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福运小农女之相公不要太甜

小说:种田

作者:大辫子姑娘呦

角色:张伯 顾伦

简介:顾盼心里想着,盛徽,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老虎屁股摸不得。一只母老虎古代种田升级的的故事,家里长短欢乐多。

福运小农女之相公不要太甜

《福运小农女之相公不要太甜》第3章 顾盼也是个有工作的人免费阅读

秋天的早晨是清凉的,带着一丝丝凉意,此时望向村中,每家屋顶上炊烟袅袅,灰白色的烟气和晨雾融合在一起,慢慢随风腾空,然后飘散在天空中。

顾亚娘把煮好的粥盛出来放在陶锅里,然后再放到稻草编织的窝窝里放好保温,这样放着,粥一整天都不会冷。

顾盼闻着米粥和番薯的香味醒来,起床后在院子里带着顾伦和顾清俩打了一套五步拳和军体拳,这两套拳还是上辈子她的叔叔教的,人家的不是绝世古武,就是瑜伽,泰拳的高大上绝技。这穿越带技能啥的,果真不能比,天天打也不会飞檐走壁,纯粹是锻炼身体。

顾家其他四人见惯不怪了,刚开始还是很好奇,后来发现顾盼天天练也没长多一双胳膊腿的,身体精神气不错,随她去了,后来顾家哥弟俩加入了阵营,壮大了晨练队伍。

顾清长得虎头虎脑的,也许是小几岁,胖乎乎的,除了眼睛和顾伦顾盼如出一辙外,其他地方都是挑着父母好看的地方长。“亚姐,今天你要去荔枝园子么?”顾清喝着粥问道,他也想去园子看看,亚姐他们枮木的果枝有没有成功,亚姐说了,成功了自己家也可以栽种,就有甜的荔枝吃了,不用吃着酸得掉牙的荔枝,想想都心里甜滋滋。但是要去学堂,没法去。

“今天家里的重活等学堂放学了,我回来再做,你跟娘做些轻省的,别累着。”顾伦也吩咐到,亚爹可是叮嘱了好几次了的。

“嗯,昨天没去,今天要去,你跟哥吃完早饭去学堂吧,别惦记这事,成了我跟你说。”快速扒完碗里的粥,顺手把桌上的番薯捏碎喂早上放出来的鸡。

“大白小白过来,别抢鸡的吃食,给你两单独开餐,”顾盼对着两只抢得欢的大鹅道。这两只大鹅还是顾盼央求顾爹买回来的,刚开始只是为了口腹之欲,对着慢慢长大的鹅想着烤鹅,烧鹅。后来经过了无数次的对视灵魂相交后,这两只鹅竟可以听懂她的指示。这下更不能吃了,收做了小弟,跟着她打败了上下三村的霸王,最熟练的一招是啄人屁股,简直让人防不胜防,她跟鹅之间是有过硬的交情的。要不是她现在个子长高了,还想骑着鹅攻克对面的仙女村子。

喂过了家里的鸡和鹅,顾盼要到河边把衣服洗干净,顾亚娘等下要去看田水,稻谷快要收割了,不能让水泱地里,会滋生虫子和烂苗脚。

小河离村子大概有两百多米的距离,顾盼端着洗衣盆搭在右边的腰间,欢快的向河边走去,想想今天又可以听到什么八卦,河边洗衣服的大军可都是情报局的情报员,就没有她们不知道的秘密,不过大半的情报都是夸大了事实的,那也是为了吸引人而加的修饰词。另外一小半呢,还得靠自己去体会和筛选。

路边的小黄花迎着朝阳,脸上的露珠在阳光的照射下,亮晶晶的绽放光芒。田里的稻穗都垂下头簇拥在一起,嗯,今年有个好收成。

顾盼看着眼前这一幕,想起了她的前世今生,她的前世只是一个在农村生活长大,然后考上一所普通大学的女孩,毕业后留在上学的那个城市。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其实,她真的不知自己是怎么穿越的,就是睡醒了一觉,醒来就在现在的身体里了,那时的她是个刚出生的婴儿。这就是所谓的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说法了,她到这里,严格来说是十二年,南方人喜欢用虚岁,所以说是十三。

别问她为啥穿越这么多年还没改变家里的条件环境,她也想问问那些穿越的前辈,如何让家里人信任一个几岁或者十一二岁的孩子?最坑的是也没有给她一个金手指啊,家里还有两个人间梦想粉碎机,想出头都难。

当她第一次看到她娘留了一半谷种,没有经过浸泡和育秧苗就撒在田里的时候。她真的是惊到了,难怪谷种要留那么多,收成又那么低了。她立马发挥她在农村所学的知识跟她娘普及,谷种要泡两天,然后再撒秧地里秧苗,再起出来插在田里,最后她给了她一个充满疑惑的表情。

“人仔小小的,就知道怎么种田了,这是祖宗流传下来的方法,想教你娘种田,再吃多几十年饭吧。”家里就只有三亩二分田,可不能让这小家伙给霍霍了。

娘呦,可不是么,我前世今生加起来可比你现在年纪大呢。可是,她心里苦啊,她不能说啊。

家里有两个读书郎,就算顾爹在外面做买卖,也是紧紧够开支而已,况且她大哥顾伦明年夫子说可以下场试试,这更是添加了负担。

前年的时候,她跟她娘到村边的山头荔枝园里干临时工给人摘荔枝,恰好听到管事张伯说差个识字记数的,她立马自我推荐。张伯问了几个问题,发现这娃不但识字,计数还特好,反应很快,就把这工作给了她。她接了下来后,每天认真记临时工作天数和荔枝的出售量,做得非常仔细和条理分明。张伯只是一个技术员,最烦就是管这些账目的事。看见了这样的一个苗子,立马问她愿不愿意来荔枝园工作,就是管管支出和收入,活不多,说白了就是账房先生。每个月300文的工钱,也不用每天都来。

顾盼一听,立马答应了下来,那是非常愿意啊,这活轻松而且还有不少的收入呢。现在的精米八文一斤,碎米五文一斤,就算一个成年人出去找活干才十八文的收入,而且还不是天天有,以她的年纪,赚大发了都,她顾盼也是个有工作的人了。

就这样她留在了园子里工作,前世她的家也是在南方农村,也伺候过果树的,对这荔枝树可是熟悉得很。跟着张伯学了不少伺候荔枝树的技术,她也给张伯提出了不少现代管理荔枝树的方法,两人一拍即合,成了最合拍的老少同事。

远远的就听见了河边传来了一阵阵笑声,不用细听,都能大概分辨出是哪个。

“亚盼,来啦,来这里洗”她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夏兰叫道,移开了自己的盆子,向顾盼招手示意她过去。

夏兰穿着一件洗白了的蓝色上衣,大大的眼睛,非常明显的双眼皮,不算高的鼻子和不笑都微翘的唇,非常健康阳光,顾盼最喜欢她了,是个温柔的姐姐,她比顾盼大两岁。常年在外干活而晒得脸蛋有点黑,其实农村的都是这样的肤色,只不过顾盼皮肤遗传了顾亚娘,没有别人的那么黑。

顾盼快步走了过去,等下人多了,位置都找不到。

>>>点此阅读《福运小农女之相公不要太甜》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