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最后的道君

小说:悬疑

作者:舞独魂灵

角色:张屠夫 古天乐

简介:自打我娘怀上我之后,家里就怪事不断。

先是有刺猬进宅,长蛇绕梁,黄皮子在后院菜地里打洞。

后来山里的狐狸也跑来凑热闹,隔三差五就在我家门口张望。

这下胡黄柳白灰都齐了,懂行的都知道这叫五仙进宅。

五仙之中任意一仙进宅都能看做是福缘,但五仙同时进宅绝对是大祸临头。

书评专区

最后的道君

《最后的道君》第3章 救兵免费阅读

我爷说当初他在桥头震鬼,只震住了山里的鬼祟,难免有漏网之鱼,总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鬼祟想办法来害我。

“爷爷,鬼祟为啥要害我?”我问道。

“没有为啥,这就是你的命。”

后来不化骨被我爷做成了一把小剑,还在上面刻了驱邪镇煞的符咒,我爷要我贴身携带,说这样寻常的鬼祟就不会再动我了。

女鬼勾魂的事就这么过去了,可能是从小神经就比较大条吧,并没有给我的童年蒙上太多的阴影。

当然,主要还是有我爷在。人常说父爱如山,在我眼里我爷才是世界上最大的靠山。

有靠山是不错,但是有时候靠山也是拦路虎,恨得我牙痒痒。

就拿我上学这件事来说吧,我学习成绩很好,却只读到初中就不读了。高中要去县城读,而我爷压根不许我在十八岁前跨越大山一步。

为这事我没少和他干仗,他倒也痛快,说只要我能把他当年斩进石桥上的杀猪刀拔出来,他就让我继续读书。

我跑到石桥上试了试,顿时明白清华北影梦终究还是远了。

还记得初三女同桌问我将来准备考什么大学,我说我想考清华,她说你长这么帅为什么不考虑北影呢?

我当时纠结了很久,结果人家继续怀揣着梦想上路,我初中毕业了……

不上学总要做点事,不然躁动的青春根本无处安放。这时候我爷又充分展现了他高瞻远瞩的一面,竟然要我跟着张屠夫学杀猪。

杀猪是个肮脏活,满身血腥,但凡五官整齐点的年轻人谁愿意干这行?

但我爷说我天生火炎低,只有杀生养煞才能让鬼神不近,他只能守护我一时守不住我一世。

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我又一次妥协了。

就这样,我白天跟着张屠夫杀猪卖肉,晚上跟着我爷学阴阳八卦,刑克冲杀。

命运是公平的,我放弃了继续读书上大学的机会,却在生活中遇到了两位最好的老师。

不论是张屠夫还是我爷,他们都可以称为百年难遇的奇人。

张屠夫寡言少语,杀猪一刀毙命。他会看血气,每次出刀都是斩在血气口上。杀猪杀的利落,血也放的干净。

有时候我会忍不住去想,如果张屠夫生在兵荒马乱的年代,没准能封候拜将。

至于我爷的本事,我根本看不透。

平时他教我的那些都是玄门里的大路货,至于他的真本事,只要看到石桥上那把杀猪刀,就明白他的本事有多深了。

尽管我确实在生活中学到了本事,但我依然很向往山外的世界。

每次看到同龄人衣着光鲜欢声笑语的从城里回来,我心里都有说不出的羡慕,尤其是看见漂亮女同学的时候。

看见她们青春靓丽的身影从我身边走过,我只能默默的攥紧杀猪刀,在心里告诉自己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

岁月是把杀猪刀,这句话的确很伤感,但这还不是最伤感的。

但最伤感的是,我是个杀猪匠……

日子一天天的过,我长成了大小伙子,我爷却一天比一天老。

当初我爷一刀震鬼,其实也是和鬼神立下了誓约,他要保我十八年。

眼瞅着我十八岁生日就要到了,我爷瞒着我和张屠夫俩人一起又去了石桥。

他们做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爷天亮回来后,头发一夜全白,连着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我问我爷干嘛去了他不告诉我,我跑到镇子上去找张屠夫打听。

张屠夫告诉我,我爷没能拔出石桥上的杀猪刀,还被鬼祟撞伤了元气。

我问他,拔不出那把刀又怎样?

