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盈缺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梵音海

角色:姜南 屠黎余

简介:这个世界原本由二十二个古老的家族掌控,但随着种姓制度的逐渐崩塌,四海八荒也变得愈加混乱,而从潇湘城走出的少年,在解开身世谜团的过程中,有意无意的卷入了四海八荒权利斗争漩涡的最中心,而他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身世竟然和自己经历四海八荒的一切阴谋阳谋都密切相关,正当他要解开这一切谜团之时,隐约觉得还有一场更大的阴谋……

书评专区

盈缺

《盈缺》第3章 姜南殒命免费阅读

高山之上的玛姬阿宓见到夜色之中的赤炎兽飞跃下城,高声道:“众游侠听令!”

数十位游侠齐声应“到!”

“只待我泉客一族的吟唱声响后,即刻放出凫徯鸟,不须顷刻离州定当四面火起。漆雕,黑齿,子桑速战望楼。

湛卢,薄奚,薄野,速战钟楼。谷浑,茅夷,乐羊,速战鼓楼。

终黎,东丹,第五,修鱼,速战信塔望楼。

西钥,羊角,巫马,破丑,密革,空相,待望楼灯灭,随乾在野速战城主府。

生死存亡权系众游侠一战,还请诸位当家,速毁望楼,钟鼓楼,依计行事,事成之后会战南门。”玛姬阿宓说完,只见众游侠拱手领命,御剑待命。

“乘马、瓜田、叱卢、扰龙同蛮族御兽师守北门,即刻出发,脱脱,浩赏,涂钦同蛮族御兽师守东门即刻出发,尾勺,瑕吕,伶舟,堂溪同蛮族御兽师守西门即刻出发。即刻起东,西,北三门只能进不能出,记住!一个活口不能放岀城,连一只蚍蜉都不行!”玛姬阿宓顿时狠厉无比,最后一句话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众人亦是领命而去。

玛姬阿宓见凫徯鸟已然飞向离州城,众人纷纷御剑待战,转身继续说道:“其余众游侠与羽族待望楼灯灭,钟鼓楼消声后一同携土掩埋烽火台!”说到这里,玛姬阿宓又柔声继续道:“还望众游侠各当家的,悉心保护羽族众人!”说完数十位游侠和上百背生双翼的羽人破空而去。

玛姬阿宓看向飞身而去的众人,眼神之中略带忧伤向着身后的泉客族人道:“泉客族人听令,此刻关乎百家军与南蛮族人生死存亡,我们泉客一族虽千年来不善战事,自苏美水都沦陷,泉客一族颠沛流离,至今仍然有上万族人沦为奴隶,大荒贵族视我族人为卑贱的不可接触者,生前沦为玩物生不如死,即便身死,也要被炼出一身油脂,为那些所谓的贵族阴地充做灯烛,生生世世不见天日。

如今我欧亚奈斯·玛吉阿宓在此以世代先祖之名义起誓,在我有生之年定要推翻二十二家族世袭统治,重建苏美水都,还我泉客一族往日安宁。而如今,离州之役乃是恢复泉客一族与人族共立大荒之下的第一战,我欧亚奈斯·玛姬阿宓恳求众族人与我并肩作战!”

话音刚落只听吟唱之声骤起,一时间整个离州城内外的所有水源皆似沸腾一般上下翻滚,一阵一阵如鬼魅一般凄厉的歌声骤起,霎时间整个离州城,好似人间炼狱一般,城中百姓,皆捂耳抱头,四下逃窜,离州守军猝不及防,亦像是得了失心癫狂之症,纷纷拔刀相向,自相残杀。

而此时的姜南正在与屠黎余厮杀,却听城内已然大乱,连忙收住攻势,正欲回身返城,可是屠黎余哪肯就此打住,祭出一条金色软鞭舞的虎虎生风,姜南此时心知中计,一声长啸,周身红光暴涨,一道无形屏障挡住了屠黎余潮水一般挥舞而来的软鞭。

借此喘息之际姜南凝神御气一声震天咆哮响彻云霄,这一声咆哮过后离州守军顿时止住厮杀,只听姜南大声喊道:“众将听令,吩咐军士掩住双耳,全军以望楼军令为号,虎骑营,豹骑营开城应战,弓箭手远射敌军后防,城楼守军,严守城墙要道,飞鹰营分守望楼鼓楼等制高信塔,十三座烽火台速燃狼烟求助国都燚城、东南儋州城、西南昆阳城…”

