,看到了什么内容了吗?”富岳突然对他问道。

“没有。”鼬只是淡淡回答。

有关他看到的新内容,是不可能说出来的,毕竟要让宇智波一族与千手一族联合,说出来都是大逆不道。

与富岳擦肩而过,鼬不再言语,两人之间仿佛匆匆过客一般。

其实鼬对富岳多少也是有意见的,因为富岳和族人一样同样对木叶持有仇恨态度,宣扬以武装力量夺取木叶政权的政策,这是很错误并且危险的想法。

但鼬无法改变族人的思想,同样无法改变富岳的思想。他明白富岳是立足于宇智波一族在考虑问题,没有超出家族局限的更高眼界。

作为木叶的下属,是不够格的。但作为族长,他是合格的,身为族中之人,鼬也没有资格否认他的选择。

离开南贺神社,鼬行走在族地的街道之上,心中郁闷无法宣泄,一直压在心头。他想到了止水,而自己也确实采取了系统的建议,想找止水谈心。

路边,一名忍者少女,冲着他挥挥手打招呼,鼬的注意力短暂被吸引。

抬头看去,便见那少女乃是他的青梅竹马,也是准女朋友,名叫宇智波泉。

他们的关系一向很不错,甚至在少年之中,也被很多宇智波一族甚至外族的单身狗羡慕。但最近鼬并不想分心理会她。

“头发长,见识短。”鼬心中嘀咕了一句,便假装没有看到,从她身旁走了过去。

“喂,鼬你最近怎么了嘛,说话嘛。为什么总是回避人家?”面对莫名其妙变得冷淡的鼬,泉心中郁闷,发誓自己并没有做出什么让鼬不高兴的事情。

此时的鼬,其实心里除了烦恼之外已经容不下更多,更是在加入暗部之后,得知村子对宇智波的态度后,没有任何心思考虑儿女情长的事。

他目前要做的,是改变木叶与宇智波之间的矛盾,为此他要做更多,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很快,鼬便来到了南贺河,这里是他和止水经常碰面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