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影帝你老婆又带球跑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和霁

角色:席倾 牧尧

简介:[破镜重圆+带球跑+追妻火葬场]
席倾回国时,机场大大小小的屏幕都是那人的身影,如此的熟悉又如此陌生。
当之无愧的顶流,清俊如画的眉目,和难以企及的流量,这是她过去的爱人。
针锋相对,处处紧逼,恨意与爱意交杂的矛盾...
当四年前的误会解开,影帝祁言面临追妻火葬场时,有个小包子走到他的面前,对他说“求我,我帮你追我妈妈。”
此时的网友:??祁神什么时候有的孩子?
[不虐!!至少作者觉着挺甜!]

影帝你老婆又带球跑了

《影帝你老婆又带球跑了》第3章 你女朋友?免费阅读

席倾接到剧组的电话时,她还在哄安安睡觉,孩子刚睡着,电话铃就响了。

她怕吵醒安安,赶忙接起了电话。

“喂,你是?”

“请问是席倾小姐吗?”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是《将军令》电影剧组的人员,这边通知席倾小姐,你的试镜已经通过,请明天早上十点准时去剧组,具体事情已经发至席小姐的邮箱。”

席倾听到熟悉的名字,愣了一下“哦哦,知道了。”

《将军令》?

不就是昨天自己试镜的那个剧组吗?怎么给她打电话了??

她心头的疑惑还没消,经纪人玲姐的电话就打来了,也是和她说这件事。

“玲姐,那边剧组怎么突然通知我过去了?我都演成那样了也能过?”

玲姐那边叹了口气,“这件事我们追究不了,公司和我说了,如果你不去这个剧组,违约金翻倍…”

席倾愣在了那里,一股冷意从心底冒出,她忽然明白了什么…

公司这是想借她和祁言的关系炒作…费尽心思把她安排进剧组,利用祁言炒作她的热度,为公司带来利益。

毕竟祁言这块“肥肉”,谁不是虎视眈眈。

原来这就是资本之间的游戏,钱财利益,热度流量,在这个圈子里的各种交易,冗杂肮脏。

席倾知道以自己如今的实力,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好,知道了。”

她放下电话,看着一旁熟睡的安安,将他的小手握在掌心,慢慢地躺在他的身边。

第二天,席倾赶去剧组的时候,她特地给自己化了个明媚些的妆容,将安安托付给玲姐后,便打车赶去了剧组。

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剧组所在之地的门前迎面撞上祁言。

一身墨绿色风衣,白衬衫黑裤,长身玉立,站在人群中,却又仿佛与他人隔绝。

当她和祁言面面相觑之时,看着面前之人凉薄的眉眼,席倾垂下眸子,喊了声,“祁老师好。”

谁知祁言像是没看到她似的,从她身边径直走过。

她听到祁言身边的一个人说了声。

“不知廉耻…”

心像是被钝物击中一样,那一瞬间的痛让席倾握紧了拳头。

席倾知道,自己进组的真实情况估计大家都心照不宣,只是没想到,原来自己在他心目中,竟已经这种形象。

好一个“不知廉耻”…

祁言扫了眼方才在旁边说话的化妆师,而后走进了剧组在的楼层。

人已经走远了,席倾还站在原地,她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着心情,咬着牙将那些被折辱的自尊,被踩在脚下的脸面,即将要面对的鄙夷都压在心底。

她没有退缩的余地,所以无论如何,无论即将迎接自己的是什么,她都要去面对。

当席倾走进剧组所在的房间时,她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气氛好像凝固了一般。

导演看着她,不自然地笑了笑说:“席倾来了啊,快,先进剧组的群里,有什么事我们还要在群里商讨。”

其他几名主演和配角看着她的眼神也是带着审视甚至是几分鄙夷。

毕竟她是怎么被塞进来的,大家都心知肚明了。

席倾早就料到会是这般情景,倒也不去多想什么了,和大家打了声招呼就扫码进了剧组的群里。

演员都互相寒暄了声,可唯独坐在角落中的祁言默不作声,而因着他如今在圈子里的地位,剧组中的人也不能强求他什么。

正当席倾站在那里有些不知该去说些什么事,房门被打开了。

迎面而来的,是一个面容俊美的青年,看着差不多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许是刚从什么舞台赶来,一身蓝白高定服饰,发色也被挑染成雾蓝色,脸上的妆还没卸,一双桃花眸似笑非笑,带着少年的几分英气和不羁。

席倾看着他,脑海中冒出那句话来“天然一段风韵,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

“对不起啊,我来晚了。”

导演一见到他,眉开眼笑道:“我说牧尧你小子去哪儿了,再不来我就给你爹打电话了。”

“这不是有通告嘛,耽误了,江叔这次就原谅我吧。”

导演拍了拍牧尧的肩膀,说:“既然来了就好好演,别让你爸失望。”

“一定一定。”

