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风雪夜,祈爷捡走个咬人的小甜包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梦云泽

角色:祈肆 许鹤

简介:【甜掉牙,微脑洞-软萌奶凶小女巫+高冷矜娇贵公子】风雪夜,祈肆捡回家一个小丫头,又怂又凶,看谁不顺眼都要咬一口。小丫头什么都不懂,连说话都要教,祈肆打算等她有了生存能力,便将人丢出家门,没想自己却沦陷其中。结果有一天,养熟的小野猫突然消失了。
......
三年后,巫洛洛在相亲宴上与祈肆再遇,然而相亲的女主角却不是她。
无人的角落,祈肆将女孩禁锢在臂膀间索吻:“巫洛洛,你是不是气死我才甘心?!”

风雪夜,祈爷捡走个咬人的小甜包

《风雪夜,祈爷捡走个咬人的小甜包》带她回帝都免费阅读

坐上龙城机场的私人飞机,祈肆一直观察着这个小丫头。

不足一米六的个头,瘦的一把骨头,整个人蜷缩在那件又脏又旧的斗篷,说什么都不扔,甚至为了保住它咬了自己一口。

现在那一口奶牙印还留在他的虎口处。

飞机起飞的时候,这小丫头害怕极了,整个人缩在斗篷中瑟瑟发抖,直到飞机平稳后才稍稍缓和下来。

祈肆的眸光微微眯起,回想起这小丫头的种种举动。穿着打扮像个小女巫,但是行为举止却像一只小野兽。

又怂又凶。

“吃不吃?”

坐在对面的小丫头看着祈肆手里递来的点心,惶恐的眸光亮了起来。

一双脏兮兮的手小心翼翼的抬起,又谨慎的缩了回去。

然后又是一串叽里咕噜的发音,听得祈肆眉头直皱。

看得出祈肆听不懂自己说话,小丫头的眼神有些许疑惑和沮丧。

“先吃东西,其他事情等到了帝都再解决。”

祈肆说完,又意识到对方根本听不懂自己说话,索性直接走到小丫头面前,伸手将她的手腕从斗篷里扯了出来。

受了惊的小兔子又想咬人,被祈肆一个凶狠的眼神压了下去。

看着小丫头敢怒不敢言的表情,祈肆愉悦的勾了勾嘴角,让驯服一只野兽还是很让人有成就感的。

消毒纸巾用掉了大半包,小丫头的爪子终于露出了本来的颜色。

皮肤虽然粗糙了些,但是很白,跟雪一样的颜色,很是养眼。

祈肆满意的打量着自己的工作,然后将一块点心塞到了小丫头手里。

“吃吧,别说你连吃都不会。”

怎么可能不会吃。

饿极了的小丫头狼吞虎咽,很快餐盘里的点心干了个精光。

看着空空如也的盘子,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祈求的看着祈肆。

但祈肆却无情的摇了摇头,扭头让空姐温了一杯牛奶给她。

吃的太多太猛,他怕这小丫头一会肚子疼。

飞机很快在帝都国际机场降落,司机的车子已经在出站口等待多时。

“嗯?祈少,这位是……”

司机看到跟在祈肆身后的小丫头片子,眼睛都直了。

怎么去龙城出了趟差,带回来一个小姑娘。而且这小姑娘一身破烂货,怎么看都不像祈少的女朋友。

莫非……祈少口味略重?

“你这是什么表情?”祈肆眉心一皱:“路上遇到的一个流浪者,当时时间紧,没来得及安顿。”

说罢祈肆扭头看向小丫头,只见这小崽子圆溜溜的大眼睛左顾右盼,时不时发出惊叹的声音,像极了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上车。”

祈肆说完,小丫头像是完全没有听到般,摸摸这儿,闻闻那儿。

最后被祈肆直接拽着后脖颈拖到了车上。

中途小丫头还想反抗咬人,再次被祈肆的目光劝退。

司机全程震惊脸。

祈家少爷,何时这么有耐心、爱心了?

