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朕不做亡国之君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山不转水转

角色:赵桓 杨正举

简介:靖康耻,犹未雪!
盘亘在华夏民族千年之久的靖康之耻,令每一个了解这段历史的炎黄子孙怒发冲冠!
现代画师赵桓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刚刚登基的宋钦宗赵桓。
金国铁骑不足十日便将抵达汴京城下,而京城守备空虚,宰相李邦彦为首的一众大臣力主求和,太上皇宋徽宗带着亲信大臣南逃……
值此家国存亡之际,眼看着靖康之耻就要在眼前发生,来自现代社会的赵桓又该如何抉择?

书评专区

朕不做亡国之君

《朕不做亡国之君》第3章 东京乱象免费阅读

“这旨意嘛,送去给赵楷。以太上皇的名义,让他立刻轻装简行南下汇合。”

说着,赵桓似笑非笑地忘了梁师成一眼,“模仿太上皇的笔迹对你来说应该不是难事吧?”

梁师成强笑道:“官家放心,奴婢草拟的御旨,郓王是绝对不会怀疑的。”

这不是自夸自擂,梁师成一直苦练宋徽宗的书法,也就是赫赫有名的瘦金体,其造诣高深到真假难辨的程度。

事实上,在徽宗朝的后期,绝大多数的诏书御旨都是出自梁师成之手。

他左手掌着帝玺,右手写就诏书,多数政务奏折什么的都是由他来处理。

这个老太监就是借着机会,把国家权柄牢牢保持在自己手里,这才成就“隐相”之名!

赵桓对此知之甚详,所以才想到让他以宋徽宗的名义下诏书。

他要夺赵楷的兵权,但他刚刚登基,皇宫大内基本上全是赵楷的人。

如果直接一纸诏书过去,赵楷乖乖就范还好,要是愤而提兵来个玄武门之变,凭自己手下这半都亲卫,恐怕还不够给他们塞牙缝的。

但若是能够以宋徽宗的名义诓骗赵楷南下,岂不就能兵不血刃地拿下皇城司,继而夺下大内禁军的兵权?

“现在就去拟诏吧。杨正举,你派几个人护送梁太傅,记住了!要寸步不离地贴身保护!”

下令给杨正举后,赵桓转过头来笑眯眯地看着梁师成,“梁太傅,你不介意吧?”

梁师成“扑通”一声又跪了下来,“官家折煞奴婢了。官家派亲卫贴身保护,对奴婢来说那是天大的恩宠啊。官家恩德,奴婢没齿难忘,必定倾心竭力为官家办好每一趟差。”

“说得好!”

赵桓点头赞叹道:“朕就喜欢你这样既忠诚,又有干劲的内侍。先替朕把这趟差事办好,现在正值用人之际,之后还有很多事情都需要你去做呢。”

听到这话,梁师成总算放下心来。

官家这意思是他还需要我!

只要需要我,那就不会动我。

这是梁师成数十年宦海沉浮总结出的经验。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坚定地抱紧新皇的大腿,努力证明自己的价值,证明自己的忠心。

只有这样,才能保住现在的地位,甚至还有可能更进一步!

梁师成心惊胆战地带着几个小内侍离开了寝殿,身后还跟了十八名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亲卫。

待他走后,赵桓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目光打量着杨正举身后那数十名兵卒。

只见那些兵卒虽然穿着侍卫步军司的制式甲胄,但却是破破烂烂的,好多地方都已经开裂了,还是靠麻绳将之勒了起来。

许是因为之前去传令的内侍催的急,这些兵卒大多数都没带兵器,空着手就跑来了,队列也站得歪歪扭扭,好似蚯蚓一般。

这哪里是天子亲卫啊?

分明就是一群败军散勇!一群捡到军服的叫花子!

方才之所以需要精挑细选,正是因为只有那十八个亲卫甲胄整齐,同时也带了兵器!

“这就是朕的亲卫?”

任谁都听得出赵桓语气中的不满。

杨正举连忙单膝跪倒,抱拳羞愧道:“末将有罪,恳请官家责罚!”

“哼!”

赵桓冷笑了一声,道:“说说看,你有何罪过?”

杨正举低着头,道:“回禀官家,末将平日里没有好好操练手下士卒,使得将士们心生懈怠,贻误军机。”

“荒废操练,贻误军机?”

赵桓斜着眼看向杨正举,“你可知这条罪名已经足够杀头了?”

杨正举跪伏在地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末将甘愿受罚!”

话音刚落,站在下面的一名亲卫忽然跪地大叫道:“官家,有罪的是我们!是我们因为侍卫司扣押我们的粮饷,所以才在操练时懒散懈怠,没有听从杨都尉的号令。杨都尉他只是在维护我等。求官家开恩!”

不仅是他,剩下的亲卫们也都跪了下来,齐声道:“求官家开恩!”

“侍卫司扣押你们的粮饷?”

赵桓目光转向杨正举,冷道:“为何没听你提起过?”

杨正举头低得更深了,“回禀官家,末将之前打探过,侍卫司是听了郓王的命令,所以……”

“所以你怕给朕惹麻烦?”

赵桓冷笑了两声,突然大声呵斥道:“废物!”

杨正举连同下面那数十名亲卫齐齐打了个寒颤,一个个跪伏在地上不敢动弹,心道官家这回是真的发怒了。

只是他们等了许久,却没听到官家惩罚的命令。

他们哪里知道,赵桓的那句“废物”是在骂自己,准确地说是之前的太子赵桓。

居然连小小的侍卫步军司都敢克扣太子亲卫的军饷,亲卫统领更是不敢声张,深怕自己的太子忍不了这个气,会吃大亏!

