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后,郡主每天都想娶小暗卫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猪鼻子插大葱

角色:周萱 竹青

简介:前世,周萱就对身边那个好看的小暗卫有些想法,然而一场灾祸却中断了这朦胧的感情。
重生后的小郡主一拍大腿,建立了两个宏伟目标,一是保平阳王府平安,另一个就是绝对要把这个呆愣愣的暗卫娶到手。
王府,周萱认真忽悠,“青竹,我觉得晚上在我房间贴身保护我,效果才最好。”小暗卫眨了眨眼,主子说得有理;别苑,她盯着少年红肿的双唇,“做错事,可是要罚的。”;暗卫营中,她把少年摁在门上,缓缓逼近,“乖,你到底是谁?

书评专区

宇智波.佐猪:啊西有那么亿点点甜

小乐依:不错。挺好看的

HⅩ:希望这个是一个甜剧,真的很好看☺️☺️

爱吃笼笼肉夹馍的寒晶:超好看,喜欢

斯年浔浔又撩又甜:好看就是作者人名老爱打错,有错字,语句有时候不通顺。但题材还是我喜欢的类型。加油

重生后,郡主每天都想娶小暗卫

《重生后,郡主每天都想娶小暗卫》第3章 想要把她拥进怀中免费阅读

青竹和周萱来不及伤心,匆匆辨认出方向后,马不停蹄地向京城外逃去。

京中各个可以调派的军队已收到消息,从四面八方涌向他们逃脱的方向。

……

京外竹林,身着红色嫁衣的女子和一身黑色轻装的男子在四处张望后停下。

青竹扶着走路已经有些虚浮的周萱,让她在一棵粗壮的竹子前面缓缓坐下。

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担忧和心疼溢满了双眼。

眼前女子一头秀发早已没了束缚,随意撒在肩头,趁得本就因失血过多苍白的小脸更加苍白,一双杏眸因为力竭而半闭着,双唇被血染得更加红润。向下看去,原本繁琐昂贵的红色嫁衣早已千疮百孔,零落的挂在女子身上,透出里面骇人的伤口。

“主子,歇会儿吧。”

青竹何时见过这样狼狈的她,心中酸楚的情绪顶着喉咙,张了张嘴,才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将身上的重量全部放在背后的竹子上,周萱这才有力气抬起脑袋,对着青竹说道,“你也休息会儿吧。”。

青竹的状况不比她好到哪里去,青竹护着她施展轻功离开,一路上又和赶上来的追兵打斗,此时身上已经多了不少伤口,尤其是右臂,一道自左向右的伤口深可见骨。

因为氧化而发黑的鲜血顺着伤口流出,伤口中的皮肉外翻,她仅仅只是看了这伤口一眼,便将脑袋偏到一边,不敢再看。

青竹听到周萱的话应了一声,身体略微放松,但仍以一种保护的姿态站在周萱的前方,暗暗警惕着。

周萱抬起头,透过竹子细碎的叶片看向天空。

夕阳染红了整个天空,使整个世界笼罩在一片血色中间。

她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玄幻,从家庭美满的平阳王府小郡主变成四处躲避的窃国重犯,原来只需要那么几个时辰。

真是,像梦一样。

周身伤口的疼痛和力竭后无尽的虚弱感阵阵袭来,眼皮越来越沉,最终陷入黑暗。

待周萱再次睁开眼睛,天色已暗。

青竹仍然像柱子一样站在她的前方,呈护卫状态。

危险无处不在,他的守护,却让她心安。

此时她的脸上因为得到休息,浮现出了一丝血色,看起来情况好了一些。

但目光触及他的面庞,却发现他的脸色更加苍白,心头一紧,再看那伤口,血肉仍然外翻,看来是光顾着守着她根本没有处理伤口。

咒骂自己一声,怎么会这般铁石心肠?

“青竹,坐下。”因长时间没有饮水,她的声音带着一丝嘶哑。

“主子……”

青竹想说自己不需要休息,还可以坚持,但看到周萱坚定的眼神,终究是将话咽了下去,摇摇晃晃地盘腿在她前方坐下。

周萱看了看青竹身上的衣服。

嗯……好像暗卫只着单衣,如果撕了的话,是不是不太合适?

摸了摸自己的衣服,这嫁衣真的是中看不中用,上面布满绣花,看起来华美非凡,此时却毫无用处。

若是用它来包扎定会和伤口摩擦,令人疼痛难忍。

不过,她掀开嫁衣看到里面还算得上是完好的衣服,好在嫁衣里还有一层里衣。

嫁衣下摆早已破碎,露出里面白色里衣,沾染着她的血迹,若开放在画纸上的红梅。

她却没空看这妖冶的画面,抽出他手边的长剑一划。

“刺啦”

衣帛破裂的声音在幽静的竹林里显得格外得突兀。

青竹停下警戒四周的目光,将视线重新放在她的身上。

只见她此时手上拿着一条白色的丝绸布料,而破碎的裙摆下一只肤色白皙小腿露出,与红色的绣鞋交相呼应。

不待他有所反应,便抬起他的胳膊就要给他包扎。

感受到她的动作,青竹猛地一颤,就想要把胳膊抽回来。

他卑贱之躯,怎能让主子给他包扎?