姜南话未说完只见屠黎余收束软鞭,握住身后巨斧,奋力劈向姜南护体红光,猝不及防的姜南一口鲜血沁出,显然已经吃了暗亏,姜南暗骂一声,瞥了一眼屠黎余恨恨的说道:“我一直敬你屠黎余是一个光明正大的雄霸之主,未曾想也是如此狡诈,到也真是让老夫长了见识。”

屠黎余面色潮红,打的正是得意,闻言哈哈大笑三声道:“姜南老贼好戏还在后头,今夜便是这离州易主之日。”说完巨斧又抡了起来冲着姜南而去。姜南心下一骇,心知此番守城大战似乎凶险异常,不知还有何等凶险,但是此刻与屠黎余大战正酣,一时间亦是难分伯仲,刚刚分心布战已然吃了暗亏,如今只能专心应战,本想速速战退屠黎余回城坚守,岂料此时的屠黎余虽然攻势凶猛但并未搏命,似乎只想缠住自己。越打越是不安。

而此时却发现高空之上数以万计的黑影掠过,城楼之上的弓箭手箭矢齐发,一时间无数携带木桶的凫徯纷纷落下,大多都木桶砸向城防,顷刻之间黑油燃起,顿时间整个离州城楼一片火海,姜南大吼一声:“不可向空中射箭”话音刚落,望楼灯光忽灭,可是骤然间又有数不清的黑影直奔塔楼,望楼和烽火台,城楼弓箭手却不再射箭。姜南此时更是心骇不已,还没来得及部署,却见城门突开,虎骑营,豹骑营出门应战,姜南暗骂一声不妙,回身望向望楼只见望楼突然一片漆黑,而钟楼鼓楼亦是一片寂然,而最让姜南绝望的是十三座烽火台无一狼烟升起,只见那往来羽人向着烽火台不断的倾倒沙土。

姜南怒吼一声,周身再次红光暴涨,暂时逼退了缠斗的屠黎余,恶狠狠的看着屠黎余道:“如此缜密的部署,阴狠诡谲,料想也非屠共主的手笔,不知是何高人要毁我这离州城。”

屠黎余又是大笑起来道:“姜南老贼,问那么多干嘛,这是打算投诚不成!”

姜南此时心知毫无指挥的城防已然不能抵御凶狠异常的南蛮入侵,更令姜南惧怕的是原本毫无战略合作的南蛮军和百家军联合之后,已然不再是散兵游勇,很显然自己的一切应对之法,似乎早已被敌方洞悉,而自己至今不知对手下一步如何,甚至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此刻的心乱如麻,更是影响到了自己对战屠黎余,险象迭生之下,姜南私语几声,飞身而起,赤炎兽回身,往城墙跃去。

屠黎余见赤炎兽回城,高声呵道:“姜南老贼莫不是还指望这牲口去搬救兵不成!”

“好生大胆的屠黎余,赤炎兽乃我姜家祖庙灵兽,今日即便我姜南注定九死无生,怎能让赤炎兽陪葬,尔等宵小之辈,也胆敢口出不逊。”姜南怒从心起,招招搏命,赤炎兽借此机会往城主府飞奔而去。而此时虎豹双营已和被驱赶的兽群战成一片,喊杀,嘶吼,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姜南与屠黎余实力本在伯仲之间,但是姜南轻敌在先,又分心战事,一时间落了下风,而此时信塔望楼接连失守,姜南已知离州定然失守了,于是放出赤炎兽,希望凭借赤炎兽的保护,给自己一双儿女留一线生机。可是此时的城主府早已哀嚎一片,血流成河,乾在野仗着一柄天丛云大剑,上下翻飞,所到之处血花飞溅,城主府的府兵早已吓得不敢近前。

乾在野大剑稍一停顿,眼神略过瑟瑟发抖的府兵冷冷地说道:“我本非嗜血好杀之人,识相的,放下兵刃,让开前路,降者不杀。”话音刚落,一声嘶吼破空,阵阵热浪袭来,赤炎兽踏空而至,一张血盆大口冲着乾在野吐了一个巨大火球,乾在野虽然五感异于常人,但是也被赤炎兽的奇袭打的措手不及,举起天丛云,硬生生挡住了赤炎兽的火球,剑尖与火球接触之时一声巨响,仿佛惊雷炸裂,气浪翻腾。乾在野闷哼一声,调整气息正欲发难,却见赤炎兽又踏空离去。