这个太子得软弱无能到什么程度?

赵桓望着杨正举,心里郁闷不已,不过从这件事上他也看出了对方的忠心。

他摆了摆手,示意众人起身,“既然他们替你求情,这次权且先记下,若是日后再犯,两罪并罚!至于侍卫步军司克扣你们粮饷一事,你们自己处理吧!别忘了你们现在的身份!”

这话一出,下面的亲卫们你看看我,我望望你,眼中逐渐都露出狂喜之色。

他们都不是傻子。

知道赵桓的意思就是让他们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他们可是天子亲卫!潜邸旧臣!

侍卫步军司那般鸟人不乖乖把克扣的粮饷加倍吐出来,定然打得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杨正举眼中掠过一抹淡淡的喜色,脸上却依旧是古井无波。

“多谢官家宽恕!末将定当时刻警醒。”

赵桓见状,心里暗暗点头。

这个杨正举深受手下士卒爱戴,且荣辱不惊,心性倒是不错。

最重要的是他对自己不离不弃,算得上十分忠诚,倒是可以好好培养一番之后委以重任。

杨正举不知道自己的官位很快就要像坐火箭一样连升数级,他仍然惦记着官家之前的命令,好奇地道:“不知官家召见我等有何吩咐?”

“朕要出宫一趟。”

“末将明白。”

杨正举抱了抱拳,“末将这就去安排仪仗、护卫。”

赵桓忙道:“不用仪仗,朕是要微服私访!”

杨正举略微犹豫了下,再度抱拳行礼,“末将遵命!”

……

一刻钟后,赵桓在宫中侍女的服侍下脱了龙袍,换上一套白色绣袍,打扮得好像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一样。

赵桓在看到铜镜中丰神俊朗、相貌不俗的自己时,不由地暗自感叹:赵宋皇家的基因果然在历代美女们的奉献下变得越来越优良了。

太上皇赵佶就是一个举世闻名的大帅哥,身为他的嫡子,赵桓同样继承了他的英俊外貌和挺拔的身形。

这一点,从那几个服侍他更衣的侍女桃花泛滥的眼中就能看得出来。

不过赵桓并不怎么在乎外貌,他是一个事业心很强的人。

前世的赵桓同样是个帅哥,只是出身普通家庭,靠着自己的努力和天份考取了XX美术学院,毕业后通过三年的打拼,当上了一家游戏公司的美术总监。

在他的生活中,除了学习和工作,并不存在其他的东西。

就连偶尔的娱乐,也只是为了放松身心,以备更好地投入到工作和学习中去。

来到大宋,尤其是眼下正值生死存亡之际,反倒更加激起了他的事业心……一股誓要阻止靖康之耻发生的决心!

……

梳妆打扮好之后,赵桓带着两个小内侍出了皇宫内城。

内城门外,杨正举等亲卫们早已换上了便装站在那里等候。

这些亲卫都是从禁军将士中挑选的家世清白者,他们每一个都是军中精锐。

此刻他们一个个站得笔挺,腰侧鼓囊囊的,显然都佩戴着武器。

赵桓见状不由地笑道:“现在站那么齐整作甚?早干什么去了?”

众亲卫害臊不已,队形又变得松松垮垮的。

杨正举眉眼一竖,便想要呵斥他们,随即想到这是官家的命令,才硬生生忍了下来。

“走吧,先往南城门那边去转转。”

一行人乌泱泱地出了皇宫,赵桓登上马车,在亲卫们的护卫下向着城南方向行去。

刚出皇宫,赵桓便看到了许多满载着货物的车队向南而行;除此之外,大街两侧的商铺大多都已经关门打烊,只有一些米铺、菜市之类的地方还在营业,而且前来购买的顾客人数众多,堵得水泄不通。

等快到南城朱雀门的时候,马车已经走不动了。

杨正举派了一名亲卫上前查探,过了一会回来禀报说,很多达官贵人都举家南迁,马车太多把城门给堵住了。

赵桓心里有些沉重,也有些愤怒。

显然,金人南侵的消息已然在汴京城中引起了恐慌,有能力的上流权贵都在想着往南方迁移,没能力的平头老百姓则抢购着粮米,囤积一切生活必须物资,以防乱世。

对于后者,赵桓没发指责什么,毕竟遇到兵灾人祸,在家里多囤点粮食这是人之常情;但对于那些达官贵人,赵桓却是愤怒不已。

这些依靠着阿谀奉承爬上高位的贪官污吏,平日里一个个装作忠心清廉的样子,在国家遭遇危机的时候,却第一时间选择了逃跑!

“来人,传我的口令,命开封府尹聂昌、胜捷军都指挥使沈羽涵、骁猛军都指挥使张翁速来见我!”

“是!”

数名亲卫快步离去,没入了人流之中。

杨正举眼见街道堵塞越来严重,靠在车窗旁建言道:“官家,前面马车不好走,一时半会到不了朱雀门,不如我们到路边停下等候吧。”

赵桓点了点头,“如此也好。”

杨正举得令,正准备让充当车夫的亲卫把马车驾到路边,却听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喝。

“前面那厮,快快把路让开!”

杨正举回头望了一眼,低声道:“官家,是胜捷军。”

坐在车中的赵桓听到这话,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点此阅读《朕不做亡国之君》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