剧组中的人好像都和牧尧很熟悉,都熟稔地和他打招呼。

席倾在一旁看着,她不久前才回国,对国内的圈子并不熟悉,面前的这个人,她也并不认识。

她默默拿出手机在微博搜索了一下“牧尧”这个名字。

下一刻就弹出了各种词条——

“当红爱豆牧尧参演《将军令》”

“牧尧舞台控制力”

“牧尧爱豆系妆容绝了”

……

哦,是个爱豆,还是当红的那种,怪不得会这般年轻恣意。

席倾在心里默念到。

这时,牧尧环顾一周,看见站在一旁的席倾,打量着她。

“这位怎么没见过,是个面生的人啊,你好,我是牧尧。”

席倾见他给自己打招呼,冲着他笑了笑说:“牧老师你好,我是席倾,以后请多多指教。”

因为她与牧尧现在算得上是陌生人,所以她的笑容中带了几分拘谨。

可这笑落在不远处的祁言眼里,确实怎么看都不怎么顺眼。

牧尧看着席倾,嘴角的笑意一点点扩大开来,眼里也带上了几分兴趣。

“以后大家都是一个剧组的人,一定会相互关照的。姐姐很漂亮。”

在说这话时,牧尧挑了一下舌,他的眉目间满是少年人的张扬,话里有几分调侃和坦坦荡荡的真诚。

祁言听到这话,垂下了眸子,眸中像是晕开了一坛沉墨,不知在想些什么。

气氛像是活跃了些,大家东一句西一句地聊着,表面上和和气气,背地里也无法去深究。

忽然,祁言的电话响了起来,周围人听到电话铃声,静了片刻。

“抱歉,我去接个电话。”

话罢,他便起身接起了电话往门外走去。

路过席倾身边时,她听到祁言说:“我这边还在忙,忙完去找你好不好,乖。”

他的面色比平常柔和许多,眉眼间也有了几分暖意。

席倾意识到了什么,僵在了原地,忽而又好似释怀一样淡了神色。

站在她身边的牧尧小声地嘀咕了声。

“我都说了祁言这家伙肯定有女朋友了,还不信我。”

因为离得近,席倾听到了他这话,嘴角有苦意蔓延,随后她自嘲地笑了笑。

她和祁言早在四年前就撕破了脸皮一样断干净了,硬生生把那些藏在骨血里的感情一一剥离,血肉模糊一般的痛她已经体会过一次了。

祁言走后,周围人开始窃窃私语。

“哎,话说这祁影帝也快三十了吧,这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啊,是不是那谁啊?”

“哪儿,人家才28,再说祁神长着一张18的脸好吧,女朋友的事,咱也不好揣测啊。”

“据说祁神很少拍感情线的原因就是早些年受过情伤?”

“情伤?你咋知道的?就祁神那样风光霁月,芝兰玉树的人,谁会让他受情伤啊?谁这么不知好歹啊?”

“这不是小道消息嘛,谁知道真不真呢…”

……

席倾听着众人的讨论,一时之间感觉周围空气有些稀薄,闷得她几乎喘不过气,她向导演说:“抱歉,江导,我有事先出去一下。”

江导点了点头说:“去吧,快些回来啊,等会儿我们还得剧本围读呢。”

席倾打开门,快步走了出去。

她刚一出门,就看到祁言站在走廊旁边接着电话,席倾离他有些远,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是见他的眉目都柔和了起来,想来应该是重要的人吧。

她站在门外呼了几口气,便见祁言挂掉了电话走到她这边来。

几乎是下意识地,摸不着头脑那般脱口而出:“你女朋友吗?”

这话一说出口,席倾就后悔了,可话已经不能收回。

祁言看她的眼神有些微妙,席倾也知道自己这话问得是多么不合时宜,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抱歉,是我多嘴了。”

祁言看着她,问到:“我的事,你很关心?”

“没,我和祁老师,本就没什么交集了。”

祁言听后,顿了下,而后低下头看了眼手机,“也是,我的事,如今你也管不着。”

他抬起头,看着席倾的眼,冷冷地说了句,“你也没有了那个资格。”

面前的人眉眼冷淡如同冬日的冰刃,刀锋出鞘的凛厉刺痛了席倾的眼,她攥紧手,将心底的那份委屈和苦闷压了下去。

“祁老师你放心,席倾以后绝对不会再打扰你。我来到这个剧组,如今只想好好完成自己的事。”

祁言轻嗤了声,“但愿…谁又能明白席小姐的心思呢?”

话声刚落,祁言便转身进了打开了门,与席倾擦肩而过时,席倾说了句。

“说真的,祁言,看到你如今这样,我挺高兴的。”

看到如今的你,在娱乐圈站稳了脚跟,一切的资本,流量都放在了你的面前,任你挑选,我真的挺高兴的。

四年前就盼着有这一日,如今的祁言,确实做到了。

“借席小姐吉言,毕竟这是席小姐一手造就的。”

>>>点此阅读《影帝你老婆又带球跑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