在赤炎兽背上正坐着那粉衣少主姜紫琰和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乾在野来不及多想,踏虚空直追赤炎兽,但是赤炎兽行去如风,乾在野不得已默念法决,祭出天丛云大剑,只见天丛云如离弦之箭飞快的冲向赤炎兽,直直的没入了赤炎兽兽身,赤炎兽一声悲鸣,响彻云霄。

乾在野飞身赶上赤炎兽又是一记重拳狠狠击在赤炎兽脖颈处,姜紫琰见势不妙,拦腰抱起妹妹姜紫熤踢踏兽身,腾空而起。正欲逃离之时,乾在野从兽身抽出天丛云朗声说得:“少城主的身子骨怕是抵不过这赤炎兽结实吧!”

姜紫琰闻言一震,故作冷静的说道:“即知我是离州少城主,还敢伤我家灵兽!你不怕我父亲杀你全家么?”乾在野见姜紫琰已经止步,收起天丛云大剑道:“少城主可能还不知,今日你父亲怕是就要魂归宗祠了,往后的日子里你已再无靠山。”说完还未等姜紫琰反应,欺身上前以掌作刀,快速的劈向姜紫琰和姜紫熤脖颈之处,兄妹二人还未明白父亲姜南情况,就已昏死过去。

乾在野不忍伤及兄妹二人性命,但是城破在即,乱军之中放任兄妹二人横冲直撞定是凶多吉少,于是打晕兄妹二人,交由游侠破丑和空相看管,自己飞身直奔南门。

而在此时听闻城内的赤炎兽一声惨叫,姜南已然心灰意冷,虽已知大势已去,但是心中悲愤欲绝,愈战愈勇,全攻不守,招招以命相博,竟然打得屠黎余,一时难以招架。姜南全身红光大涨,化身一条火龙,直冲着屠黎余而来,屠黎余未曾想到姜南竟然使出以命搏命的两伤术法南明离火,一时慌神。

眼见屠黎余就要中招,乾在野赶至南门,大喝一声,屠共主小心。说完陡然间,周身真气凝聚化成一座金光灿灿的大钟落在屠黎余身前,火龙撞向大钟稍一停滞,大钟就已分崩离析,而就是这一滞之功,屠黎余就已抽身遁走。姜南一招失用,恼怒更甚,恶狠狠的看着乾在野和他那还在滴血的大剑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弑君逆贼。”

乾在野却也不恼怒回答道:“姜城主,大势已去,而且少城主和郡主都已被擒。姜城主何不……”

“呸,你这逆贼,休要劝降,我姜南一世英名,不料一时轻敌,至此一败。要杀要剐手底下见真章便是,切莫说些无用的。”姜南愤怒更甚,周身红光又亮了起来,乾在野摇了摇头道:“姜城主一世英名,战死不降,但是城主麾下的数万将士还有少城主和郡主的性命呢?”

闻言至此,姜南眼神之中一片黯然,仿佛顷刻间老了数十岁。颤巍巍的说道:“我离军将士不惧生死,我姜家世代驻守离州,姜家儿女又岂是贪生怕死之徒,再者说离州失守,覆巢之下又安有完卵。”

“若是姜城主愿降,我乾在野以性命发誓,可保少城主和郡主性命!”乾在野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好一个弑君者,你的誓言,我能信么?此时留我骨血,无非是要等到我离军围城之日用作人质吧?”

乾在野没有否认,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姜城当然主可以不信我,但是破城之后,我可不敢保证南蛮的军士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而且你知道离州守军和南蛮将士可是世仇,我也可以告诉你,少城主和小郡主现在还算安好,我亦有能力护二人周全。”

话已至此,姜南虽不愿意相信乾在野,但是他更清楚,如果自己的孩子落在南蛮将士手中,那肯定生不如死,而自己今日也是绝难逃脱,长叹一声道:“信你一次。要我如何?”

“开城受降”乾在野一字一顿说道。

“我姜南,这一辈子就不可能降,不过若我身死,主将殒命,亦可止战了。”姜南看着乾在野一字一顿接着说道:“希望你能信守诺言。”

说完姜南跃身而起,周身燃起红火,犹如一盏明灯一般耀眼,姜南大喊一声:“众将士,姜南去也!”

>>>点此阅读《盈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