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听说了吗?太子妃夫妇都是穿越的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山中一知己

角色:沈念卿 唐步云

简介:唐步云看着唾沫横飞的兄长思绪飘得有点远!
这兄长不按套路出牌啊!
不是说好众皇子夺嫡,你死我活吗?
不是说好,各种暗箭冷枪嗖嗖嗖让人防不胜防呢?
不是说好大家一起争皇位吗?
这假死又是唱的哪一出?

书评专区

听说了吗?太子妃夫妇都是穿越的

《听说了吗?太子妃夫妇都是穿越的》第3章 阴谋免费阅读

天启二十六年春,汴凉城。

太子成亲,迎娶沈丞相之嫡女沈念卿,府前锣鼓喧天,大摆宴席,大摆三天流水宴席,与民同庆。

人人都道,沈家小姐嫁了个如意郎君,以后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等着呢!

可是谁也没想到,这沈小姐也是个烈性子,成亲当晚就自戕了。

太子府的人守口如瓶,外人并不知情。

就连三日回门,丞相也没有发现有何不妥。

沈相差人来太子府,唐步云也只用一句,侍疾累着了,正在休养给堵了回去。

毕竟也没谁会主动找太子的不快,他说累着了便累着了。

转眼已过去十五日,沈念卿已经能从床上坐起来了。

只是心口的钝痛提醒着她还未痊愈。

“小姐,春水在门外求见,您见吗?”春林端着盆水进来,放在门口的三棱镜凳上,边打湿着帕子,边问沈念卿。

经过这半月的相处,她觉着自家小姐和之前不大相同,瞧着不似之前那般重规矩。大概是死过一次,想通了吧。

不然以她对小姐的了解,绝对不敢边说话,边干活。

若是沈念卿知道春林心中之想,怕是要暗暗腹诽:这沈家大小姐就是这样把自己逼死的吧,凡事极重规矩,日子过得是一板一眼。

当有那个打破规矩的事情发生之时,便承受不住了。

所以,沈念卿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逼死了原主?

“春水?”沈念卿有点疑惑,想不起来是谁。

好吧,她谁也想不起来。

“据门房说,今天卯时就在门口等着了,因为太子说您需要静养,巳时才让人进来禀报。”春林将帕子扭干叠起来递给沈念卿。

沈念卿默默在心底为老乡点了个赞,果然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还是照顾着她这个病号的。

太子府,角门外。

已经等了两个时辰的春水焦急的踱步,平时卯时便起身的小姐,怎么这时还未召见于她?

莫非,发现了自己的意图?不不不,自己是奉老爷之命来的,还未说出老爷的指示呢,怎么会不见自己呢?

自己好歹也是小姐身边的大丫鬟啊。

“吱 呀”

就在春水胡思乱想之际,门开了。正是春林。

“春林,怎的这时才开门?”春水上前一步,抓住了春林的胳膊。紧张到自己用了大力捏疼了春林都不知晓。

春林不动声色的拂开春水的手,在丞相府邸时两个人就不对付,何必来了太子府就上演姐妹情深。

“快走吧,小姐刚用完早膳,正等着你去呢。”说罢,便转身先进去了。

因着春水有心事,也没有察觉到春林的态度有异。

快步跟上,而身后的角门也落了锁。

像是落了一地的青春。

“小姐,奴婢来迟了!”春水噗通一下跪在地上,丝毫不作假。

因着是新妇,府里准备的都是颜色鲜艳的衣服。今天沈念卿穿着大红的缠枝莲花绸缎裁剪得体,显得端庄无比。

沈念卿双手捧着金豪建盏心都不由得颤了颤,这一下跪的多实在,自己听着都觉得痛。

自己虽是阴差阳错占了她家小姐的身子,但好歹也是个现代人,虽说这半月有了心理建设,但这动不动就跪,听起来还是膝盖疼!

自己出嫁,作为身边的一等丫鬟,竟然现在才出现,怎么看这事儿都觉得诡异。

自己没有原主的记忆,这是硬伤。

这段时间虽说在养伤,可也得弄清自己为啥会死不是?而身边的春林更是一问三不知,原来,她竟是出嫁前由母亲提拔上来专门照顾她的,而她原来的春水、春风、春花皆没跟来。

这就很不寻常,哪有嫡女出嫁,只带一个大丫鬟的,虽说二等丫鬟也有四个,终归不合常理。

沈念卿在上座神游天外,下首的春水心惊胆战。

悄悄抬头,只见茶水氤氲里沈念卿的表情淡然,仿佛什么都知晓了。

春水赶紧低头,这小姐也不像是侍疾累着了。

“你且起来回话吧。”察觉到春水探究的视线,回过神来的沈念卿放下茶杯,调整了一下姿势,心口的伤着实有些疼。

比起太子府都知道的消息,这春水显然是个外人,并不知晓自己受伤。

沈念卿秉着凡事小心的理念,专门穿好衣服等着她来。

防人之心不可无不是?

“回小姐,奴婢其实在您第二天就来了,只是您未见奴婢。”

沈念卿挑了挑眉,没说话。

“这些日子,奴婢进不来这太子府,只好在门外候着。老爷夫人见您许久未归,甚是想念。”春水心里苦啊,但是没法说。这太子府严的就像一个铁桶,自己十两银子都没有买通门卫放她进来。

“嗯”懒洋洋的应了声。

沈念卿琢磨着,这丞相府到底什么意思。

若是真的想念自己,大可从正门直接下拜帖即可,或是遣管家传话过来。

现在让自己身边的丫鬟带话是什么意思?

挥了挥手,示意春水退下。

“春林,你去请太子过来。”自己毕竟来的时间短,还不适应。

但是唐步云可不一样啊,毕竟在这里生活这么多年了,也能给自己出出主意。

在这不熟悉的地方,还是来自同个地方的人让自己心安,这就好比出去上大学,同学都来自天南海北的地方,有个同学和你来自同个县城,这距离感一下就拉进不少。

在遇到唐步云之前,沈念卿从来没有想过会以这种方式重活一世,大概是上天怜悯她吧。

在不知他是太子时,自己心中所想甚多,想着自己要如何过完这来之不易的一生,也想闯荡江湖,快意恩仇,体会一下武侠小说中的潇洒。

从未过有一天自己也会站在权利的中心,想要独善其身似乎不太可能。

既然所求甚远,那便陪着唐步云在这皇城好好活着。

自古以来,皇子夺嫡便不是可以自我决定的。

有时不想参与,也会被迫参与。

一如自己。

在春水,春林离开后,沈念卿想了很多。最大的可能就是自己只是个棋子,而下棋之人,就是自己的爹,沈清正。

沈清正,天启元年状元。短短二十六年便坐到了丞相之位。

自己临行前书房密谈两个时辰,内容自己也不知道,只怕是这一次自己的便宜老爹图谋甚大。

没错,养伤的这半个月,沈念卿已经和唐步云交换了所有的消息,毕竟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俩才是一类人。

>>>点此阅读《听说了吗?太子妃夫妇都是穿越的》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