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赐富贵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糖卷果

角色:邓二 邓夫人

简介:都说她是极富极贵的命,可是当她入住中宫母仪天下的时候,丈夫却逼着她为宠妃的孩子陪葬,还要葬送顾氏一族的性命。再活一回,渣男白莲花绿茶都滚远点,恶毒的奸诈的算计她的都别想好过,挡我路者都得趴下!

书评专区

天赐富贵

《天赐富贵》第3章 阁老府的打算免费阅读

小花厅里已经烧了地龙,暖意融融如同春日,小丫头撩开帘子请顾念君进去时,花厅里已经坐了不少人。

大伯母潘氏坐在主位上,客位上坐着一位中年妇人,打扮虽然简单低调,却并非仆妇模样,而另一边坐着的是顾家两位姑娘,大姑娘顾念恩,一身桃红妆花褙子翠色宽襕裙子,头上的云髻还戴着赤金红宝挑心掩鬓,衬着雪白的肤色,真是如珠如玉。

只是她这会子正襟而座,脸上的笑容也是恰到好处,温柔婉约又不过分拘谨。

二姑娘顾念慈倒是不像她那般衣着华丽贵重,一身剪裁合体的湖蓝挑花通袖衫缠枝花湘裙,轻轻柔柔垂着眼,嘴角的笑容让人心生好感。

见着顾念君进来,潘氏笑容慈爱,向她招招手:“过来见过邓二太太。”

是冉阁老夫人邓氏的亲妹,嫁的也是冉家人,是冉阁老的族亲兄弟,也在阁老府里帮着打点庶务,也就如同亲兄弟一般,这一次却是她亲自帮着送宫花衣料过来。

见着进来的顾三姑娘顾念君,邓二太太笑着与潘氏道:“早听老夫人说府上的姑娘个个如花似玉,又是教养得极好,如今一看真是没说错,三位姑娘都是好模样好性情。”

说话间,目光已经在三位姑娘身上都点了点,又很快收回去了。

潘氏连忙谦让:“……姑母是长辈,看她们自然是宽容慈爱,她们哪里当得起。”

邓二太太让下人端了盘子出来,里面是各式鲜艳漂亮的宫花衣料:“也不是什么新鲜物件,是宫里赏的,府里也没有这个年纪的姑娘,老夫人便让送过来,也算是借花献佛一点心意。”

潘氏连连道谢,让小丫头捧了下去,又接过杭妈妈提过来的食盒,亲自送到邓二太太跟前:“姑母喜欢自家做的雪花糕,这是我让他们刚做好的,也是一点小小心意,还请二太太不要嫌弃。”

邓二太太也不推拒,与潘氏又说了几句,才取了帖子出来:“过两日是夫人的生辰,原本说是老夫人在,不想铺张,只是老夫人吩咐了,一定要请了各位亲朋来热闹热闹,还请了长春班、德兴班来助兴。”

“太太和三位姑娘可一定要捧场,老夫人就盼着你们过去说说话。”

潘氏欢喜不尽,连声答应:“定然是要去给夫人道贺的。”

待到她亲自送了邓二太太出去,回来笑容才褪去一些,却是吩咐杭妈妈:“宫花和衣料都给姑娘们送过去,衣料就做了新衣裙穿着过去。”

杭妈妈瞧着那衣料都是上好的,却有些担心:“只怕如意坊那边没法子赶得这样急。”

潘氏淡淡道:“姑母让送过来,就是要她们穿着过去,那日请的可都是宗室勋贵,咱们府里不能给姑母丢了脸面。”

“若是如意坊来不及,就让瑞祥坊做几件,总不至于做不来。”

如意坊里可是有燕京城最好的绣娘,瑞祥坊却是手艺寻常,杭妈妈一听心里便有了计较,答应了下来。

又问去冉阁老府那日的车马随从:“三位姑娘都去,夫人必然是要陪着姑太夫人说话的,不如让大姑娘跟着夫人一辆车同行,二姑娘与三姑娘同乘。”

潘氏嗯了一声:“念恩年纪大些更稳重些,就跟着我在姑母房里陪着,念慈的身份终究……念君年纪还小,她们两个就当过去长长见识。”

杭妈妈心领神会,屈膝应下自去安排。

回了阁老府的邓二太太亲自提了食盒往松鹤堂来,顾老夫人正与几个丫头打着叶子牌,见她进来,笑眯眯地招手:“来,给我瞧瞧牌,我眼神不大好,她们几个弄巧光哄我开心让我赢牌。”

一旁的丫头喜鹊忙起身让出自己的位置,又端了茶过来给邓二太太,嘴里笑着道:“老夫人这是取笑我们呢,彩鸾连打头油的银子都输了给老夫人,老夫人却还说我们弄巧。”

邓二太太知道眼前几个都是顾老夫人眼前得脸的,为着老夫人高兴说笑话,也上前凑趣:“她们几个倒是想弄巧,偏生在老夫人跟前翻不出个筋斗来。”

