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新 入骨相思知不知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甘小柒

角色:陈初言 曾晴

简介:曼菁这只千年狐狸精,第一次见了陈初言,就把他给睡了,事后还给了他一颗金豆子作为补偿。三年后,曼菁再一次遇见陈初言,她先给了他一记过肩摔,又因为一碗六块五的羊肉烩面,陈初言给她签了一个“借据”,被陈初言弄去了他的公司。曼菁以为,陈初言应该是非富即贵的豪门总裁,却不想他只是个拥有三层厂房的小老板...

新 入骨相思知不知

《新 入骨相思知不知》第3章 我是乙方,他是甲方免费阅读

我感觉我被套路了!

陈初言带我来到一座三层高的厂房前,我再好好回想了一遍,他让我签的那个所谓的借据,上面是这么写的:

乙方无条件为甲方提供一个月的劳动,以还甲方的人情,具体工作以甲方的分配为准。但甲方可向乙方保证,甲方所给乙方安排的劳动不违纪、不乱法。

在此期间,甲方根据乙方提供的劳动服务,可酌情支付相应报酬。

本协议从甲乙双方签字之日起开始生效,一个月结束后,本协议自动作废。

我是乙方,他是甲方。

当时,我这个所谓的借据上签字时,也提出过质疑:

“为了六块五,我凭什么要给你做一个月的劳动?这不合理,也不平等!再说,你这根本不是借据,是协议!”

然后,陈初言是这么回答我的:

“首先,我不是让你免费提供劳动,我会支付你相应的报酬。其次,我也承诺让你提供的劳动是在法律范围之内的。当然,你也可以不签,去后厨刷盘子。”

后来,我想了想,我真的不想去后厨刷盘子。再说,他还会支付我一定的报酬,倒也划算。

毕竟,我穷!

当然,我也有我的小心思,看他这穿着打扮,非富即贵,那给我安排的工作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既体面又能挣钱的工作,目前正是我需要的。

我得养活我自己!

可是,现在看着眼前这个三层厂房,我有些后悔了。

后悔当初就应该有骨气一点,撕了他的协议,甩他脸上,然后去后厨刷盘子。

怪我当时世俗了!

所以,我现在打算掉头走掉,见我要走,陈初言叫住了我,“你现在要是走了,就是违约了!”

我轻笑,违约又能怎样,毕竟他那个协议上也是有漏洞的。

“违约?然后呢?我违约你又能怎样?上面可没写违约该赔偿什么?再说,上面清清楚楚写的是还甲方的人情,人情违约能赔偿什么?可笑!”

说完我扭头打算走,这时陈初言突然拉住了我,还顺带掏出手机,把那张协议举在我身前,趁我不备拍下了一张照片。

然后,他就举着手机威胁我,这时他的模样倒是有些像三年前那般无赖样子。

“现在我把证据拍下来了,法律管不了,还有道德可以规束你,道德再规束不了,还有网络上千千万万个键盘侠。到时候我把你的这个照片往网络上一发,自有网络正义制裁你,到时候,你可就成名人了,你再好好想想。”

“无赖!”

我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他还是太年轻,他的话威胁不到我。

到时,我随便找个林子住上它个百十年的,再出来我还是白纸一张,谁又会记得我,我别的本事没有,

但是,我命长!

所以,我并不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继续往前走。

我听见陈初言在身后喊,语气诚恳且带有一丝焦灼:

“你到底不满意哪里?”

“你来都来了,也得进去看看再走啊?”

“我可以让财务预支一个月工资给你,先给钱,后干活!”

我感觉陈初言握住了我的命脉,我折回来,再向他确认一遍,“你真的先给钱再干活!”

陈初言松了口气再一次向我保证,“对,先给钱,后干活!”

我觉得这个方案还是不错的,工作好的话,我就呆一个月,工作不好,反正钱已经拿到了,他还能从我手里夺回去?

我觉得,他不行!

我随陈初言进到厂区里,厂区不算太大,但胜在干净整洁。

进来时,门口的门卫热络的跟陈初言打招呼,还不忘八卦一下,“小陈总,这是你新招来的员工?这姑娘长大挺俊俏的!”

我有些不悦,这老头儿怎么就认为我一定是员工了,难道我就不能是女客户,女朋友,未婚妻,再不济,情妇也行啊?