“拔出来,代表当初的约定依然有效,这漫山鬼神没有一个敢动你。”张屠夫说道。

“那要是拔不出来呢?”我继续问道。

“等你过了十八岁生日,就会遭百鬼索命,你爷护不住你。”

和张屠夫问完话,我回家就去找我爷对质。

还没等我问,我爷就先来了一句:“张屠夫是不是把事都告诉你了?”

“嗯。”我点点头。

打小我就知道我和别人不一样,所以我爷要我辍学我就辍学,要我去学杀猪我就学杀猪。

别人的命是爹妈给的,我的命是我爷给的。

当年不是他一刀和鬼神立下誓约,又含辛茹苦寸步不离的守我十八年,我可能早就死了。

看着我爷满头白发,再想着过去他为我付出的一切,我忍不住湿了眼眶。

“爷爷,我不要您再为我做什么了,要是我有事你就去找我爹娘团聚吧。”

“只要爷爷还活着,谁也别想要你的命。”我爷的语气依然那么坚决。

“可是张叔说您没拔出那把刀。”

“爷爷年纪大了,拔不出来很正常。我要出趟远门,这几天你就老实在家待着着哪也别去。”

“爷爷,您这是要去哪啊?”我问道。

“你放心,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被百鬼索命,我去给你搬个救兵。”

我爷这一走就是七八天,恰好赶在我生日的前天晚上回来。

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蒙着面纱的年轻女人。

穿的是一件青灰色的道袍,背着油纸伞,腰间悬挂着一把斋蘸法师剑,脚上穿着一双耳麻鞋。

我心里有些意外,没想到我爷搬来的救兵居然是个这么年轻的道姐,就是不知道是出家道士还是火居道士。

进了屋,我爷很客气的对道姐做起了介绍:“居士,这就是我孙子,谢鸢。”

道姐点点头,开始盯着我上下打量。

她的脸被面纱遮住了,只露出一双雪亮的眼睛,眼神深邃仿佛可以看透人心。

道姐看我看得很仔细,从头看到脚,似乎每一根毛孔都不放过。

我被她看的全身发毛,心说张屠夫下乡收猪都没这么挑剔过。

默默看了好一阵子,道姐脆生生开了口:“面相平平无奇,骨相乏善可陈,也就一双眉眼还算透着几分灵气。”

道姐的声音很好听,就是这话听着有点伤感情。

爹娘白给我生了一副连女人都妒忌的好皮相,到她这里却成了平平无奇,当我是古天乐吗?

我爷赶紧为我叫屈:“居士,我孙子内秀,自幼饱读诗书,通读道藏,学富五车,经纶满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等我爷绞尽脑汁再也想不出新词,道姐随口问了句:“什么学历?”

“初中。”

猝不及防之下,我爷直接脱口而出。

漂亮!

我在心里忍不住给我爷竖起了大拇指。

请问,现代社会初中生是如何做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学富五车经纶满腹的?

我爷自知失言,讪讪说道:“居士,你想性命双修证道,怎么都要在红尘俗世走这么一遭。”

“我自然晓得自己缺个道侣,但他不是我要找的人。”道姐冷冷的说道。

我爷说他要给我搬救兵,想不到居然是想给我牵红线。

所谓性命双修,指的是既要修身也要修心,而修身的话就要讲究阴阳调和。

所以我爷就想着让道姐和我结缘,这事听起来虽然荒唐,放在我身上却一点都不荒唐。

百鬼索命的局不是谁都能破,要担大因果。如果我能和道姐结情缘,她就可以出手帮我破局。

我爷的算盘打得是不错,可惜的是人家根本就瞧不上我。

“也好,情缘不可请求。”我爷颓然说道。

“嗯,告辞。”

说完这句话,道姐站起来转身朝外走。

刚走到门口,我爷说道:“居士千里迢迢来了,要是连一杯茶都不喝,传出去我谢震堂哪还有脸在玄门立足。”

“好,我就喝一杯茶。”

道姐又重新坐下来,我爷给她倒了一杯茶。

等道姐伸手来接的时候,我爷却把茶杯推到我面前。

接下来的我爷的动作,更令人匪夷所思。

他先从衣襟上取下一根针,继而闪电般的抓起我的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滴中指血就滴在了茶杯中。

道姐愣住了,我也愣住了。

我们都不知道我爷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在这时,伴随着氤氲的水汽,空气中飘起一股奇异的香味……

>>>点此阅读《最后的道君》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