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快穿:黑莲花她一心虐男主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谎谎糊糊

角色:柳穆 温依北

简介:【快穿1v1】
被迫进入快穿世界,温依北要刷满每个男主的黑化值。可是谁来告诉她,为什么男主都不对劲?
偏执总裁:我不可能给你一丝一毫离开我身边的机会!
病娇杀手:只要你乖乖听话,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温柔竹马:待你长发及腰,我就娶你。
禁欲将军:殿下我会为你赢得天下,只求殿下多看我一眼。
阅读指南:先虐后甜。每个世界男主都宠女主,女主是男主白月光。有团宠。世界不同女主性格不同。

快穿:黑莲花她一心虐男主

《快穿:黑莲花她一心虐男主》第3章 偏执总裁被虐哭了3免费阅读

等温依北回过神来,柳穆已经离开了她的视线范围。

偌大的客厅里,一声浑厚的轻笑尤为明显,温依北脸颊涨得通红。

可恶,她居然看着柳穆出神了。她也太失态了,该说老男人不愧是得天独厚!

坐了一会儿,温依北觉得身上暖意十足,空气似乎都变暖了。

但她脑子却越来越浑浊,后仰软若无骨地靠上柔软的沙发靠背,似乎随时都能睡着。

在她的头向下猛点的第三次,手拿药和温水的柳穆回来了。

“别在这里睡。”柳穆的声音明明低沉有力,却像是羽毛一样飘进温依北耳中。

温依北瞬间睁眼,坐直身体,又用手轻轻拍打自己的脸颊,一双水润的眼迷离地望着柳穆。

对,还不能睡!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她还没有利用这次生病向柳穆认错!

柳穆开了中央空调,温依北披着毛毯还觉得有些热。困意上头,整个人迷迷糊糊地,脑子实在转不过来。

“我不睡,睡着了叔叔就要丢下我回公司了。”

“我也不想看到妈妈,她都不会关心我,对我一点都不好。”

温依北不满地哼哼两声,说话时带着鼻音,软绵绵的。

就像是猫爪轻轻一抓挠在心上。

然而小姑娘实在乖得有些可怜,柳穆的心又跟着揪了一下,浓烈的内疚感浮上心头。

他最近实在太忙,便对温依北忽略了很多。

而温夫人……这么多年都围着公司转,几乎快要把公司当成家了。哪里有空回来看看自己的女儿?

柳穆牢牢锁紧温依北苍白的脸,如古潭般深邃的眼眸中染上一丝心疼。他不自觉放轻语气哄着:“我答应过不走。”

他在温依北旁边坐下,剥开退烧药的包装,连同手中的水杯一起递给温依北。

温依北视线随着水杯落在柳穆的手上,这双手曾经充满杀戮与鲜血,有朝一日居然为了一个人端水送药。

就连柳穆自己也没想到,他会对小姑娘纵容到如此地步。他不依不饶地劝说:

“先把药吃了,然后回房间休息吧。”

温依北伸出一双纤纤玉手将柳穆端着水杯的大掌包裹住,用含泪的眼睛看着柳穆,委屈巴巴地问:

“我乖乖吃药,叔叔是不是就不生气了?也不会和妈妈一样对我不闻不问,留我一个人在家……”

她神色脆弱,似乎柳穆有拒绝她的念头就会哭出来。

柳穆张开嘴,没等他回答,温依北又咬了咬唇,艰涩地吐出几个字:

“可是叔叔很忙……”

“我不能那么不懂事,让叔叔抽时间来陪我,果然我还是等叔叔忙完再来吧。”

温依北陷入无解的纠结中,像要把自己绕进去一样。

可是怕柳穆丢下她离开,温依北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

柳穆只觉得自己的手掌像被灼伤一般,却又不忍心抽出手。

他体会着属于温依北的温度,看着女孩眉眼间化不开的忧伤,心底的愧疚感也逐渐加重,

“是我疏忽了,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等公司的事情忙完了,我就来陪你。”

心疼得无以复加的情绪在柳穆心中荡开了,原本要对温依北说的“真相”也被他压到了心底。

可就算这次不说,他总得找机会说的。

虽然温依北并不是温夫人的亲生女儿,但毕竟是他照顾了这么多年的小姑娘。

如果温夫人不愿意再留温依北,他也可以给小姑娘一个庇护所。

“真的吗?”

