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与仙共舞

小说:玄幻

作者:不爱吃鸡腿

角色:张分 张分痴

简介:地球之子,闯入古地狱,身落修仙者的世界,拨开层层迷雾,找回真我,修仙界的科技元素,一副棋盘挡万仙,轰杀九天仙界,为仙域的崛起而战。

书评专区

与仙共舞

《与仙共舞》第3章 长生府免费阅读

这里是古城门前,张分只能抬头仰望,城门上竖立着一块无字城匾,它座落在古城的正中的位置,以座落而定义,

只是因为它太巨大了!

足有两个篮球场的大小,入眼朴实无华,却散发出更为古朴的气息,

这种沧桑感,令人敬畏不敢去亵渎,在城内圣光的映衬之下,更是愈加古老和神秘了。

无字城匾的正下方,

两扇巨型的城门紧紧闭合,同样的宏伟而磅礴,气韵非常,偶尔有丝丝圣光从门缝中溢出来。

只是古城外围的景色,就已经将张分震慑到麻痹了,若不是先前见到过地狱石碑,当真以为来到了传说中的南天门。

「请问有人吗?」

他一边拍打城门,一边开口呼喊。

他很期待门突然打开,走出一个仙女姐姐,哪怕不是,最差也得是黑白无常了吧。

城门上出现了蝉翼般的光幕挡住了张分的手。

光幕的出现微不可查,但是可以感觉到,光幕正在对他进行加倍反震,只是轻轻的拍打,就震的他的手臂有些发麻,出现丝丝痛楚。

古城内没有回应,又等了良久之后,还是没有,除却他的声音外,周围和当初一模一样,没有丝毫意外发生,终归寂静中。

「没人,我可要撬门了!」

还是静,还是没有回应,死寂死寂的,这里很有可能是一座神圣的死城。

咣当!

张分手拿一块板砖大小的星陨,朝着城门狠狠地砸了过去。

嗡!

古城门显现出光幕挡住了这颗星陨,星陨被震的粉碎,化作齑粉,城门依旧如初,没有丝毫的破损和改变。

张分又接连尝试了很多次,甚至周围已经没有星陨可以扔了。

他稚嫩的脸上,有些愤怒,迈着短小的步子,走到距离城门较远处,一段助跑后,用脚奋力的踹向城门。

嗡!

张分被光幕崩入空中!

他的身体破碎,骨骼断裂的声音传了出来,疼的他眉目狰狞呲牙咧嘴,这种疼痛钻心入骨,震慑灵魂,哪怕再傲骨的人也会悸动不支。

疼痛发麻的身体正以抛物线极速下坠!

咚!

落入泉池中,随即有浓郁的生命之力汹涌入体,在极速修复着受伤的身体和灵魂。

不一会张分就恢复如初了,不愧是可以生死人肉的神泉。

「别想拦住我!」

张分重复着先前的动作,只不过这次更加用力,在脚踹向城门的时候,光幕再次出现,骨骼粉碎声更加真切,灵魂也出现了痕迹,全身血肉一片模糊!

又是以抛物线的形式降落,从原点又回到原点……

他坠入泉池,生命之力再次涌现,将垂死的生命恢复。

「啊,我就不信打不来这门了!」

张分有一种感觉,这扇门后或许是他脱离这种处境的唯一希望。

他迫切的要打开这个希望之门,

身体不由自主起来,像是有虚无的东西在诱导他的意志,让它一次又一次,一直反反复复的用身体冲击这城门。

就像一个不甘寂寞的灵魂,或许在如此境地里活着,真的还不如直接了当的死去。

过了太久…

他靠着更远的助跑借力,凶猛的冲击城门!

城门的光幕就像打不碎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这次又把他弹开了。

没有听到骨骼断裂的声音,也没能再听到他的嚎叫声传出。

其实他早就发现了,这种反反复复的经历就像是一种对肉体的锤炼。

每当身体破碎一次,进入泉池恢复后,就会变得更加硬实,他一拳砸中一快颗陨石,陨石四分五裂。

他已经想尽了一切办法,去对付城门上的这层光幕。

甚至想到用童子尿祛除!

但他也不知道,如今变小了的自己,还算不算童子身。

他也谩骂了很久,可是一番折腾下来,城门依旧纹丝不动,如初。

仿佛无论如何都将挡不住他现在的想法,他深深认为,古城中一定就是希望,他不想一直呆在这个死寂的空间里。

啪!

他又一次落入了泉池中,这一次他感觉到腚底下一凉,一定是坐在了什么东西上。

张分顾不上疼痛感,用手摸索着,最后从腚底下掏出一个光滑的玉珠子。

玉珠子浑圆,乍一看玉制还算可以,要是仔细看的话,玉珠子内部的有些地方碎裂了。

「玛德,破玩意!」

他抓起玉珠子朝着古城门扔了过去。

嗡!

