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有一尊传功鼎

小说:玄幻爽文

作者:柳画江南

角色:岳正 陈奇

简介:“苍天啊,我就舔了那么一小口,怎么就那么倒霉。”年轻的古董商岳正被自己刚刚入手的青铜鼎带到了古老的炎国大陆;当这个现代人幽幽醒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份只是一个奴隶……
 不想当奴隶,想要自由怎么办?努力?错,原以为只是来到了奴隶社会,哪想到这里有道法;有佛法;有妖术;⊙?⊙!不,是妖女…岳正喃喃说道“有点学不过来啊!” 他一路走来,由软弱到杀伐、到超脱,恰如书中所写,最是人间逍遥客,诗酒与我赋风流!

我有一尊传功鼎

《我有一尊传功鼎》第3章 这石头不对免费阅读

又是一天过去,岳正又是毫无疑问地拿到了当日背石量的第一名。

这可把一众每日挨饿的奴隶们羡慕的要死。

当然我们的矿主陈奇也是非常的开心。

因为自从引入了竞争的机制,每天产出的矿石也是比原来多的多。

可是今天的氛围却有些不同!

岳正已然背着,今天第四筐的矿石,刚回到了营地门口。

竟然发现那之前不可一世的矿主陈奇竟然跪在地上!

他面前还有一个年轻的公子哥正拿着鞭子,狠狠地抽打着陈奇的后背。

他后背的衣服上已经渗出了血水,看来那陈奇确实被打的不轻。

“你这狗奴才,这两天运来的是什么矿石!”

“熔炼出来的金属杂质也太多了,我看你这矿主是当到头了。”

那年轻人恶狠狠的说道。

陈奇一听这话,便一个劲地磕头。

“小的也不知道啊,许是那矿场已经采掘多年,出产的矿石品位在下降啊。”

“饶命啊,二公子,奴才也是兢兢业业,不敢有一丝懈怠啊。”

陈奇吓得脸都白了,连忙讨饶。

“狗东西,要不是看在你这么多年还尽力的份上,我早几鞭子就抽死你了。”

那公子哥随手把鞭子扔给了一边的从人,坐在了之前陈奇坐着的高凳上。

那公子哥神态高傲,眼神轻蔑地扫视了岳正和他身边的一群奴隶。

他又看了看下首跪着的陈奇,漫不经心地说道:

“现在你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山上的矿挖了也有几年了,以往凝炼的金属块成色还行。”

“往北边南荒城也卖的上价,但这两天你这运来的矿石,炼出的金属,居然被南荒那边的人退回来了。”

“你现在给我想个法子,保证矿石的质量,这条财路可不能断,否则杀了你都是轻的。”

岳正在人群中大概地把事情听了一下,顿时心里有点发虚。

这种心虚,就有那么一次和现在的感觉很像。

那是现代他认识的一个极美的少妇,当被邀请到她家坐坐的时候。

她老公回来了,就是那一刻,也是这种极度心虚的感觉!

当然坐坐真的只是做做。

岳正现在也是惴惴不安,但听了一会,好像他们并没有联想到这矿石的精华是被他吸收了。

他们只是认为矿的品位在下降,这个公子哥还在逼陈奇想办法。

可岳正知道,估计这陈奇一时半会的,也不会有什么好主意。

岳正他对于这种情况还是很有办法的,毕竟食铁诀还是比较挑石头的。

现在的他只要稍微行气,就能感受到哪个矿石的金铁气息浓郁,哪个矿石没有任何价值。

尤其是这两天,不仅他的肚子吃饱了,修炼也是一点儿也没落下。

毕竟在矿场装矿石的时候,是要每个奴隶自己搬矿石装进竹筐的。

岳正为了保证修炼的进度,一水而选的都是精华的矿石。

您说这其他人运的矿能炼出好东西吗?

但看那陈奇就跪在地上,刚刚也没说话,估计着是在想法子。

“二公子息怒啊,老奴我等会就派监工去山上的矿场,把那些采石头的矿工,全部鞭打一遍。”

“责令他们用心的工作,多挖些矿石。”

这被他称为二公子的人都快被他气笑了,抓起一边桌上的陶碗就向陈奇头上砸去。

那碗又准又狠,那陈奇的额头顿时出血,地中海也快被染成了红色。

“你是猪脑袋吗?”那个年轻人对着陈奇骂了一句。

岳正在人群中听着都想笑,这不正被你打成了猪脑袋嘛。

那年轻人提高了声线,“你要是想不到什么好主意,这矿主你也不用当了。”

“我们陈家都有你一家子的奴契,要是这矿场的财路断了,你说老爷会不会气的把你一家子都发卖了。”

“饶命啊,求二公子宽容,暂时不要告诉老爷。”

这跪在地上的陈奇也顾不得头上的伤口,双手伏在地上,又如同捣蒜般的磕起头来。

岳正不禁悲从心来,原以为这不可一世的陈奇是个自由身,原来实际的身份也和现在的他差不了多少。

他也是个奴隶,生死也掌控在别人手里,只不过待遇不同罢了。

这该死的奴隶社会!

