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江湖:谁是王者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赵善军

角色:黄锦 陆绎

简介:嘉靖皇帝朱厚熜下令抄掉宰相严嵩家中时,锦衣卫在严世藩卧室中抄到一幅绝世美人图,嘉靖看到,惊为天人,为之神魂颠倒,秘密下令东厂锦衣卫必须找到画中人。
国师许玄风夜观天象,发现异象,算出将有龙气降临南方,为保大明江山,决定在龙气凝聚之前毁掉龙穴,在得到皇帝同意后,他带了远古流传下来的伏羲离天卦和斩龙诀出京,但是他却不知道伏羲离天卦所藏的天大秘密。
诡异江湖,权谋变天,术士英雄,豪强逐鹿,谁是天道?

书评专区

喜欢黄牛茶的赵副局:一般般,太过公式化的写法

江湖:谁是王者

《江湖:谁是王者》第1章 美女图(3)免费阅读

早上,戒备森严的北镇抚司衙门。

镇抚司分北镇抚司和南镇抚司,北镇抚司在京城,南镇抚司在陪都金陵,因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的时候,依旧在原来都城金陵留下行省六部府衙,所以分成了南北行省六部衙门。

当然,南方行省的六部衙门只是摆设而已,没有什么实权,只是方便皇帝回来祭祖而已,久而久之,固定了下来。

陆绎一身便装在内堂悠然自得品茶。

他刚刚练完功,衣服上还有未干的汗迹。

他才三十多岁,但已经青云直上,被任命为锦衣卫指挥佥事,成为叱咤风云的人物,而且是人见人怕的大人物,虽然还不是最高位置的都指挥使,但是却由于他陆家和皇上的关系,实际上却在行使着都指挥使的权力,统率着锦衣卫。

虽然这当中有他父亲陆炳的关系,皇上感念他父亲在世时的忠心耿耿,让他子承父业,世袭爵位,但是如果他没有真本领,皇上也不会短短几年之间便将他往上戳升,把锦衣卫的实权交给他,完全可以让他挂着虚职领取俸禄就是。

他不光继承了父亲的职位,也继承了父亲的独门武功——弯月刀,刀法造诣更是超越了父亲,因为他在原有的基础上改良了刀法,令到原来的刀法更流畅,更有威力。

父亲在生的时候,便已把他带进锦衣卫,他不是纨绔子弟,他可是经过实战的,身上还带着当年上战场所留下来的战伤,这才是皇上看中他的真正原因,他自然清楚,所以他更要精益求精。

父亲去世之前,与掌管东厂的司礼监黄锦被誉为皇上的两只手,尽管严嵩严世藩父子很了不起,但也不敢得罪这两个人,因为无论诋毁这两个人什么,皇上都不会听的,即使诬蔑这两个人图谋不轨,皇上也不会相信的,只有这两个人才是皇上真正的心腹,所以严嵩父子绝对不敢碰这两个人,形成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如今这种均衡的局面随着严嵩父子被抄家下狱而打破。

皇上的另外一只手还在,他发誓要成为皇上的一只新手。

“哟,陆大人,好悠闲呀。”黄锦人未进门槛,声音已经先传进来,接着迈着方步走进来,他没有穿礼服,换成了平民装束。

陆绎一见,吓了一跳,急忙离座相迎,恭敬作揖:“哟,督主来了,有失远迎,请督主见谅,那些当值的人竟然不进来通报一声,该问罪,杖责三十。”

黄锦摆摆手,说道:“是洒家不让外面的人进来通报,与你手下无关,不要责怪他们,你若是责怪他们,就是责怪洒家了。”

陆绎连忙说道:“卑职不敢,卑职不敢,督主也真是的,有什么事派人来传唤一声,晚辈自当去拜会督主的。”

他话锋一转,已经把两人的关系拉近了许多,不再是冠冕堂皇的官腔客套话。

黄锦笑一笑,说道:“你陆大人面子大,没办法,如果洒家不亲自来跑一趟,皇上会要了洒家这条老命的。”

陆绎:“若然没有督主的青睐和提携,在皇上面前美言,晚辈不可能会有今天,晚辈的面子都是督主给的。”

黄锦:“果然是虎父无犬子,陆炳有儿如此,可以含笑九泉了。洒家真替这位逝去的老朋友高兴,算起来,你父亲和洒家以兄弟相称,你还真是洒家的晚辈。”

陆绎:“伯伯以前的教诲,陆绎都一一谨记在心。”

黄锦:“好小子,又要套伯伯的话,伯伯本来不想打扰世侄,但不得不来。”

陆绎一愣,谨慎问道:“什么事要劳伯伯的大驾亲自光临?”