周萱眉头一皱,怎么这么不听话。

“别动”

他抿了抿唇,终究是没敢再动作。

初看时就觉得那伤口刺得人眼疼,此时趴在伤口上细看,冷不丁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伤口比她想象得深得多,外层血已经开始干涸,但里面还在不停得向外渗血。

心里更加埋怨自己。

怎得如此没心没肺,竟然能心安理得的让他守着自己睡过去?她的心是铁做的吗?

当然没人能回答她。

伤口狰狞可怖,让她不由得感觉眼睛一热,不争气的眼泪充满眼眸,又生生被她逼了回去。

生死攸关面前,不是矫情的时候。

青竹低头只能看到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感受到微凉的手指划过受伤的胳膊,带着一丝难以让人察觉的颤抖,一时间让他觉得自己是什么昂贵宝物。

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怜惜,他心中划过一抹冲动,想要直接把她拥进怀中。

时间就停在这一刻该多好啊。

伸手在半空中描摹着她的发,最终还是收了回来。

“睡会儿吧,我守着。”

周萱包扎完抬头,看着那张没什么血色的脸庞,怕青竹拒绝,又说道,“你不休息,怎么有力气保护我?”

青竹不愿让周萱独自一人守着,但明白她说得是实话。

他的内力已经耗光,又失血过多,本就凭着毅力守着她,若此时有什么人再追上来,他唯一能做的可能只是陪着她去死了。

“是。”

抬眼深深看了她一眼,这才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强行持一丝警惕,奈何身体到了极限,没多久就昏睡过去。

皱起的眉毛,显示着他睡得并不安稳。

周萱暗暗叹息一声,坐在他的旁边守着,尽可能的争取休息的时间。

保存实力,他们才能拥有一线生机。

深夜,万籁俱静,偶尔吹来一阵清风,拂过漫天的竹叶,发出“撒撒”的声音,给这方空间更增添了一分清幽。

这始终不会是个平凡夜。

“报,前方竹林发现血迹。”距离两人栖身处十里外的岔路口,前去探路的羽林军回来复命。

“噤声,你们十个跟着我前去。”

首领听到消息,眼中划过一丝喜悦,握着弓弩的手紧了紧,点下十个人组成小队,按照探路人给的路线悄悄向竹林摸去。

立功的机会来了。

这两人功夫都不错,羽林军不知道有多少折在他们手里。

以防万一,出城追捕前,他特地带上了自己偶然得到的弓弩。

他的眼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仿佛自己接受奖赏的场景就在眼前。

这回看他们怎么逃!

周萱身体受了不少伤,又经历几轮追杀,即使是休息了一番,精神也大打折扣。

竹叶扔在耳边发出“撒撒”的声响。

忽然,一阵细小但不同于风拂叶的声音掺杂在空气中传来。

她昏沉着脑袋想,这声音,听起来倒像是枯枝被一脚踩断。

不对,有人!

眼中因困顿带来的迷茫散去,立马撑起身子站起身向四周望去,寻找可疑之处。

“娘的!”

远处羽林卫小队首领低头暗骂,这小叛贼警惕性太高,他们才将将出现在视线内,就引起了警惕。

不过,幸好他带了弓弩,虽说距离有些远,不过也堪堪在弓弩的射程之内了。

将弓弩举起,首领瞄准了竹青的胸口,他的眼中闪烁着志在必得的光芒。

将那功夫最强的护卫杀了,这小叛贼就算有再高的警惕性又有什么用!

周萱抬眼向四周环顾,竹林如来时一般无二,四周除了黑暗就是黑暗。

但这正常的环境却令她警铃大作,打定主意赶紧离开。

伸手就要摇晃青竹将他叫醒。

破空声由远至近传入耳中,一支箭从黑暗中射来。

四周过于黑暗,周萱根本没有时间阻止这箭矢。

情急之下,跳起猛地向竹青一扑,将他推开。

青竹躲过了要他性命的一击,箭矢却直插入周萱右方侧腰。

钻心的的疼痛袭来,她不由得闷哼一声。

嘶,这不一般的疼。

竹青被扑醒,睁开眼就看到趴在自己身上的周萱,黑夜中脸上闪起一抹红晕。

然,一股热流在左腿流淌——那里与周萱的腰部贴合。

>>>点此阅读《重生后,郡主每天都想娶小暗卫》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