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这场战争,将邀你入局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每天困成狗

角色:楚安 懒羊羊

简介:神秘的实验爆发出惊天的灾难,物种变异,人类将何去何从。
他从不主动说真名,就说代号:“我是5037,想要守护我们出生的土地。”
“人类必将战胜此灾害,家园重现!”

这场战争,将邀你入局

《这场战争,将邀你入局》第3章 你玩我呢?免费阅读

执寒最后一个人下车,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抬眼一看车站内一个人也没有。

回农村的车起程离开,还带着阵阵土尘,只剩下执寒在风中凌乱。

他咳了咳,心想着高科技什么时候来农村,不然都是个养老的好地方了,下一刻便拿手机拨给了楚安。

想问问他莲花圣母村在哪里?

“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执寒:????

他不相信的又重新拨。

“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执寒差点把手机摔了,有必要吗,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把我当土狗来对待。

要不要这么狗啊,我他妈的就只挂了你手机一次啊。

就一次啊!!!

当执寒叫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走了一个小时,问了好多人都没有找到莲花圣母村的时候,楚安来电话了:“你人没了?”

多么美好的话,一来就你人没了。

不愧是好兄弟。

执寒没当回事的回道:“你还问我,我怎么知道这莲花圣母村什么鬼地方啊,我问人都找不到!这样下去,我天黑见不到你!”

“傻子,谁说是莲花圣母村了。”楚安冷呵,“是莲花白加村口。”

“果然傻了,听都能听错。”

他忍,这是又拽又踢又跟他的绝代好兄弟,外婆从小说的好兄弟!

兄弟的话能有错吗,没错啊。

可是…他真的好想揍人。

执寒内心吐槽着,一瞬间就被楚安挂了电话。

“我去,你玩我呢?我叫你狗子,可不是真的狗。”

执寒气疯了,这兄弟要不是从小到大知心知底,他都要怀疑人生价值观了。

摁着手表装置,光屏幕出现,执寒搜了莲花白加村口,不一会就显示距离很近。

光屏消失了,执寒转身就快步走,想着要去见楚安。

一面小小的牌子所指示着莲花白加村口,百年榕树下,一人正坐在水泥砖上,嘴里还叼着烟。

蓝色火苗蹭蹭往上,低头点完燃烟就收回打火机。

“狗子,好久不见啊!!”执寒一来就看到楚安这幅模样,还是提醒着,“多抽点,抽烟有害健康,你没了我可以埋了你。”

楚安嗤笑,俊俏的脸上充满着不一样的感觉,“你人挺会说话的。”

“过奖,过奖,不必这么夸我的。”执寒摸摸头道,“哎…你要还是夸我的话,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楚安吐着烟气,差点翻白眼了。

“你脸呢?对了,我忘了你没脸了。”

“…”

“跟上。”他说着就起身走,还不忘对执寒说。

楚安继父的坟是埋在深山老林里的,因为他喜欢安静,劳累了一辈子,就安安稳稳的永远睡去吧,再也没有什么不工作就活不下去还养不了小孩的事情能够阻止他休息会。

人啊,这一辈子,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活呢?

恐怕这是大多数人都会不理解的事情。

一路上,执寒看着走在前面的楚安,时不时会想些什么,就得出了一个总结——他是真的人很高冷。

为什么这么说呢,就算执寒是他的兄弟,可他们不会每天都见面聊心,在求学时,还离开了几年。

算算日子,还有了解到的情况,狗子辍学早就不读书了,当时他还特地打电话来劝过,可是没办法,人还是去面对社会了。

执寒是真的对楚安感到可惜,他明明很聪明的,人帅平时厌世脸,怎么就还极点清冷,对人都是爱搭不理的。

“狗子!”

“狗子!我有问题想问你。”

执寒见楚安越走越远,所见到的植物也越发叫不起名字,就边跑边说。

“哦,你有问题问啊。”,楚安抓着低矮树枝,等走了过去就放开,“可我不想回,至少现在不想回。”

“你知不知道自己话太多了,安静点行吗。”

执寒啧了一声,手在嘴边做了个拉链动作,行,他闭嘴!

大约十五分钟过去了,他们越过大片坟地,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坟头。

“呃,这坟头草还真比我高,不应该啊,你不会偷偷来施肥了吧。”

轻风吹过,长在坟里头或边上的草飘飘荡荡,高度比人还高,看着看着,总有股令人心慌的感觉。

执寒疑惑了,他第一次见坟头草比人还高,难道说这片地营养很多,不然就是他孤陋寡闻了。

他第一次见,也不代表着没有啊。

“呵呵,我要是来施肥,就应该找机会砍了你当肥料。”楚安很是不明白他脑子里到底都想着什么,怎么问出来施肥的话。

楚安他也很不解,继父的坟他一直来扫,从来没有断过,哪怕一次,一次也没有。

所以说草怎么长那么高了?

每年的这天,他都会自己一个人来见养他几年的继父,这还是第一次叫执寒跟着一起来。

他们两个人被所照顾长大的人互相帮忙过,执寒奶奶身体还好时,就对楚安继父很好,可以说算是另一个儿子的好,

天有不测风云,继父比执寒奶奶死得早,还是一身有病病去的。

执寒奶奶最开始还喃喃自语过,不怎么相信人就这么去了,这执寒是知道的。

要不是他们之间关系好,还是兄弟,换成别人,他早在开口陪去坟里疯狂喷人了。

窸窸窣窣的穿草声响来,执寒侧眸一看,就见楚安翻到了留在这里的两大砍刀,扔给了他一把,还不客气的说:“别待着,除草吧。”

“我去,你还真当我同意了。”执寒好不容易冒着被砍到的大风险徒手接刀,吐槽了几句就加入了行动中。

他们向来如此,都是吐槽,使唤着对方。

当然了,执寒还是被楚安叫得最多的。

“小呀小二郎,背上书包炸上学校。”

“学校不好呀,到处是课上。”

“啦啦啦啦啦啦,早早早早早,小鸟对我早早早,我马上抓住并烤了吃。”

“红烧、清蒸、麻辣、都不会做,不如现烤更有味。”

“你问好吃不好吃,试试不就知道了。”

执寒砍着草,还飙起了儿时学过的歌,忘记就随便乱唱。

“喜羊羊,美羊羊。”

“懒羊羊,沸羊羊…你别告诉我你还是一只羊!”

“红太狼,红太狼…”

“我拿平底锅让你相信爱情。”

“水在摇摆,鱼在锅里煮。”

“我又在自由的飞翔。”

楚安头疼不已,受不了他的魔音,一字一句道:“你,给,我,别,唱,了,现在,立刻,马上,停止,你,丢人,的,行为!”

唱就唱,可唱成鬼听了都怕是什么意思。

>>>点此阅读《这场战争,将邀你入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