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卦象说,今天命里犯冲?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潼记

角色:闫罄 何校长

简介: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当天,却接到哥哥的死亡通知。
还没从悲伤中缓过劲,却又接到莫名的“诈骗”电话。
也是这个看似荒唐、不合理的事,把她带入了一个不寻常的地方,那时她才知道,世界上居然还有未知力量的存在。
进入新环境,首次便接触了令人头皮发麻的“诅咒”,一件件狗血淋头的事就此展开……

卦象说,今天命里犯冲?

《卦象说,今天命里犯冲?》第3章 当一切成真,又该如何面对免费阅读

时间一晃,到了开学那天。高莀玥一家拎着大包小包进入霖开大学校园。

刚踏入校门口,看着熙熙攘攘的报名新生,王丽脑里忽闪三年前送高宇上大学时的场景,难过的情绪顿时涌上心头,眼角不自觉泛起泪花。

高峰见状,放下手里的东西,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试图安抚她的情绪。

高莀玥咬紧牙根,‘若那人说的是真的,我一定要把哥哥带回来。’

半响,整理好情绪,一家人前往新生报名处排队报名,又前往指定的地方交各种学杂费,采办了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几番折腾下来,已到了下午两点。

将高莀玥送到宿舍,王丽事无巨细的交代着一切事宜,离别之际的伤感使她语塞,回不上半句话,只是默默听着妈妈的话频频点头。

待二人离开时,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面对这陌生的环境,高莀玥心中莫名发堵,这还是她第一次离开家这么远,不安与焦虑的情绪油然而生。

一个人呆坐在六人间的宿舍,静默稍许,她的情绪渐渐平复,脑子里开始想起哥哥与那个“诈骗电话”的事。

‘哥哥,川界,那个打电话的男人,他们之间是不是真的有联系?’

“咚——咚——”思绪被一阵敲门声打断。

心想应该是同宿舍舍友,走到门边扭动门把手时,才发现门并没有锁。

她一头雾水,为什么不直接进来?

疑惑的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年约二十七八模样的男人,带着一副金丝眼镜,个子高挑,长相俊美,妥妥的高颜值。

“你找谁?”她问。

男人开口,“找你。”

“嗯?”她纳闷不已,没失忆的话这应该是二人第一次见面才对。

“我叫闫罄之。”男人伸手与她打招呼。

她讷讷的伸出手与他相握,总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还没等她想起来,闫罄之又说道:“我跟你通过电话,按约定来接你。”

她猛的一怔,是他,那个记仇男。

“走吧!”闫罄之转身。

“去哪里?”她迟疑。

闫罄之回过头,挑眉,“带你去见校长。”

“你电话里说的都是真的?”她试探道。

“句句属实。”话落,闫罄之大步向前走开。

高莀玥火速跑回宿舍,拿起桌上的背包跟了上去。

校长办公室——

“咚——咚——”敲门声。

“请进。”室内传来回应。

闫罄之示意高莀玥先站在门口等候,自己先行一步进去,接着笑容满面的走进校长办公室,“何校长,在忙什么呢?”

何校长停顿片刻,惊喜道:“哟!这不是闫大主任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闫罄之摆手,“您老就别说话酸我了,今天来你这带走一个人。”

“像往年一样知会一声不就行了。”

“这次不一样,是个完全小白。”

“噢,那我就更奇怪了,既不是出自世家,也不是记录在册的人员,还劳烦你亲自跑一趟的,到底是何方神圣?”何校长左右扫视。

闫罄之扭头对着门口处喊道:“进来吧丫头。”

高莀玥闻声进入校长办公室,礼貌的点了点头,“校长好。”

“好好好,叫什么名字?”何校长面带微笑。

“高莀玥。”

“好。”何校长拉开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份情况说明表,递给高莀玥,“这个你填一下,填完就可以跟你们闫主任走了。”

高莀玥疑惑,“填完就可以走了?没有其他流程?万一……”她顿住了,没有说出口。

“万一什么?”何校长不太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闫罄之笑着接过话,“她怕万一我是骗子,这丫头警惕性挺高。”

闻言,何校长大笑出声,“哈哈……没事,你们闫主任可是川界大学的教导主任,你可以完全放心。”

“如果你还不放心,我可以给你做担保。”何校长谨慎开口。

高莀玥不安的心情得到缓解,闫罄之她的确不认识,但霖开大学的校长何文书,在教育界也是名声大噪的人物,有他做担保,自己又有什么不放心的。

“嗯。”她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双手接过何校长手里的表,大致扫了一眼,只需填一些简单的姓名班级学号、联系方式、家庭住址等信息。

她环视左右,找了一处空位坐下,掏出包里的笔,小心翼翼的填写起来。

闫罄之从兜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递给何校长,“何校长有没有听说紧急会议的事?”

何校长接过烟,“听说了,一周后在川界集合。”

“我还想着今天来也和你说一下这事,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多说了。”

“我也是今早才收到消息。”

闫罄之点燃手里的烟,“临时通知,也没个准备。”

“是啊!”何校长语气悠长。

高莀玥在一旁听着二人的对话,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见二人略显惆怅的面容,心想应该是有大事发生。

填好信息,高莀玥站起身,径直走向校长,将手里的表双手递回,“校长,我填好了。”

校长掐灭手里的烟,接过表,又打开刚才的抽屉,从里面拿出学校的公章,印在上面,“好了。”

闫罄之熄灭香烟,“何校长,我们先走了,一周后川界见。”

“好的。”何校长颔首。

闫罄之又看向一旁的高莀玥,“走吧丫头,你有什么问题待会儿我会回答你。”

高莀玥点头,随即又对着何校长微微躬了躬身,“校长再见。”

走出校长办公室,高莀玥想起自己还有东西没拿,正欲开口时,闫罄之道:“你的东西我已经安排人去拿了,你现在跟着我走就行。”

高莀玥不由得竖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此乃高人,短短的时间内,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

跟着闫罄之上了车,车子驶出没多久,高莀玥便觉得困意来袭,倒头呼呼大睡。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声叫喊惊醒,“丫头,醒醒,我们到了。”

她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从车的后座窗往外看去。车子正停在的道闸处,等着升降杆升起,她环视左右,试图看清这里是什么地方。

当视线移至左前方时,她微微一惊。

又再次揉了揉眼睛,双眼微眯定睛一看,左前方是一巨型门牌石,上方写着“川界大学”四个字。

快速掏出手机,翻找着哥哥的照片与现在的地方对比,尽一模一样,丝毫没有偏差。

她合拢惊成O型的嘴巴,不可思议的喃喃自语,“川界大学,居然真的存在。”

>>>点此阅读《卦象说,今天命里犯冲?》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