想到这儿,我突然好奇陈初言的婚恋与否,但总觉得这么开口有些不妥,掉面儿,便忍住了。

我也为我的不正经想法,感到羞涩,加上三年前一共见了他两次面,我居然都想到结婚这个层面上了,这也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老不正经!

甩掉脑子里不良的想法,我跟着陈初言走进了那栋三层厂房。

一楼是仓库;二楼是办公区跟车间,两者之间用一道电子门隔开,我进去的时候,那个电子门是关着的,所以并没有瞧见车间里到底是生产什么的;三楼我暂时还不知道,因为,陈初言没带我上去,直接去了二楼的办公区。

办公区虽然不算太大,但也是规划的井井有条,干净整洁。见我进来,里面一男两女好奇的打量我。

我觉得我此时就像是一块被挂在摊贩上的猪肉,任人翻看研究,是否新鲜?

陈初言就是那卖猪肉的摊贩,极力的向顾客推销我,期望我卖个好价钱。

“这是曼菁,以后就是公司的一员,大家欢迎一下!”

我也不指望能有什么响亮的掌声来欢迎我,毕竟办公室就那么几个人,就算手掌都拍烂,也没我吼一嗓子的声音大,何况就这么几个人之中,还有些看起来敷衍了事,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欢迎我的人。

当然,他也会给我介绍他的“顾客”,希望我们能早点“牵手成功”,好为他带来收益。

“曼菁,这个短发的姑娘是小乔,乔一一,平时管收发货。”

乔一一冲我笑了笑,一笑起来两个眼睛弯成了小月牙,倒是挺可爱的。

“那个戴眼镜的是设计助理小周,周奇。小周对面的是设计师曾工,曾晴,我们公司的主设计师。”

这个叫曾晴的就是那个鼓掌滥竽充数,敷衍了事的,我也不知道我们初次见面,她对我冷着脸是什么意思?直到后来我发现曾晴总是有意无意的偷瞄陈初言时,我明白了。

她喜欢他!

可是你喜欢他,管我屁事,也不必对我挂脸使绊子吧!

因为当乔一一笑眯眯的问陈初言,我的工作岗位是什么的时候,陈初言答了一句“我助理”。

其实对于陈初言给安排的职位,我还是很满意的,毕竟老板的助理,那也算得上一个公司的人物了。工资不低,排面也不会太差!

可是曾晴不愿意了,她坐在转椅上,翘着个二郎腿,发表她的意见:

“公司没有一来就进管理层的先例,我们每个人都是从基层做起来的,你这样搞特殊,影响不好!”

我搞不懂她一个设计助理,都敢翘着二郎腿跟老板讲话,还不用敬语,直接称呼陈初言为“你”。看来,不是曾晴后台硬,就是陈初言底子软。

可是,不管出于那种原因,我从老板助理变成了车间厂妹。

当然,我是有底线的,刚一听到曾晴让我进车间时,我是不愿意的,掉头就走,不再打算跟他们墨迹,陈初言拉住了我,央求我不要走,开始给我加条件。

他说,你别走,工资可以加一点。

我说,加多少?

他说,你提!

我一听主动权在我,就狮子大开口,要两万。

他说,不行,最多五千。

我说,一万五。

他说,五千。

我看他没诚意,鄙视了他一眼,正打算走,他咬着牙说了一个字,行!

一个月一万五的车间厂妹,我在公司算是出名了。

陈初言开始给车间打电话,叫人来带我进去,我就坐在椅子上等,也学着曾晴翘起二郎腿,我看她被我气的不轻,脸上有点难看。

不一会儿,车间来人了,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手里端着个大茶缸子,长的浓眉大眼,自带一身正气。等他走进了些,我才发现他胳肢窝里还夹着一本小说,封面上写着《水浒传》。

我猜想,他那一身正气,多半和他腋下的那本小说有些渊源。

陈初言又开始推销我这块“猪肉”,言语之意就是,我就是品质最好的那块猪肉,让他照顾着点,说到这儿,“水浒传”看了一眼翘着二郎腿的我。

末了,陈初言也让我大致了解了一下“水浒传”。

“曼菁,这是老刘,刘正义,车间里的事儿都归他管,他等下会给你安排工作。”

我点了点头,算是给他打招呼,原来“水浒传”叫刘忠义,名字还是挺水浒传的。

老刘话不多,最后只给我说了三个字,“跟我来!”