车子一路飞驰,祈肆闭目养神了片刻后,感觉身边安静了下来。

静悄悄的,作什么妖呢?

祈肆微微睁开一道眼缝,发现小丫头双手扒着车窗,目不转睛的看向窗外。

车窗打开了一道小缝,风徐徐吹过,一下掀翻了女孩裹紧的兜帽。

一头散发着光泽的亚麻色头发在风中飘散。

精致的五官暴露在晨光下,轮廓分明。

长长的睫羽甚至在眼底打落一片阴影。

祈肆看到这一幕,眉梢挑起,眼底带着几分……惊艳。

小丫头因为被垂落兜帽而有些慌乱,赶紧扯回斗篷,又死死的罩在了头上,生怕别人看到她的脸,真是稀奇。

在帝都,如果那个女孩有她这张脸,恐怕会恨不得直接签约当明星。

祈肆见小丫头要回头,便重新闭上了眼睛,装作没有看到刚刚的那一幕。

车子即将驶上高速,司机在前面问道:“祈少,您是要先去祖宅,还是……先送这个小丫头去警察局?”

祈肆沉吟片刻,开口道:“去许鹤那儿。”

“好。”

方向盘一转,车子一路向东郊驶去,最后停在一栋低调的三层洋房前。

这里帝都最昂贵的私人诊所。

许鹤在看到祈肆时,大咧咧的上前打招呼,结果招呼打到一半,许鹤就看到祈肆宽大的风衣后面似乎藏了个“小尾巴”。

小丫头和许鹤同时歪头看向对方,同时被吓了一跳。

“卧槽!!谁家小姑娘?”

许鹤往后一蹦,瞪圆眼睛看向自己哥们。

“肆爷,你闺女??”

“胡说八道什么,我能有这么大的闺女?”祈肆横了许鹤一眼。

“也许你天赋异禀……我错了,不贫了。”

看着祈肆捏紧的拳头,许鹤高举双手投降。

“您说吧,她谁啊。”

“捡的流浪儿。”

“哈??”

“行了,别啰嗦,先给她检查一下身体。”

十分钟后.......

VIP病房内,鸡飞狗跳,人仰马翻。

从门被关上的一刻起,小丫头就炸毛了,在房间里上蹿下跳,无比灵活,把五个医护人员耍的团团转。

许鹤和祈肆站在门旁,表情各不相同。许鹤的脸上带着几分看热闹的幸灾乐祸,祈肆更多的是不耐和头疼。

“停!”

祈肆看不下了,抱在胸前的双手放进口袋,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比皮猴子还灵活的小丫头。

此刻小丫头已经脸色通红,满头大汗。

祈肆本想把她兜帽摘了,给她擦擦汗,结果忘了这小丫头的禁忌,右手虎口又挨了一口。

祈肆的眸光冷了个彻底。

他是比同龄的年轻人沉稳成熟些,但说到底还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脾气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拨,怒气值已经到了顶点。

众目睽睽之下,祈肆直接将小丫头抱起,怼到了窗前。

“再闹腾信不信把你丢下去!”

看着怀里安静下来的小丫头,祈肆心底轻叹了口气。

这真不是个野兽崽子?真是不摁着头凶一顿不老实。

许鹤看着祈肆这一系列的操作,啧啧感慨,他这哥们是真真的不懂怜香惜玉。

真不知道以后有了老婆,有了孩子,会不会也这么冷,这么无情。

小丫头被重新扔回到病床上,小小的一个人儿努力缩成一团。

宽大的斗篷将人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还有一双白嫩的小脚丫。

祈肆站在旁边,看着斗篷下面发抖的小家伙,无奈的捏了捏眉心。

心底忍不住自责,刚刚……是不是自己太凶吓到她了?

本来就是个笨笨呆呆的小丫头,和她生什么气啊。

>>>点此阅读《风雪夜,祈爷捡走个咬人的小甜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