玉珠子散发着波动,没有如预想的一样砸下去,而是悬浮在了空中,如同星辰般在自转。

这个时候,

古城门之上的无字城匾被激活了!

上边簌簌的掉落着蜕下的外壳,像是有了生命,发出阵阵的轰鸣声,像是在感受着重生的兴奋,又像是在倾诉着悲苦和不甘。

等到外壳完全蜕去,城匾不再沧桑,而是多出了一圈更多色彩的雕纹,除了雕纹外,牌匾之上还勾勒出三个黄金字体。

三个字苍劲有力,下笔有神,很非凡,字体上方光波流转,有咒文在流动。

「长-生-府。」

张分一字一顿的念出口。

这种文字非常的古老,在地球上早就不再使用了。

他还看到,在字体的下方正中间的位置,有一处空缺,里面镶嵌着一株小树,看着绿油油的,也不知道死了没有。

在小树下方也有一排黄金小字,不过已经看不太清了。

张分本想再仔细看看,这时候,古城门嗡嗡嗡的震了起来,正在缓缓的开启,气势宏大,声音也如雷贯耳。

他欣喜若狂,还没等城门彻底开启,就抓起玉珠子,侧身穿过门缝,冲入长生府中,先前的光幕也没有阻拦。

张分进入长生府内,心情很迫切,是好奇还是充满希望,到现在他也说不清楚了,但所谓的希望具体又是什么,就更不好说了。

如果非要说的话,他觉得会有有多种,比如这里有着可以让他重返地球的东西,以孩子的身体再活一世,这应该很爽吧,

再比如这里有着成群的仙女,哪怕生生世世不离开这里,也不会让自己太过寂寞。

张分环顾了一圈,

长生府的内部磅礴且无比的巨大,在圣光照耀下的宝石瓦片光彩夺目,新奇而灵活,

地面上排满了各种各色的宝石,蔓延到城池中每一处,直到再也看不见的地方。

亭台楼阁建筑数不胜数,琳琅满目、形形色色、多而不杂。

屋顶的四个角微微翘起,立着异兽的雕刻,避免了造型的冷峻,优美的镶嵌在房顶上,仿佛建筑本体成了天地的一部分,不需要任何的衬托。

每一处的建筑群分布,都非常的合理,留出供车辆行驶的宽阔路段,或是留出供行人走动的各种路口。

这里的建筑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所有的建筑全部漂浮于突兀而起的白色玉台之上,青砖玉瓦,石基飞檐,微妙神奇。

白色玉台托浮着每一座建筑,使得建筑浮空而立,与城池的地面有着半米多高的距离,所以可以清楚的看到建筑的底部。

建筑的底部有很多黑色的印记,是花草干枯腐蚀所致的,幻想曾经的样子,这里是多么神仙的地方。

张分想要推开这些门户,进入其中,但是数不清的建筑物都已经打上的禁制,无法进入其中。

城中有很多的枯树,有些生落于城池中的繁华之地,似一种装饰,有些或点缀于园林之中,依山伴水与园林融为一体。

如今它们已经毫无生机了,有些已经再难经得起时光的蹉跎,轰然倒塌。

他看见在城正中央的地方,有团光柱冲天而起,似屹立天穹之上的一根大棒,挥洒出无尽的圣光,城中所映射出的光彩以及城池之外几百里的光亮都是来源于它。

张分顺着光柱的方向仔细看去,光柱中心除了有很多浮空的宝石外,仿佛能够看清一个女子的轮廓。

她长发飘飘垂入腰间,身材婀娜匀称,双腿细长而笔直,足尖下垂如同天使降临令人想入非非,其他的就再难以看清楚了,或许会有着绝世的容颜吧,

这光柱已经大到不可预测了,倘若里面真有一个人的话,这人又得多大啊。

就在这个时候,城中光华加速流动,很多奇怪的字符和咒文符号出现在古城表面。

张分看着远处的建筑物,能够清楚的看到这古城在收缩,在缩小着。

城内所有的事物也都在缩小,这里的一切都小到看不见了,花生大的古城最后也消失了,就像曾经的感受都是幻觉,先前看到的一切并不真实了。

张分痴站在原地,当前所有的预想顷刻间都破灭了。

怎么回到地球?

哪里还有仙女?

城都不在了!

幻想也没必要存在了!

再一次处在一片死寂中,空间漆黑无比,伸手不见五指,不过还有一个地方散发着微弱的光泽。

张分跑向那一处光亮,怕它也会消失。

他看到,这是一方古老的井台,在井台的上方砌成了相称的井沿。

张分来到井沿的一侧,低头朝着井内探去, 井底有着数不清的银色颗粒,这些银色的颗粒被一层雾气掩盖,像是距离非常的遥远,朦朦胧胧难以看清楚。

嗡!

