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桃花笺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络夏

角色:魏岚 瞿狄

简介:【双强+甜宠】【桃花笺ⅰ】为了给青梅竹马报仇,魏岚选择嫁给罪魁祸首的皇上。在亲手喂了皇上六年慢性毒药后,她才发现这一切不过是他人阴谋。每个人都在算计,唯有皇上算计的是她的心。在一场场算计较量中,魏岚终于坦诚面对自己的心,收获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月老庙里桃花林中,粉衣女子手握许愿签,一对同心蛊乖巧的悬浮在光晕里。
“一生一世一双人,生当同衾死亦同穴,汝之所愿,吾已应矣。此同心蛊,便做报酬。”

书评专区

焰心大裂谷的最峰巅:看个半截真的是很影响心情,希望作者快点更新

孩儿妈:故事情节特别棒,不拖泥带水,略带一点虐,五星好评

艾睦:好看,就是不知道会怎么发展

爱吃萝卜馍的马家主:真的不错喜欢看

用户81328392:好看呢,喜欢

桃花笺

《桃花笺》第三章:互许衷情免费阅读

瞿狄没有回答,只是揽着马绳的手收了收,将她拥得更紧了些。魏岚往身后靠了靠,似乎能感觉到他呼出的灼热气息,拂动着她耳后的发丝。

瞿狄的声音在耳后沉沉地响起:“小岚,放菱儿一个人边州,我不放心。”

他说着,下巴轻轻的蹭了蹭她的脸,那柔软的肌肤传来的温度,在他的心上灼烧出了一个印记。

他第一次如此放纵的靠近她,唤她小岚。以往的所有修饰都被他统统舍去了,他终于还是决定了自私一回。

他不是尚书府的小公子,他做不得那么洒脱,哪怕是死了也不愿让那人知道自己的心意。

他自私的很,他喜欢得紧的人,也得要把他摆在心尖上。哪怕是死,也要占着那个位置。

所以即便明知此去生死难测,他也要她知晓自己的心意,然后时刻惦记着自己,心心念念,不敢忘。

魏岚被他这轻轻一蹭,乱了心绪。红着耳根垂下小脑袋,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牵着缰绳的细长五指。

看着看着,她便想起了瞿菱方才在马车中提起的事,眼中滑过了一抹坚定。

她突然伸手覆上他的手,纤细的五指顺着他的指缝穿过,紧紧的扣住了他的手。

她的声音依旧是软软的,柔柔的,仿佛是一根细细的菟丝草,紧紧的攀附在他的心上:“狄哥哥,你去吧,好好护着菱姐姐,我等你们回来。”

这仗,总是会打的。新皇年轻气盛,受此奇辱,定会很快将面子找回来。到时他就可以带瞿菱回来了。

瞿狄眼里是盛不住的温柔,嘴上却是一阵轻笑,“那若我们去上了十年八载的呢?”

“那我就等上个十年八载。”魏岚毫不犹豫的答到。

瞿狄一愣,又问:“那……若我们回不来了呢?”

“那我便先替你们报了仇,谁害的你们,我就去害谁。然后再去寻你们。”

“你爷爷和哥哥,总是要你嫁人的。”

“我病了,好不了,只能在家将养着,没人会想娶一个病入膏肓的女人。你们不回来,我就好不了。爷爷和哥哥他们人很好的,不会逼我。除非,是你不想要我了。”魏岚低低的说着,耳根早已红透。

这些话,不应该是她一个女子说的,若让别人听到了,定会说她不知廉耻。可她心中就是笃定,瞿狄不会。

“我只要你。”瞿狄忍不住紧紧的抱住了她,贴着她的耳根呢喃着,宣誓着。

他不放了,一辈子都不放。等他回来,他就娶她。

瞿狄将她放下马前,从怀里掏出了一枚玉簪。

玉簪顶端上雕刻着一只乖巧的小兔子,镶着两颗小小的红宝石做它的眼睛。簪子上还带着他胸膛的温度,他帮她将玉簪插进发髻,有些遗憾的说到:“这本是想送给你做及笄礼的,也以为不能再亲手送给你了,就想带在身边做个念想。现在想想,还是觉得放在你身上比较好。”

魏岚想了想,将自己用红线一直挂在脖子上的小锦囊解了下来,戴到了他的脖子上。

她侧着身子,一边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帮他将红绳系好,一边红着脸小声的说着:“这是我满月时娘亲替我缝制的小香囊,里边装着我的头发,娘亲说那是给我的护身符,可保安康。如今给了你,你和菱姐姐一定要平安回来。还有……”

“还有?”

“这护身符戴上了,你就一辈子都不能摘下了的。”魏岚抬眸,认真的说到。

瞿狄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嗯,一辈子都不会摘下。”

魏岚站在茶寮边的老槐树下,凛冽的风吹得她发丝飞扬,衣袖和衫群被吹得猎猎作响,衬得她的身形十分削瘦,她却全不在意,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远方。

魏子峰从跟在她身后的马车上下来,将自己的黑色大氅披在了她的身上。

魏岚紧紧的拽着那大氅的襟口,看着远处的山岚,忽然问到:“哥哥,你知道当今皇上是个怎么样的人吗?”

