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打工小邪医

小说:神医

作者:白象王

角色:林江 柳燕

简介:“叔叔!快救小姨!”
“喊!你喊!你叔叔瘫痪了,他救谁?”
……
林江的哥嫂遭遇车祸死亡,他从医科大学赶回家奔丧,途中,自己也遭车祸,重度瘫痪。侄女的小姨在打工的同时要悉心照顾他,三个人只好住在一间小木屋里。小姨遭欺凌,瘫痪的林江偶得传承,救了她。种种迹象表明,哥嫂竟是遭人谋杀!寻仇!护花!奶爸!治病!致富!爱恨情仇,精彩人生,尽在其中!

打工小邪医

《打工小邪医》第3章:我可以给你钱!免费阅读

林江躺着,赶紧让自己冷却下来,然后开始梳理着脑海里的信息,他很快知道,自己是真的承传了魔医神卦诀!

医术,透视,武术,占卦等等诸多元素融为一体的神功!

神奇的卦术竟然还是心卦!

所谓心卦,就是不用道具打卦,只要在心里默念就能占卦了。

先算一卦,看明天去祭奠,哥嫂的灵魂是否能够告知自己,谁是害死他们的凶手!

为哥嫂报仇心切,林江在心里打了一卦。

心卦一出,林江怒发冲冠,恨不得天早点亮!

林江晚上算了一卦,祭拜路上会碰上害死哥嫂的真凶!

但是,卦象模糊。

时间,地点以及真凶相貌等不能出现在卦象中,林江猜想,也许是自己刚得到魔医神卦诀传承,功力不足。

林江按照魔医神卦诀上的修炼之法,修炼到了凌晨三点才迷糊睡去。

柳燕轻手轻脚起床开门去房间左侧搭建的厨房做好了早餐,才喊醒林江和林欣。

吃过早饭,柳燕买了火纸蜡烛香等祭品,喊林江和林欣坐在三轮车上,带着他们回村后山去祭奠。

“柳燕,我来开车吧。”

林江看见要上驾驶室的柳燕说。

林江的病已经好了,他不能再让柳燕吃苦。

“你才开过几次车?我来吧,再说,你身体刚好。”

柳燕没有看林江,早上起床到现在,她都没有好好地看过林江,仅仅是这么说话,她的脸都在发烧。

林江身体好了,柳燕想着之前给他擦身子,沉睡的小鹿在心里睡醒了,从昨天晚上开始,到处乱撞。

“柳燕,我能把汪海举起来甩出去,你还怕累着我?我来开车,保证非常安全。”

林江说着伸手去拉上了驾驶室的柳燕。

“好,你开车,我带着林欣坐后面。”

柳燕见林江伸手要拉自己,赶紧下了驾驶室,她不是排斥林江靠近自己,而是一时适应不了生龙活虎的林江。

“柳燕,你请假是为了恋爱呀!”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过来,林江看过去,只见一位年轻女子从门前路上走过。

“不,不是。秦组长,我们去上坟祭拜我姐和我姐夫,他是林欣的小叔子。”

柳燕红着脸解释,她早上打电话向自己在厂里的好姐妹秦素组长请的假。

秦素看向林江,眼睛不由一亮:好帅气的小伙子!

柳燕从来没有请秦素来过自己的小房间。

小房间里面太乱,加上空间狭小,还有个瘫痪的男人躺着,即是再好的姐妹,她都没有带着进这个小房间。

秦素并不认识林江。

四目相对,林江也发现秦素是一个极品美女:大眼睛水汪汪,小鼻子挺拔,樱桃小嘴儿笑起来很是性感,只是……

“你不是说林欣的小叔子瘫痪在床吗?林欣有几个小叔子呀?”

秦素好奇地问,目光却依旧盯着林江。

“一个小叔子,他好了。”柳燕笑看着秦素,“我们回村里去了,再见。”

柳燕挥了挥手,想早点去给姐姐和姐夫上坟。

“你昨天还说过,你的小叔子瘫痪得只有头部能动,怎么突然就好了?”

秦素依旧一脸惊奇地看着林江问柳燕。

林江听柳燕说起过她的好姐妹秦素,便笑道:“嗯,我突然就好了。你是柳燕的组长?”

“是呀,怎么了?”

“你有病!”

林江看着秦素,直言不讳地说。

“你才有病!你是真正的有病!瘫在床上半年了,刚能站起来就咒人!柳燕怎么还那么精心地照顾你这样没有素质的人!”

“林江!你别乱说!”

