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圣医鬼手

小说:神医

作者:巴山老狼

角色:张景 李婉秋

简介:江湖传言:鬼手、毒面、白无常,见面不如见阎王!显示了三大魔头的恐怖之处。
药王传人张景,身怀绝技,肩负特殊使命。他是军中特战精英,他是救死扶伤的天使,他更是杀人如麻的魔头。
从军方回到贫困家乡,种田、卖菜,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与魔斗,誓要打造出“理想之国”••••••。
本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又不乏温馨之处,有儿女情长卿卿我我,有冷酷无情巧取豪夺,也有快意恩仇杀伐果断,爽感十足••••••。

圣医鬼手

《圣医鬼手》第3章 想打架出去打免费阅读

从张景自己介绍的状况来看,明显让李家豪感到失望。他叹了口气,无奈地安慰道,“年轻人,要多读书多学习!要有一番作为才行啊!”

常胜军的一番话语,让张景心里隐隐有种被挑衅的感觉,加上李家的冷淡态度,更是让他感到不爽。

对于常胜军这种依靠家族父辈的威权和财富的纨绔少爷们,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他故意叹了口气,“都行!其实我不挑剔的。”

说完,他又一本正经地补充道,“真的!在外漂泊这么多年,是该遵照爷爷的训示,回家完成婚约,娶妻生子,再搞几亩薄地,安心过日子了。”

“扑哧”一声,常胜军口中的茶喷薄而出。

李婉君那双美丽的丹凤眼中,犹如射出了一道杀人般的光芒。她从小就是众星捧月般的小公主,这种穷酸那能入得了她的法眼。

对于这个从天而降的所谓婚约,她也是刚刚听说,此刻还在云里雾里。

张景的一席话,彻底点燃了她的怒火,与其嫁给这种无赖,她宁愿去死。

她将头望向天空,两手合十,心道,老天爷,可怜可怜我吧!你就把这个瘟神收走吧!

常胜军把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更把张景的戏言当成了无知,他毫无顾忌的笑脸上尽显戏谑,“呵呵!笑死我了,这就是你的伟大理想?”

张景对大家的状态了然于胸,他不以为然,一副认真地望着常胜军,故作不解地问,“是呀!有什么不对吗?”

接着他更加严肃地继续忽悠,“娶妻生子,传承香火,几亩薄地,养家糊口,日出而耕,日落而息,这不正是我们追求的健康生活吗?”

“哈哈哈!”常胜军实在忍俊不禁地大声笑出来,他看张景就像看傻子一样。心想,原以为是个情敌,却原来是个垃圾。

“你们笑什么呢!这么热闹?”甜甜的声音刚落,一道靓丽的倩影就飘了进来。

这是一个中等身材,长相与李婉君有几分相似,虽少了几分妩媚,却多了几分纯真和活泼。

她瓜子脸、丹凤眼,挺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显得十分好看。

她环视四周,眼光落在张景这个陌生人身上。她微微一愣后,落落大方地伸出她的小手,笑容满面的轻声说道,“你好!我叫李婉秋,清江日报社记者。”

张景握住李婉秋那宛如白玉般的温暖小手,低声道,“我叫张景,应该算你的姐夫吧!离家漂泊了十五年的游子,现在无业,正准备回到药王谷去生活。”

李婉秋闻言,一脸愕然地问,“姐夫?”

她的美眸在张景身上扫视着,身高?马马虎虎。长相?不算讨厌。身材?嗯!瘦弱了些。穿着?有点寒酸,标准的农民工形象,如假包换。

李婉秋看着大家的表情,虽然不明真相,但也看出了里面有故事,只是碍于人多,不便于纠缠父母和姐姐细问。

看到李婉秋询问的目光,常胜军故着神秘的对李婉秋说道,“婉秋,你知道他要去药王谷干什么吗?”

李婉秋瞅了瞅张景,俏脸上充满诧异之色,“干什么?”

“他说这次回来,要在药王谷娶妻生子,传承香火,备几亩薄地,养家糊口,日出而耕,日落而息。”常胜军说完很是得意地等着看张景的笑话。

李婉秋眨眨眼,在姐姐身旁坐下,一脸坏笑地说,“你的意思是要带上我姐去药王谷生活?”

张景在背包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张,非常认真的点点头道,“这是我爷爷留下的婚书,爷爷的话不敢不听。”

对于这纸婚约书,与其说是对爷爷的尊重,不如说张景想看看李家人的态度。

李婉秋表情甚是微妙,她抢过婚约书,仔细阅读起来。

稍后,她转身将婚约书递给李婉君,一半认真一半玩笑的道,“还真是啊!”

李婉君接过婚书,看都不看就直接撕得粉碎,狠狠地扔到地上。她怒目圆睁,指着张景斥责道,“姓张的,半个小时之前,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更不要说什么婚约书。谁写的你找谁去,姑奶奶我不侍候。”

张景故作委屈地摸摸脑袋,他在背包摸索半天,又拿出一叠A4纸,死皮赖脸地说道,“你撕的那一张是复印件,我这儿还有很多呢!”

“你••••••!”李婉君的俏脸通红,一时语塞,她彻底被打败了,气急败坏地转身离开,上楼回自己的卧室去了。

常胜军瞅了眼懵懂的张景,神色骄傲,眼神中隐约流露出一丝轻蔑之意,他不屑地说道,“小子,我奉劝你离我们婉君远点,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

张景冷眼瞧着出言不逊的常胜军,他毫不掩饰心中的愤怒和冷酷之意。这种淡漠而无情的目光,令人不寒而栗。

“你们,你是什么意思?”他冷峻的目光稍纵即逝,微微露出一丝笑意,他轻飘飘地说了句,“瞧你那个掏空了的身体,有这个本事吗?”

“你想试试吗!信不信我现在就教训教训你?”常胜军站起身朝张景走去,他脸色狰狞,语气冷漠,眼神中露出一丝不耐之色。

张景的神色淡然,眼底一片宁静!他狡黠一笑,唇角轻扬,隐约的凝着莫名其妙的揶揄之意,他有些慢条斯理的轻声说道,“你教训我?我还真不信呢!”

李家豪见状微微皱眉,他欲言又止,眼神有些淡漠,神情有些麻木。

陈姨的目光在两个争执的年轻人中飘来飘去,透出一种机械和迟钝。

李婉秋那微妙而复杂的眼神中,爱恨交织,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急怒之色。她娇喝道,“常胜军,你想干嘛?想打架出去打。”

“臭穷酸,你知道与小爷我作对的下场吗?至少让你进医院。”常胜军闻言,犹豫着坐了下来,他趾高气扬,气势汹汹地指着张景怒喝,“你小子给我记住,小爷说过的话是算数的。”

“哈哈!常胜军,你也给我记住,在我与李婉君的关系变化之前。如果你敢越过红线,我会送你去火葬场。”张景毫不示弱地说。

>>>点此阅读《圣医鬼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