听到这样的答复,温依北立刻喜笑颜开。

她连之前对药物的厌恶都顾不上了,迅速拿走柳穆手中的东西,和着水吃下感冒药。

温依北再次看向柳穆时,一双眼里闪着细碎的光,纯粹干净又充满希冀,

“那叔叔,如果我做错了事情,你会怪我吗?”

该来的总是会来,不如趁着柳穆心情好把原主的罪行坦白,说不定还能让柳穆不告诉原主妈。

“……会把这些告诉妈妈吗?”

女孩懵懂的模样实在动人,又有些像某种小动物,柳穆眼里流露出一抹让人不易觉察的动容:

“要先看你做了什么。”

原本还带着灿烂笑容的女孩突然之间瘪瘪嘴,一滴眼泪从她眼眶滑出,砸在了柳穆心上。

“我喜欢上了训练营里的人。我不明白,我对他那么好,可是他却对我不理不睬的。”

柳穆看着温依北眼里蓄起的泪,知道他的小姑娘确实受了莫大的憋屈。

如果温依北理直气壮,他大可以呵斥,教训,惩罚。

但面对女孩完全失去了盛气凌人的模样,他却感到喉头一紧,开口十分艰涩。

“他对那里的工作人员都能笑,唯独对我冷眼相看。”

说着说着,温依北便止不住自己的眼泪了。她不停用手擦拭自己嫣红的眼尾。

因为生着病,她脸颊微红,抽噎着,“是不是我真的不好?所以他才不喜欢我的。”

柳穆只是坐在原位无动于衷,继续听着温依北的倾述。

“朋友们都怂恿我,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我才做了过分的事……”

“我只是想他多看看我,哪怕是对我打个招呼,说几句话也好。”

为了哭得到位,温依北把眼尾都揉痛了。实在没法去关注柳穆,也就错过了柳穆阴戾的神情。

她依旧对柳穆哭诉:“叔叔,我真的好喜欢他。可是他为什么不喜欢我?”

耳边就是女孩软软的抽泣声,柳穆心里却堵得慌。

他没告诉温依北,他就是受温夫人所托,专程回来处理这件事的。

柳穆垂在身侧的手握紧成拳,黑眸中的沉静冷冽被尽数打破,只剩一片浓稠般的阴翳。

柳穆明白心里一直不痛快的那种感觉是什么了。

那种感觉是嫉妒。

是的,他在嫉妒。

因为他对这个从小跟他在身边长大的小姑娘有不一样的感情。而小姑娘如今喜欢上了一个人——那个人不是他。

温依北断断续续地哭着,说着,最后实在抵不过药物的催眠性睡了过去。

这之间柳穆什么都没说,疯狂的嫉妒几乎要将他掩埋,就连自持冷静地哄温依北都做不到。

还是温依北的头靠到了他的肩上,他才把情绪平复下去。

柳穆无奈地叹气,

看来他要重新审视他和小姑娘之间的关系了。

柳穆将温依北抱入怀中,步伐稳健地带着温依北回到房间。

替温依北盖好被子后,看着睡容恬静的她。

柳穆俯下身,轻轻一吻落在温依北眉心,

“好好休息,我的小姑娘。”

烦躁的心绪让柳穆忍不住走到阳台边点燃一根烟,随即拨通了手机中通话记录在一周前的一个号码。

等到电话另一头孤傲的声音落下后,柳穆说:“邰彦,我们之间的交易该做个收尾了。”

>>>点此阅读《快穿:黑莲花她一心虐男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