“其他的人也都给我听好了,我是陈家的二公子陈烈阳,现在矿场遇到了困难,矿场的矿石品位在下降。”

“现在我们需要能解决问题的人,这个人能帮我们挖出更好的矿石。”

“谁要是能解决这个问题,这个矿主就让他来当,而且我会给他自由身,每个月还给月钱。”

这二公子看起来也是比较急的,竟然像一群卖苦力的奴隶问起了解决办法。

见没人答话,这陈烈阳又大声地喊着。

“你们不用害怕,谁要是能真正解决了这个问题,我立马申请,让镇里的守民官帮你们把贱籍改成民籍。”

“我用陈家的名誉保证,到时候让他来做这个矿主,每月还有三两的月钱。你们要有法子的就赶紧说。”

岳正心里想到,这个时候倒是个非常好的机会,但倒是需要遮掩一番。

想到这里,他趁着其他奴隶还在思索的时候,悄悄地脱下了身上背着的那筐石头。

他见没人注意他的动作,便推开前面的人群,大声道:“陈公子,我有法子,可以帮您。”

那陈烈阳看到走出来的是一个最普通的奴隶,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但还是强忍着不悦。

他漫不经心地问道:“你一个最低贱的奴隶,能有什么好办法?”

岳正看到了这个公子哥脸上的不满,他知道要是自己的答案不能让这个公子哥满意,最次也是一顿毒打。

“小人叫岳正,本是晋国匠户之子,家祖原是为大晋官府专属的匠人。”

“他们一般的职责就是负责选矿、探矿,小人侥幸学了几手,相信能帮到大人。”

岳正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因为之前的记忆里确实知道北方有个大国,是大陆的霸主,叫晋国,直接就借来用了。

“哦,不想你这小兄弟还有这个本事?”

这个陈二公子如同变色龙一般,瞬间和颜悦色起来。

“小兄弟,你看看前面是一堆矿石,我现在试试你的本事,看看你的眼力!”

“你去挑十块最好的石头,再挑十块最次的石头。”

“等等我让监工用锤子去砸砸看,看你选的准不准。”

岳正听了他的话,沉默的走到矿石堆里。

但实际上,岳正的心里都快乐开了花,这么简单的题目。

最次的矿石,不就是我自己背的那几堆吗?

当然下山的时候还是最好的,但下了山,嘿嘿嘿,就变成豆腐渣了。

岳正想了想觉得还是要藏点拙,不能那么快把好矿石和差的一下子找出来。

他感受到脚边有一块石头的金铁之气还是很浓郁,他便装模作样的拿起这块石头。

把这石头来回翻转的看起来,甚至还伸出自己的舌头舔了一下这个矿石。

这个动作一下子把其他人看呆了。

那陈二公子在一旁轻笑道:“岳小兄弟,你这选矿的手法确实特别。”

岳正把这块石头搬到一边,举着大拇指说着:“这个石头是好矿石,味道正。”

那陈二公子和一旁的监工们都大笑起来,只有跪在地上的陈奇没有任何笑容。

岳正不一会儿又选出几块品位不错的矿石。

当然这过程中又是舔又是摸得,惹得一边的观众们不时的发笑。

至于选差一点的矿石就简单多了,岳正算了下刚刚他放矿石的位置,眼睛扫了一眼。

他便从石堆里抱出他刚刚运送的石头,把这石头抱到另一边,说着:“这坏的石头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那陈二公子在一边笑道,“岳小兄弟,好本领。”

岳正又回到石碓,在他今天放石头的那几个位置,各挑选了几块石头,搬到一边后。

岳正就对着那陈二公子说道:“二公子,可以派人砸石头试试了。”

陈二使了个眼神,旁边的一个监工拿起一边的大锤,走到品质较差石头的边上。

那汉子用力的抡起锤子,猛地向地上的石头锤过去,那石块一下子碎成好几块。

那个监工也不停歇,又用了几锤,这下子灰尘弥漫。

等这尘土飞扬散去之后,原本的几块石头已经变成了无数的碎石。

那陈二大笑道:“好啊,非常好,你再去试试另外那边。”

