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龙王,三年已到,不装了!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枫桦

角色:张雨潇 白峰

简介:1.【此书悲剧,谨慎选择观看】2【接受对作者的一切谩骂,但不接受对作者家人的谩骂】3【作者是人,有极度憎恨人或者物,无法以完全客观的态度去写作,内容若是让你不开心,骂就是了,别骂家人。】4【本文为披着现实世界的幻想世界,文中出现的一切均属于虚构,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名、地名、网络名、国家名以及各种事件等等,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书评专区

半江丶残月:嘿嘿嘿,挺好的小说咋就没人看呢

我,龙王,三年已到,不装了!

《我,龙王,三年已到,不装了!》第3章 003免费阅读

白启好说歹说才让张雨潇将他的拘留存起来,等把案子办完再拘留。

回到警局,剩下就是警察们的专业了。青年叫白峰,和白启还是同姓,真是老乡抓老乡,两眼泪汪汪!

白峰和另外三人被分别带进审问室,白启和张雨潇站在走廊上,通过耳机和单向玻璃能看清里面所发生的一切。

他晚上10点被带回警局,经过化验,从他兜里掉出来的东西还真是新毒品迷晶蝶,白启运气实在太好了。

现在晚上12点,两个小时来白峰就一直装傻,啥都不说,一口一个冤枉!

“特么!这小子真是欠揍!”白启挽起袖子就想冲进去揍白峰一顿,张雨潇翻了个白眼拉住他,“你进来的时候还不是一样!”

特么!我那是为民除害,能一样吗?白启心里愤愤不平!

“从他身上搜出来的毒品超出了500克,他要是招了就是大罪,而不是偷盗之类的小罪,蹲几天就好了。”张雨潇开口解释,“他们这一行的嘴不硬早就死绝了。看着吧!”

张雨潇伸手敲了敲门,没一会审问的警察出来,对张雨潇敬礼,后者摆手说:“今晚不用问了,把屋内格栅灯的灯管取走。去库房领取两个探照灯来,对着他照射,冷气开到最大,别让他睡着了,明早再问!”

白启一怔,随后坏笑起来:“你好坏哦,不过我喜欢!”

“一边去!”张雨潇将白启搭在自己肩上的咸猪手拿开,转身上楼:“贩毒者比任何人都清楚毒品的危害,也清楚事情暴露所要承受的风险。不折磨一下他们,是不会得到答案的,先去睡觉吧!”

白启摇着脑袋跟在张雨潇屁股后面上楼,本来还是个大危机来着,可谁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才一天时间就发现了线索!

不过自己运气一直都挺好的啊!

这样一来也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张雨潇掏出钥匙开门,伸手摘掉帽子扔在床上,一手开始解开警服纽扣,一手杵在门框上将白启拦住,红唇轻启:“你跟着我做什么?”

白启探头往里望了望,一张双层铁架床,桌前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摞资料和一台笔记本电脑,桌下有一个水壶,然后就没了,房间布局相当简洁,没有一点女孩子的装饰物。

毕竟是警局休息室,白启也能理解。

“睡觉啊!”他不以为然。

张雨潇脱下制服扔到床上,身上仅留下一件白色寸衫,这样看去,胸部显得格外饱满,白启离的那么近,差点没忍住流鼻血。

她伸手指着走廊上的座椅:“那里才是你的床!”

白启解释:“我现在不是戴罪立功吗?难道不需要张警督时刻盯着我,我可以睡下面,你放心!”

张雨潇不答,面带寒霜。

“那你在下面,我在上面也行?”白启试探问道。

张雨潇转身走进屋内,白启上前一步。

砰的一声,张雨潇猛地关门,白启鼻子撞门上了,这下是真流鼻血了。

他捂着鼻子抱怨道:“是不是美女当了警察脾气都会变得暴躁啊?不行就不行,不能好好说话吗?”

抱怨着,白启还是只能往一排座椅上走。这时,背后的门打开了,白启回头刚想问张雨潇是不是想通了,就被掩面而来的一张空调被盖住脑袋。

“入秋了,昼夜温差大,小心别着凉了!”