黄锦心里暗暗说道:“吓吓你小子。”

他装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拖长鼻音说道:“坏事,大坏事。你用脑袋想一想,这段时日皇上几时令洒家我出过宫?一旦出宫,那就是天下大事。”

陆绎当即咚的一声,心脏狂跳一下,吓得脸色变青,结结巴巴问道:“伯伯,我陆绎可从来没干过对不起皇上的事,也没干过对不起伯伯的事情,更没干过危害大明江山社稷的事。”

黄锦脸色一紧:“哼,还说你没干过坏事,现在就有一桩,累得伯伯要来跑腿一趟,差点累死了。”

陆绎一愣,接着恍然大悟,哑然失笑。

黄锦:“你笑什么?”

陆绎:“侄儿该怎么称呼您老人家?”

黄锦一愣,看一看自己穿上的便装,笑道:“随你意思,随你意思,你想怎么称呼就称呼。”

陆绎:“督主?”

黄锦:“也可以,但不够亲切,还是伯伯听得亲切。”

陆绎:“差一点没被伯伯活活给吓死,伯伯是身穿便服而来的,也就是说不是为正式的公务而来,所以不是我出事了,而是要我去办事,我怎么忽略了这一点,伯伯刚才是故意吓唬晚辈的。”

黄锦笑起来:“现在才意识到?吓到了没?”

陆绎抚着胸口说道:“吓到了,而且吓破了胆。”

黄锦哈哈大笑,说道:“以侄儿的身份和地位尚且被吓成这样,可想而知皇权是无上的,老实说,别说是你,今早儿伯伯也被皇上吓得冷汗浃背,肝胆也差点给吓破了。”

陆绎犹豫一下,问道:“与我有关?”

黄锦:“这回让你猜个正着,皇上要见你,快随伯伯去。”

陆绎:“觐见皇上,总得要换上官服,请伯伯稍等一下,让侄儿穿回正装。”

黄锦一挥手,说道:“不用穿官服了。”

陆绎:“这么急?”

黄锦:“皇上已经等得很着急,你说急不急?”

陆绎:“伯伯,请。”

黄锦迈步就走,陆绎紧随其后。

黄锦:“点清了严家的东西没?”

陆绎:“还在清点,他妈的,太多东西了,这两父子真贪婪。”

黄锦:“抓紧时间。”

陆绎:“是,侄儿已经加派人手在抓紧盘点清算,再等两三天吧。”

黄锦沉吟一下,说道:“不等了,明天就要办妥,在原有清点出来的基础上虚报多一点就是,但也得要清点完,那些文物估算一下价值,金银珠宝直接充入国库去。”

陆绎:“好,听伯伯的,这回严嵩严世藩父子无法脱身了,比皇上还富有,用富可敌国说他们严家也不为过。”

黄锦:“他们太贪了,贪得无厌,贪赃枉法,还不满足,还想贪掉大明江山,这回神仙也救不了他们,有没有漏网之鱼?”

陆绎:“让燕飞鹰带着严小月给跑掉了。”

黄锦紧皱眉头,然后轻叹一口气,抬起头望着天际,缓缓说道:“徐阶高拱海瑞他们知道吗?”

陆绎:“高大人海大人不知道,我严令镇抚司上下不能透露半句出去,等伯伯发话。”

黄锦:“这件事不能告诉皇上知道。”

陆绎:“侄儿没写进奏折里。”

黄锦:“很好,做得很好。”

燕飞鹰是是什么人?严小月又是何许人也?为何黄锦如此紧张?

陆绎心里这样想,但却没有这样问,因为他知道这种秘密自己不知道更好。

>>>点此阅读《江湖:谁是王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