瞿菱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小心皇上。

她不解,却总觉得有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瞿菱也不好说的。

魏子峰虽然奇怪她为何会突然问起皇上的事,但还是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所知告诉了她。

当今新皇是先皇的第七个儿子,也是最不受宠的一个儿子。他与先前谋反的五皇子同时魏太妃所出,只是生他时魏太妃差点难产死去,所以对他一直不是很亲近,便将他放到了刘妃那儿养着。

刘妃原是皇后随嫁的婢女,也算是有几分手段,曾得到过先皇一段时间的盛宠,不过后来因为一些事惹怒了先皇,便被打入了冷宫。只是由于当时五皇子天资着实太过耀眼,魏太妃又一直不喜这个七皇子,也没有跟先皇求情,就让他继续跟着刘妃,在冷宫里待了好些年。直到五皇子叛国罪发,他才被魏太妃接回了身边。

先皇病重时,太子和三皇子之争已进入了最激烈的阶段,朝中重臣纷纷站队,谁知最后登上皇座的,却是这一直都不起眼的七皇子。

新皇登基后,太子党和三皇子党的主要成员都被判诛九族,皇后出身的那百年世家更是一夕崩塌,太子和三皇子也被新皇永久囚禁在了皇陵里,美名其曰是替先祖守陵以赎其罪。

也正是因为他对朝堂的这番大清洗,才让敌国钻了这青黄不接的空子。

魏岚裹紧了身上的大氅,垂眸不知在思索些什么。风越发的凛冽,暮色也渐渐降临,魏子峰心疼的看着她,摸了摸她的头发,道:“再过半个时辰,城门就要下锁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晚了爷爷会担心的。”

她顺从的点点头,摸了摸头上的玉簪,跟他上了马车。

这一年,瞿狄十七岁,跟着东珠公主的和亲队伍,一路去了边州,后音讯全无。

这一日,瞿菱十六岁,穿着一身火红嫁衣远嫁他国,惊艳四方,在史书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这一夜,魏岚十五岁,在及笄礼之前,她不知道,她将失去什么。

帝师孙女魏岚自赏月宴上晕倒就一病不起,帝师魏守一遍寻名医,可魏岚的病还是一日重过一日。

太医院首说,只能将养着,听天由命。

先前有几户想攀上帝师的人家,一听这消息便纷纷歇了心思。

魏岚及笄的那日,魏守一没有大肆操办,只是依着魏岚的意思,请了几个亲近的人为其庆祝。

忠勇侯府夫人给她送来了几份贺礼。

其中一个锦盒装着一件绣工精美的嫁衣,管事嬷嬷说那是她们的嫡小姐亲自绣的,特意叮嘱了她们要在及笄礼这天代她将嫁衣送到。

而另一个锦盒里放着的,是一幅丹青。

那是瞿狄做的画,画中花团锦簇间,两个娇俏美丽的少女相互嬉闹着,一个身着红衣眼神灵动,一个身着白衣神色娴雅,在她们身后树下站着一个白衣少年,面带笑意的看着她们,眼神温润如玉。

她静静的摩挲着画中人,指尖描绘着他们的眉眼,微微红了眼眶。

彼时距离瞿菱从京城出发,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算算时间,他们应该进到达边州了。

如今边州十二城还未收复,他们此时应是在边州仅剩的云州城里,等着大婚之日的到来。

魏岚母亲早逝,魏子峰还未成亲,整个魏府除了魏岚外再无女眷,所以及笄礼请来的主行笄礼者,是魏守一那嫁入皇室的族妹,当朝太妃。这是他们能想到的,与魏岚血缘最亲近的女长者了。

这位太妃在先皇还在时就成日呆在自己的宫中礼佛,若非是有重要的事,轻易不出宫门。当日魏岚在赏月宴上晕倒,也多得她将她带回寝宫休息。

魏守一去请的时候,原以为她会不同意,谁成想她一听就点头同意了。

加笄请的是忠勇侯府的瞿夫人,用的是那枚瞿狄亲手给她戴上的玉兔簪。无论是因着瞿菱还是瞿狄,瞿夫人与她都意义非凡。

瞿夫人应是知道了自己小儿子的心意的,魏岚也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品性十分了解,对她自然十分满意。

魏岚与瞿狄的事,瞿夫人也已经让自家老爷与魏守一提过了,彼此都对着两个小儿的婚事很满意,所以私下里也将对方视作了亲家,就等着瞿狄从边州回来,就会将两人的亲事提上日程。

只是他们没想的是,这事还没来得及被摆上台,就被一道明黄色的人影给彻底掩了下去。

皇上命他身边的大公公给魏岚送来了贺礼。

一尊凤凰衔珠琉璃灯,顶上是一颗如核桃般大小的夜明珠;一整套鎏金掐丝头饰,其中那枚金钗上的凤凰栩栩如生,仿佛随时会振翅高飞。

这三样贺礼,意味明显。

众人跪在地上,魏岚跪的笔直,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些贺礼,怎么也不愿接过。

小公公不耐烦的提了帝师一句,魏守一苍老干皱的手的不停的颤抖着,也迟迟不肯让下人接过贺礼。

小公公扫了众人一眼,阴阳怪调的说了句:“这可是天大的恩赐,你们这是不愿意?若不愿意也说一声,皇上还等着咱家回去复旨呢。”

“岚儿,你接下吧。”最后开口的,是一直很少说话的太妃。

魏岚侧过脸去,看到她满脸的慈悲和怜悯,脑海里的光明明灭灭,在晕倒前的那一刻,她终于懂了那日瞿菱的话。

小心皇上。

最后这礼,是太妃以魏岚及笄的主行笄礼者,代她收下了。

京城中开始传言,皇上衷情于帝师孙女魏岚多年,即便对方久病榻上,依旧情深不悔,愿许一国后位娶她为妻。

而魏岚,在及笄礼那天终于被皇上的深情打动,收下了皇上送来的陈情之物,显然,也是愿意的。

>>>点此阅读《桃花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