柳燕见秦素被气得波涛汹涌,赶紧制止着林江,她以为林江的瘫痪病好了,脑子却烧坏了,昨天她也看见林江坐起来的时候,捧着脑袋痛苦不堪。

“秦组长,你别生气,他本来有病,虽然不瘫了,但是,他的脑子烧坏了,还有点不好使。”

柳燕为了不让秦素尴尬,生气,顺口安慰着她。

秦素刚对林江的好感荡然无存,冷哼一声,朝着电子玩具厂走去。

“秦组长,你中午要是突然发病,一定要打柳燕的电话,我给你治病!千万不要想着去医院,要不,耽搁时间会很危险!”

“你!”

秦素回头瞪着林江,气得更加波涛汹涌,只说出一个字来就卡主了。

“林江,你!还不开车!你不开车,我来!”

柳燕急了,非常生气地吼道。

林江只好开动三轮车,却还是不忘对着秦素丢下一句话:“秦组长,你平时对柳燕很照顾,记得我说的话,我在医科大学读过书,不会骗你的!”

说完,三轮车突突地在路上跑起来。

秦素气得一蹬脚,双峰乱颤,转身边走边骂:“神经病!”

柳燕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林江身体好了,脑子却出现了问题,这如何是好?

林江一边开着三轮车,一边却想着卦象,眼睛不时地朝着路两边看:这一路上肯定能够碰上很多人,谁是害死哥嫂的真凶?

没错,虽然是山村公路,但是,这个郊区的工业区有很多的工厂,各村很多来打工的人因为离家不远都住在家里。

这路上碰见的人肯定还真是多,三轮车开出一半路程,林江就遇到了几十个人!

认识的人都有十几个,谁也不像是凶手,谁都有可能是凶手!

再说,凶手也不一定就是自己认识的人啊!

林江昨天晚上算卦之后,也想了很久,但是,不管怎么想,他也想不出谁跟哥嫂有不共戴天之仇,非要害死他们。

哥哥虽然为人倔强,但是却本分老实,也没有得罪过谁啊!

可是,卦象却已经说明,哥嫂的确是被人蓄意害死的,而且今天路上会碰上真凶!

三轮车在村头一个大坪子上停下来,他们三人要去山上,只能走路了。

柳燕牵着林欣的小手:“欣欣乖,我们一起走路,好不?”

“好。”

毕竟是孩子,尽管是去祭奠自己的父母,但是,她并无半点忧伤,笑着应答着柳燕。

“柳燕,你说,谁会害死我哥和你姐?”

林江拿着装祭品的袋子,走在柳燕的身边,看她一眼问。

“林江,我姐姐和你哥死于车祸,没有人害死他们,你别乱想。”

柳燕看林江一眼,心里再次咯噔:林江的脑子真出毛病了?

“会不会是汪海那个畜生害死了我哥和你姐?”

林江想着昨晚上的事,不由问道。

目前,自己还没有遇到汪海,但是,一会儿祭拜过后,回郊区的路上说不定就能遇到他!

“林江,汪海那人你知道,他只是好色。”

“你身体好的时候,我们住在村里那会儿,你不让他去家里找我。”

“加上我姐他们出事后,他几次到租房里找我,被你和我痛骂,他才怀恨在心,之前他只是想追求我,他怎么会害死我姐?他也没有害死人的胆量。”

林江听着柳燕的话,觉得也有道理。

但是,昨天晚上汪海做出畜生不如的事,自己一定要好好地收拾他!

林江也知道,柳燕在村里是村花,在厂里是厂花,觊觎她美色的不止汪海一个人!

每天晚上,柳燕都会情不自禁地叹息,除了因为自己瘫痪外,还因为她在厂里被男人欺负。

但是,林江问起,她却不说。

林江正想着柳燕在厂里会有哪些男人欺负她,路旁的玉米地里却传过来声音。

“不要!你滚开!救命……”

林江和柳燕停住了脚步,看向玉米地,只见玉米叶片在疯狂地晃动着。

“你拿着,我进去看看!”

林江把装着祭品的袋子塞到柳燕的手里,快步钻进了玉米地。

玉米地里,村里的姜广军搂着蒋秀英,一手捂着她的嘴:“秀英,我真的喜欢你很久了,秀英,你难道看不上我吗?你放心,不会有人来这里……”

姜广军是村痞,跟汪海走得近,汪海通过关系,让他进了造纸厂打工。

“呜呜——呜——放开!”

蒋秀英挣扎着,头不停地晃动着,甩开了姜广军,刚喊出声,又被姜广军捂住了嘴巴。

“你个小寡妇,还装什么装?我可以给你钱!我给你钱,不就行了!你爽了,还有钱,你还装什么?”

姜广军看着秀美的蒋秀英,脸上露出得意地笑。

>>>点此阅读《打工小邪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