玉珠子脱离手心,悬浮在井口,散发着一种特别的能量波动,不一会,这口井也有了反应,同样散发出类似的能量波动,更像是一种回应,疑似在沟通。

井口突然显现出很多奇怪的符号,这是规则秩序形成的封印咒文,它们从井口的中心朝着边缘收拢,直至所有的咒文全部归拢到井口边缘。

封印被开启了,井中朦胧的迷雾也同时被拨开,最后显现出原本的模样,此时已经可以看到井中的一切。

张分看到井里面的世界很大,而且出现了无数的气泡,

每一个气泡都是一个星域,每一个星域距离另一个星域无比的遥远,每一个星域中又包含很多个星系。

很真切的将每个星域比作一个石榴,那些石榴子就好比是星系,

星系中星辰闪耀,有流星划过,有星辰破碎,也有星辰诞生。

其中,每一个星系的风景都有些区别,每一颗星辰也都有属于自身独特的气息和能量波动,

张分看的很入神,并没有注意到,他身前多出了一块黑色的陨石。

张分顺着微光看去:「啊,踏马的,又是你!」

正是先前遇到的那个怪物,它又来找张分了!

它神不知鬼不觉的突然出现,怪物扣下一颗眼珠子,放在口中咀嚼,粘稠的液体顺着他的下巴流淌,这些都被张分看的一清二楚。

他惊慌失措,踉跄的后退,脚下打滑,坠入下界井内。

张分的身体在极速下坠,井口瞬间封闭了,规则的咒文也重新出现在上方井口。

再坠落了几十米后,张分停止了下坠,他漂浮在井下的空间中,这片空间太大了,没有尽头可言。

整个空间里的一切,比在井口看到的更加壮观!

现在更像近在咫尺,能够更清楚的看清不少个星域了,甚至有些星系中的一切也能更清晰的显现出来了。

「宇宙!」

张分恍然大悟,原来这个空间就是宇宙的一角,他正从一个很清晰的角度来观察宇宙。

但他始终没有发现银河系,可能银河系处在更为遥远的地方吧。

他看到,有一处虚空中被撕裂出一个大口子,隐约可看到大口子的内部,那里有一个很梦幻的世界。

其中仙气弥漫,此时正从里面飞出了不少人影,他们的目标是一颗荒古星球。

下方的这颗荒古星球很特别,他比其他星辰大了千万倍之多,与身边的几颗小型星辰组成一个星系,同时它也拥有着和梦幻世界一样的仙气,而且仙气非常纯净,虽然不上梦幻世界仙气浓郁,但它还在极速的增加着。

此刻荒古星辰上空又出现了另一波人,不一会这些人就大打出手,厮杀了起来,

他们释放着法术一样的能量、互相攻击,有些人被瞬间击杀,有些则是凶猛到无人可以匹敌,造成了以一敌百的局面,随着时间的推移,战斗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令张分震惊的是有些星辰因为战斗被毁灭,甚至还有一些微型星系都炸开了,这实在是太壮观了,荒古星辰的人拼命的守护着这颗星辰,甚至将梦幻世界的人一度打到溃不成军,让梦幻世界的一些来犯者仓惶逃了回去。

突然,距离荒古星辰的不远处的其他星系中,也出现了不少形形色色的人,他们也开始疯狂攻击荒古星辰,

在梦幻世界和其他星系的合作下,荒古星辰的人已经伤亡殆尽!

马上就要失守了,有很多荒古星人主动燃烧了身体,化成一道道银光去封印梦幻世界的出口,

在梦幻世界即将被封印的时候,梦幻世界来犯者配合那些星系的来犯者合力发出一击,击穿了荒古星球,

荒古星球也因此变得四分五裂,一块破碎的大陆冲入虚空消失了,它将带着最后的希望离去。

与此同时荒古星辰彻底失守了……

能够看到,荒古星人在怒吼,有更多的人在燃烧身体,每一个生命被燃烧殆尽,就会有一道银光冲入梦幻世界的出口,最后梦幻世界终于消失了,但那些星系来犯者依旧在进攻他们的星辰。

就在这个时候,上空中又出现一个人,他是在战斗中唯一存活的荒古星人。

他手持金色小鼎,仰天长啸,极度癫狂,金色的鼎徒然变大,燃烧熊熊烈火,化作金光结界,护住了破碎不堪的荒古星球,男子撕裂虚空,远遁而去。

片段到此就结束了,不知为何,张分的眼睛莫名的湿润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张分这个未知数的出现,从而导致宇宙空间错乱,扭曲了正常时空的轨道,跨越纪元的长河,回放出一些历史的缩影。