“好的,小的马上就去。”

用着和刚刚同样的力气,那汉子对着另外一边的石头用锤子捶打过去,但那矿石好像纹丝不动。

他又同样抡了几下大锤,但其他几块石头也是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反倒是那个汉子被石头反震的满脸通红。

“好啊。”那陈二公子兴奋地准备拍一拍岳正的肩膀。

但他看到岳正的衣服上,都是脏灰与泥水,一下子就化掌为指。

指着岳正说道,“你很不错,立功了,这样你先在这营地里好好休息。”

“那个谁,陈奇,你过来。”陈二向跪在地上的陈奇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那陈奇也顾不得腿上跪久了已经有点麻木,连滚带爬地来到两人身边。

他蜷缩着身子,低垂着头,听着陈二公子接下来的吩咐。

“你后面不用干了矿主了,让岳正做,你到山上负责挖矿去吧。”

陈二轻飘飘的话语,但一边的陈奇,脸色一下子变白了。

岳正看了看陈奇的脸色,心里不由得一阵快意,但他心里很快有了计较。

“小的本领低微,这么多人实在管不好,还是让陈矿主继续管理吧。”

岳正看到那年轻人,确实有在思考,又趁热打铁的说到:

“父亲在世时,就希望我能出人头地,不要像他这样受官府的奴役。”

“希望陈公子能为我办好民籍,小的就满足了。”

这话语声情并茂,声音里都带着些哭腔。

陈二公子想了想,说道:“你放心,等等我把你选的几个矿石运回去进行熔炼,如果熔出来是合格的矿石,我就立马去办你的民籍。”

陈二公子又思考了一阵,说道。

“这样吧,你就担任代矿主,陈奇就当你的副手,帮你管理,你就好好地帮我家选矿就好。”

说完这,陈二公子便叫上身边的几个仆人帮闲,让他们把石头抬到他过来的那辆马车上,就急匆匆的走了。

“岳公子,你真是我的恩人啊。”那陈奇非常热情的揽着岳正的肩膀。

又对一旁的监工说道:

“去帮岳公子准备洗澡水,换身干净衣服,从现在起,他就是矿长了。”

“哦,对了,我记得前几天有个监工把岳老弟打的两天干不了活!”

“你们也去抽他几鞭子,让他近几天也别下床了。”

“哎,你们这群牲口,看什么看,还不上山去背石头去,赶紧的散了散了。”

这陈奇又恢复了颐气指使的模样,和刚刚跪在那里的颓唐完全是两个样子。

岳正坐在热气腾腾的洗澡桶里,隐隐水雾升起,让他很是惬意。

旁边的衣架上还放着精致的劲装,和他之前穿的破烂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他思索着刚刚和陈奇的一阵交流,这陈氏是陈溪镇的绝对大姓,主要做的是矿业和印染业。

近期陈氏一族的经济比较吃紧,因为陈氏的大小姐拜入了南郑国第一大修士门派--月山派。

她近期要想要从凡境突破到天境,急需家中供应资源。

陈阳,陈老太爷,是南荒郡的几十位天境高手之一,家里有偌大的产业,手上的奴隶都有几千人,是南荒郡南部最大的奴隶主。

他生有两子一女,这女儿因资质上佳,几岁就被月山派看上,收为弟子,这不二十多岁的年纪就要突破到天境了。

这两个儿子呢,被他派着管理家中的两大产业。

大儿子陈炽阳负责管理家中的印染产业,小儿子陈烈阳就是刚刚看到的那一位,主要就是负责家中的矿场。

这些天,陈大小姐,陈融雪在南郑国第一山--月山之上等的心急。

几次寄信至家中,让陈老太爷帮她去收购突破用的晶石。

所以这段时间,陈氏的流动资金极其紧张。

所以这陈二公子对矿场能否正常产出就那般关心,也就不足为奇了,这恰好也是让岳正得了自由身的契机。

月山派、修士门派、凡境、天境……

这些词汇在岳正的脑海不断的闪过,刚刚也是旁敲侧击,从陈奇处听来。

据说这月山派是存粹的女子门派,南郑国能够在北方大晋的威压下生存下来,也是得到了月山派的大力支持。

当然周边除了北方的大晋,南郑还与宋国和孟国这两周边的小国结盟,共同抵御北方的晋国,当然宋孟这两国也有相应的门派支持。

岳正思索着,这异界真是个宏大的世界!

就是不知自己的这一身力气和防御,算不算得上一个凡境的修士。

>>>点此阅读《我有一尊传功鼎》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