把食盒递给喜鹊,又笑着与彩鸾说着:“若是没了头油,便找雀儿要去,前儿我才赏了她一瓶子桂花油,她这两日抹得油光水滑的,你只管去缠着她拿。”

她身后的大丫头雀儿扑哧笑出声来,顾老夫人也忍俊不禁,伸手点点她:“就你油嘴滑舌,讨我开心。”

说话间,阁老夫人邓氏也过来了,带着丫头婆子进来给顾老夫人问安,顾老夫人笑呵呵让她坐:“你来的正好,二太太刚回来,还没说上几句呢。”

邓夫人答应着,却是瞧了一眼妹妹,只见邓二太太向她微微点头,心里才有了底,在一旁陪老夫人坐着,听邓二太太说起来。

“……潘太太一口答应了,三位姑娘个个模样标致,性子也好。”邓二太太说着,又让喜鹊端了雪花糕来,“说是刚做好的,老夫人喜欢,特意备着了。”

看着那碟子雪花糕,顾老夫人笑着道:“咱们府里要什么没有,偏就是想着这一口,想来还是老了作怪了,总想着从前在娘家时候那点子喜好。”

她让彩鸾送过去给邓夫人和邓二太太:“你们也尝尝,虽然不像宫中赏的点心那么精致,难得的是香而不腻,吃着正正好。”

邓二太太笑盈盈应着着,邓夫人脸上却有几分僵硬,接过来也只是放在一旁,并不打算吃。

直到陪顾老夫人说了一会话,邓夫人与二太太才起身告辞,带着丫头婆子往外走。

出了松鹤堂,邓夫人才转头与二太太说:“顾家一句也没问,就答应了过来?”

只是她自己问了之后,又很快冷笑一声接上了:“是了,他们只怕盼着有这样的好事,又怎么可能再多问!”

她甚至连丫头捧上来的手炉都不肯要,愤愤往前走着:“只可怜了我的晟哥儿,我还未来得及给他盘算,就要定下这么一门亲事。”

邓二太太忙拉着她:“快别这样说。”

邓夫人咬着唇,强忍着委屈,与她并排走着,低声说着:“明明门不当户不对,就为了老夫人欢喜,老爷就一口答应了,却不想想晟哥儿日后真的入仕,却是有这么一门岳家,如何能有助益。”

邓二太太叹气,她哪里不知道自己姐姐的心结,只是她终究是外人,不好多嘴,只能劝慰着:“这不是还没定下来,只是要请了过来见一见,未必就能作准了。”

“老夫人的心思再明白不过,说是要接了人来陪着说话,其实就是想要结亲的意思。”邓夫人愤愤说着,“当初老夫人从顾家嫁过来是低嫁,这些年想着帮衬娘家也无可厚非,可没有拿着晟哥儿的婚事去帮衬的。”

“可怜我的晟哥儿还什么都不知道,如今还在书院里刻苦用功,哪想到就要定下这么一门亲事。”

邓二太太只能拿着话开解她:“我瞧着顾郎中家那三位姑娘模样倒是都不错,说话举止也都得体,倒也不是……”

邓夫人却是飞快抢过话头:“总不能是个略平头整脸的就娶进来吧,从前咱们府里什么时候宴请能有她们?”

她说完后,邓二太太也不好再多说,只能与她一起走着。

“那三个都是什么样子,你也说与我听一听,回头来了我自己瞧瞧。”邓夫人却是忍了气,好一会又问,终究是事关儿子的婚事,她没法子改变老夫人和老爷的打算,但究竟挑哪一个,她得打算好了。

邓二夫人也知道自己姐姐的性子,刀子嘴豆腐心,方才也是一时脾气,便也轻声与她细说起来:“大姑娘模样出挑,打扮也是贵重许多,终究是顾郎中嫡长女,二姑娘是庶出的,模样长相不如大姑娘,性子却是不张扬……”

邓夫人插嘴:“庶出的如何能算,晟哥儿怎么也不会要个庶女。”

“三姑娘模样不错,只是年纪小些,身量未长开来。”

她对顾大姑娘顾念恩印象最为深刻,潘太太说话时常让顾大姑娘接话,所以她多打量了一会,顾二姑娘是庶出的,也就不大留意,至于顾三姑娘,她只记得衣着打扮寻常,来了之后也不大开口,只是默默坐在位上。

现在想起来,还真觉得有些奇怪,照说这个年纪的姑娘便是教养再严,也难免有好奇之心,顾二姑娘虽然低眉顺目,可见着那一盘子鲜艳的宫花都忍不住多看两眼,只有那位顾三姑娘从头至尾一直安静地坐着,对她对宫花衣料都没有半分好奇,这真是少见。

邓夫人听了半晌没开口,直到姐妹二人到了院子门口要分开了,她才勉强挤出来一句:“到时候再瞧瞧吧,若是性情不好,无论如何我是不答应的。”

>>>点此阅读《天赐富贵》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