张分整理情绪,往头顶看去,在他的头顶上浮动着成群结队的小方块,它们穿过一处空间又在另一处空间显现出来,闪越般的极速运动着,眨眼撕裂空间跨过亿万光年后又跃回原点,

如果把它们飞行的轨迹模拟出来,每一个方块都好似拖动着很长的尾巴,其实它们本身只有巴掌大小,所谓的尾巴,不过是他们在撕裂时空的时候留下的残影。

它们是空间元素,是宇宙中最古老的元素之一,拥有穿越平行空间,进行空间跳跃的能力。

张分伸手触摸,空间元素化为齑粉消散,而后又复原,很虚幻,不像真实存在的东西。

这些元素像是对突然出现的张分很感兴趣,它们朝着张分这边汇集而来,越聚越多,元素大军将张分整体包裹了起来。

元素大军在闪动,频率越来越快,随着啾啾啾的声音传出,元素大军带着张分冲入平行宇宙的内部,朝着一个方向进行空间穿梭。

在空间穿梭中,张分并没有感觉不适,他发现有很多星域看似近在咫尺,但真实的距离却无限遥远,

之前已经见识过空间元素的速度,现在元素大军早就穿梭很久了,但还是没有到达目的地。

目的地在哪里?又到底有多远?

张分并不在乎,因为空间穿梭的感觉真的很爽,他见识到了更多不可思议的画面。

他还发现很多大型星系已经整体暗淡,好像即将走向毁灭尽头,还有一些星系很是特别,它们没有任何亮光,充斥着无边的黑暗,也看不见有没有星辰存在,只留有星系的轮廓,像是已经灭亡了。

在元素大军的带领下,不知道穿越多少星域,终于朝着一个星域在靠近。

张分看不出这个星域与其他星域的区别,元素大军为什么选择来到这里,他也不知道。

他闭目养神,静静的等待,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元素大军要带他飞到哪里去,不过感觉快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声音传入张分的耳朵:

「这不是她」;

「早看出来了」;

「你不早说」;

「你瞎啊?」

是两个小孩说话的声音,这声音把闭目养神中的张分惊了一个激灵,这是这段日子,第一次听到除了自己以外有人说话的声音,只觉得这声音太亲切了,顷刻之间已泪流满面。

「谁?」张分擦着激动的泪水,急切的环顾四周,四周空空如也,一个人影都没有。

他认为这声音一定是出自附近,因为周围的一切都太空旷了,就算距离自己很近的星辰有生命,也不可能听的这么真切,毕竟还有很远的距离。

这声音并没给他回应,转眼已经穿过星域保护层,到达了星域的内部。

这个时候,说话的声音又出现了,一个声音说: 「妖女说让我们生生世世等一人,会不会是这个玩意。」

他的声音像是质问,又夹带着些许浮躁情绪,可能他是对于现状并不满意。

另一个声音说:「嘘,那是个可怕的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出现,我们执行就是了。」

这个孩童的声音有点起伏,能感觉到他很恐惧第一个声音提到的那个妖女。

张分不知道妖女是谁,地球上没有关于她的传说,但是觉得很厉害的样子。

第一个声音继续说道:「可恶的人,都消失亿万年了,其执念意志还在强行让我们执行任务,我记不清等了多久了,找个有生命的星系把他扔下去!」

这个小孩的声音很气愤,那个可恶的人应该是他说的那个妖女,不满情绪也来自所说的妖女。

「这样不好吧,我记的她说,要让我们把这个人接引到第四十七号星域,主要是刚才看到一些历史缩影,扰乱了我的思维,反正也过去也这么久了。」

第二个声音依旧内敛很多,可能是对于那个妖女更为恐惧,不过话语中也充满暗示。

「对啊,这么久了,就当忘了,快找个有活物的地方,把这个玩意扔下去!」第一个声音越来越浮躁,他很不耐烦,也对第二个声音很不满意。

「下一秒,就要自由了吗?」第二个声音响起,在自由和向往面前,她彻底妥协了。

元素大军极尽闪耀,绚放色彩,他们汇集成大手的形状,大手拽起张分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回旋,朝着一颗破碎的星辰扔了过去。

这颗星辰没有处在星系中,而是单独形成一个星系,它非常巨大,但已经破碎,中间一个圆形的大窟窿,大到能塞下一颗不小的星辰,因为破碎所致,分出好几块大陆和海洋浮在虚空上,勉强围成一个星辰的形状。

这很像时空回放中看到的那颗荒古星辰,但颜色又比之暗淡的多。

「那颗祖星。」

声音落下,而后元素大军化作无数荧光消失不见了…

「啊啊,亚麻带…」张分顿时炸毛了。

他不由的喊出前世鬼子语,可能对于鬼子这个神奇的物种记忆犹新,他们品性恶劣,擅长制造一些见不得人的玩意,张分很厌恶这些。

紧接着有一种令人窒息的冲击力瞬间蔓延全身。

>>>点此阅读《与仙共舞》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