我是新来的,还没有可以开那扇电子门的工作卡,老刘开了门,领我进了车间。

车间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我以为车间是那种乌烟瘴气,乱七八糟,人员嘈杂,外加很有年代感的样子。

陈初言的车间很整洁,深绿色的地面,白色的集成吊顶,每个员工穿着统一的工作服,看上去也都训练有素,有条不紊,虽有轻声细语,但听起来并不聒噪。

看来,是我肤浅了!

从进车间没有五分钟,我这块好“猪肉”又被转手了,这次带我的是一个微胖的中年妇女,年龄跟老刘看起来差不多。

老刘让我叫她二姐,老刘自己也叫她二姐,我当时有些疑惑,这位微胖的中年妇女难道是隐藏的“老大”,不然老刘为什么也叫她二姐,我记得陈初言刚才可跟我说过,车间里老刘最大。

后来,我又发现,公司里所有人都叫她二姐,包括老板陈初言,我就猜想,这位二姐跟陈初言一定有些关系。

我坐在二姐身边,不知道干啥,我想我得干点什么,不然有些对不起陈初言给我的一万五工资,我就问二姐。

“二姐,我做什么呢?”

二姐手速很快,也很熟练,跟我聊天,也不耽误她手里的活儿。

“小曼,你就坐着,不着急,你在我这就是躺地上睡觉,都不会有人说你一句的。”

听完二姐的话,我更加确定,二姐才是这三层厂房的隐藏老板。可她后面的一句话,又让我自我怀疑了。

二姐说:“小曼,刚听老刘说,是小陈老板带你来的,还让老刘多照顾照顾你,你跟小陈老板啥关系啊?”

二姐虽然是公司所有人的二姐,但她对陈初言还是用的敬语的,不似曾晴那么胆肥直接用你,那么二姐应该只是简单的二姐。

不过,二姐挺八卦的。

我还没来的急回答,二姐又开始问我,“小曼,你是不是小陈老板的女朋友?未婚妻?”

二姐虽然八卦的没边儿,但我觉得她比门口的那个门卫有眼光,凭我的姿色,怎么可能是员工。

不过,我真是名员工!

“二姐,我就名员工,跟陈初言只见过两次面,不熟!”我给二姐解释。

二姐好像不信,继续八卦,“我们都喊小陈老板,哦,除了曾工,就是公司的总设计师,你应该见过,眼睛长头顶那位,哎呀,我说道哪了?”

我好意提醒她,“小陈老板。”

“对,小陈老板,我们都叫他小陈老板,只有你叫他陈初言,你说你俩不熟,没有说服力啊!”

二姐不仅干活手速快,脑子也转的快,我就随意说了陈初言三个字,就被她抓住了话柄。

可是我跟他真的不熟,奈何二姐不信,我就不再给她继续解释了,二姐见我不说话,她也不在意,不再八卦我了,开始给我八卦别人。

是二姐主动说的。

“曾工啊,公司元老,听说还很小陈老板是大学同学。人呢,脾气大,性子傲,整个公司能让她看上眼的,只有小陈老板,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我呢,为什么他们都叫我二姐呢,因为当初公司了第一批工人,就是老刘,我,还有楼下管仓库三哥老李。老刘是大哥,我就是二姐,老李就是三哥,慢慢地公司所有人都这么叫,就习惯了。”

我忍不住了,插了一嘴,“那为什么不叫老刘大哥呢,怎么喊老刘?”

二姐笑,“老刘说,叫大哥,老大什么的,在公司里不好听,人家还以为我们公司是黑社会呢,不能叫大哥。”

我没想到这话竟是从老刘嘴里说出来的,我还以为他会喜欢大哥或者老大这个称谓。不过,这个解释,我竟也觉得挺合情合理的。

我又半天没说话,二姐就继续给我八卦:

“小陈老板不是本地人,五年前来的这里,白手起家办了这个公司,小陈老板,挺不容易的,公司刚开始的时候,没单子没业务,他就白天管生产,晚上跑业务陪客户喝,有一次都喝到吐血住院,第二天又继续陪客户喝,那个让我们心疼啊,唉!”

我忍不住说了一句,“是个狠人!”

>>>点此阅读《新 入骨相思知不知》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