说完,张雨潇再次关上了门。

“还是懂关心人嘛。”白启拿着空调被躺在座椅上睡觉。

一夜很快过去,早上白启起床的时候张雨潇房门大开,屋内无人,被子叠得好好的,应该是离开了。

白启也将空调被叠好放在床上,下楼去看看白峰的审问情况如何了。

来到审问室,张雨潇果然也在这里,不过她的脸色不太好看。绝佳的五官位置让她美的动人,但惊为天人的美貌缺少了笑容的点缀也会显得暗淡无光,明眸皓齿之间更是染上了一层寒霜,搭配警督制服给人一众生人勿进的感觉。

“怎么了?”白启上前,张雨潇正盯着手里的资料揣摩,他看了一眼,是白峰简单介绍。

白峰,男,20岁,三水大学大二学生。家住三水市历莲县山燕村。父母在家务农,姐姐在三水市打工。

学校、年级都和白启一样!

但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资料,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唯一令人诧异的就是一个老实的农家人里怎么会出一个贩毒的孩子,他父母知道了这事该有多伤心。

“白峰还是坚称自己没有贩毒。”张雨潇回答。

白启有些惊讶的看向审问室里的白峰,他昨晚呆在里面被冷气吹了一夜,眼前更是两个500W探照大灯对着他,他困得不行,却又睡不着,精神饱受折磨。

按理说他才二十来岁的年龄,意志力不可能这么坚强,早就应该招供了才对啊!

除非他坚信有什么人能救他!

白启又扫了一眼张雨潇手中的资料,发现白峰上下三代的亲属关系中都没有混迹官场,或是强大到能从国安部手里要人的途径者。

那他在等什么?

白启不解,张雨潇也不解。

两人就一直守在审问室门外,中午简单吃了饭后回来一直守着,但白峰一直没有开口。

“白峰,不要再做无畏的挣扎了,趁早交代对你我都好,非要等我们法庭上见那可就不留情面了。”

天色渐黑,审问的人员也逐渐失去了耐心。

白峰坐在后悔椅上,双手铐在桌面上,冷得直打哆嗦,他连抱胸取暖都做不到。

即便如此,白峰还是咬牙切齿的说:“我、不知道,你们说什么……我,是无辜的。”

“不能通过毒品直接给他定罪吗?”白启问道。

“可以。小袋毒品袋子上有他的指纹,通过司法手段的确能给他定罪。”张雨潇先点头,接着又摇头,“但时间太长了,首先需要我们警方提起司法诉讼,然后搜集资料提交给法院,经检察官和法院审验确定无误后开庭审理。若是白峰接受一审判决也需要几个月时间,若是他不接受判决结果,提起上诉,那至少一年时间往上了。”

“若只是定罪,一年时间也没什么。”张雨潇忽然扭头看向白启,“但是你不要忘了一周内找出线索的约定,否则序列3的武夫温云生会亲手将你击毙!面对序列3,你连逃跑的资格都没有!”

白启愣着了,心里又是惊讶又是温暖。

每一个孤独的人在外面总会表现得对一切都无所谓,口花花的,实际上他只是在掩盖自己的孤独罢了。

不让自己那颗脆弱的心里暴露在众人面前。

张雨潇看似不讲道理,为人死板,是个坚决不会违背秩序与机构的圣徒。

但她也是人,也有感情,对身边之人怀有一丝关心,这一丝关心足以让白启感到心暖。

“谢谢。”白启说。

张雨潇回头,盯着审问室里的白峰,纤细的柳叶眉拧在一起:“况且,这事在贩毒案破案之前也不会提起上述,你最好还是想想办法,从别处寻找线索!

我从小就跟随父亲一起破案抓歹徒,一般没有背景的犯人进来不到一天就招了,因为他们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该怎么样做才能减刑,尤其是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

但白峰的情况很特别,没有任何身份背景,却坚信着有人会来救他,这很矛盾,我想不通为什么。还剩下五天时间,他不能指望!”

白启沉默了,张雨潇说的没错。只剩下五天时间,他连白峰的自信从何处而来都没搞懂,更别提解决掉他的自信之处,让他老实招供,得想法从别的地方获取线索才行!

本以为运气好,出门就破案,谁想到却白白耽误了两天时间,只剩下五天时间了。

温云生是国家大佬级别的人物,也不能指望他违背诺言放过白启。

情况很严峻,这次是真的会死!白启咬住嘴唇,开始思考起要怎么做?

>>>点此阅读《我,龙王,三年已到,不装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