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虐!厉总节哀:夫人她坠海身亡了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白茶青欢

角色:唐初瑶 厉芷琴

简介:【虐身虐心+双洁+萌宝+追妻火葬场】唐初瑶三年无光的牢狱生活终于盼到明月星辰,她以为自己自由了。
然而当磅礴的大雨,她苦苦在厉瑾熠面前磕得头破血流想见小朗一面时,她终于知道,自己不过是从监狱跳到了另个魔窟……
后来,直到小朗离开,她最后一根强撑的意志弦丝终于崩塌了。
“唐初瑶,不准跳。”甲板上面容冷峻的男人歇斯底里戾吼,然而他话声刚落下,那抺纤细身影只如一缕青烟魂飞魄散……

书评专区

虐!厉总节哀:夫人她坠海身亡了

《虐!厉总节哀:夫人她坠海身亡了》第3章 很好,你们都逼我免费阅读

“好啊唐初瑶,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吗,那行,我现在就弄死这个野种。

我倒是要看看,这个野种一命呜呼死在你面前后,你还能趾高气昂在我面前横不?”

厉芷琴不得不承认,有些东西真的是刻在人骨子里的,拔不掉,除不去,你也学不来。

就比如唐初瑶骨子里的那份倨傲清高气质,哪怕她现在坐了三年牢,如今只能像蝼蚁一样伪蛇在她脚下,她却还能保持她一惯的清高样子。

很好,很好,今天她就狠狠将她这该死的倨傲清高踩扁踩碎,她就是要看着她像她家儿子一样在她面前摇尾乞怜,哼。

“哇哇。”

床上的小朗是被厉芷琴那疯女人几巴掌扇醒的。

“厉芷琴,我跟你拼了。”

唐初瑶看着那个疯女人当真心狠手辣的往床上小朗扇去几耳光时,什么理智也没了,有的就是一腔怒火。

砰。

“啊……贱人,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打我,来人啊,来人啊,快来收拾这个疯子。”

厉芷琴没看清唐初瑶到底拿的是什么东西砸她,但是当她摸到自己头上有血溢出时,她疯了般大喊大叫起来。

而此刻,小朗看着眼前情景,吓得直哇哇大哭,并且他非常惧怕唐初瑶的靠近。

“怕,怕。”

软糯糯的声音像刀子一样刺痛着唐山初瑶的心脏,“小朗,别怕,我是妈妈。”

她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子很狼狈也很吓人,但是她不想吓着小朗,想好好把他护在怀里的。

“唐初瑶,你这个疯子,去死吧。”

厉芷琴也是个狠角色,所以在见着自己头上不停的鲜血掉下,而她却完好无损站着时,她发了疯般的拿起桌上的刀就往唐初瑶身上刺去。

但好在唐初瑶反应快,加上身高优势,厉芷琴不仅没占到她便宜,还被她推倒在地。

撕拉的衣服碎裂声,让厉芷琴看起来就像个游街的小丑一样滑稽难堪,她眼底阴霾一片,该死,三年前她斗不过这个女人,难不成三年后她还拿她没办法吗,她就不信了。

“小朗。”

当唐初瑶看着厉芷琴举刀突然刺向床上还哇哇大哭的孩子时,她心脏狠狠抽痛起来,不可以,小朗是她现在唯一活下去的勇气了,如果他有事,她也不想活了。

“哇哇哇,怕,怕怕,怕。”

小朗这会被吓得小小的身体一直缩啊缩的,瞳孔里倒映着的厉芷琴那张狰狞疯狂的脸色也更加清晰深刻,像魔鬼一样。

嘶。

唐初瑶被刀刺中,脸上没有太多神色显露,而是骤的转过脸狠狠盯着厉芷琴,那眼神就似要把她活活撕成两半一样骇冷。

厉芷琴也被她这模样吓得一个抖擞刀子没拿稳。

再然后,唐初瑶把刀子夺了。

“厉芷琴,你厉家简直欺人太甚,好,很好,逼我,你们都逼我。”

“你,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动我,我二哥一定不会放过你还有狗子的,你……啊,救命,二,二哥救我,唐初瑶疯了。”

哐当。

凌厉的脚风突然出现,又狠又急,踢得唐初瑶手臂几乎脱臼了一样痛。

“唐初瑶,你找死。”

厉鬼一般又低又沉的声音落下,厉瑾熠那张地狱修罗一样的俊脸赫然就出现在了她们面前。

“怕,怕怕。”

小朗内心其实是惧怕这里所有人的,但若真要他做个选择,他心里还是偏向厉瑾熠。

因为他除了只是一张冰冷如霜的脸对他外,他不会拿蛇吓他,更不会对他拳打脚踢,也不会按着他的头让他吃馊饭剩菜,不会用指夹划他手臂和腿。

“小朗,别……”

唐初瑶都还没把后话说完,谁知小家伙已经可怜兮兮的奔到了厉瑾熠身边,并且他还那么无助的伸手小心扯紧了男人衣服。

然而,“把手放开。”

二岁多大的孩子已经懂很多语言了,自然厉瑾熠这句把手放开他明白,但是他这会小小内心实在太惧怕,所以他第一次忤逆了厉瑾熠的意思。

“怕,怕怕。”

小家伙说得最多的就是这个怕字,本来他对陌生人就十分恐惧的,更别说亲眼看着唐初瑶和厉芷琴的疯狂。

“二哥,痛,我头好痛。”

厉芷琴哭腔的声音一落,厉瑾熠这眸色突的就紧张往她看去,而对这个扯着他衣服的小鬼,他伸出大手厌烦的把人一甩。

抱起厉芷琴,他还阴鸷的盯了唐初瑶一眼,然后对着身后的保镖使了个眼色便离开了。

“小朗,小朗。”

唐初瑶看着小朗被保镖抱走,心痛得不由自主。

“放开我,放开我。”

“唐小姐,这是厉总意思,劝你别再做无畏抵抗了,否则休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拉扯之中,唐初瑶被拽到了客厅里,而小朗在身材高大魁梧的保镖手里气若游丝,就像个随时会没了生息的娃娃,最重要,唐初瑶看着他们拎了个笼子过来……

“你,你们干什么,放开他,放开小朗,他只是个孩子,他是人不是畜生,你们凭什么这么关着他,住手,给我住手。”

这一刻,唐初瑶才知道自己到底是有多脆弱,脆弱到亲眼看着小朗被他们塞进那关畜生的笼子里,而且他发出的声音那么小那么细,像只受伤的小兽,还有他湿漉漉的双眸,看得唐初瑶心脏撕裂着痛苦。

如同,那里正被什么东西挖着一个又大又深的口子,怎么办,好像快要痛死的感觉。

“厉总。”

福叔的声音不大不大,但却刚刚好落进了唐初瑶耳里。

“厉瑾熠,不要,不要这么对小朗,我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我再也不动厉芷琴了,求求你,求求你别这么关着他,我求求你了。”

唐初瑶一把鼻涕一把泪往下掉着,但厉瑾熠看她的眼眸却像鹰隼般锐利无情,骨节分明的大手狠狠往她下巴一扣。

阴恻恻的嗓音便道,“芷琴后脑缝了三针,你告诉我,你想怎么听我的?还有,狗在笼子里呆着不是天经地义吗?我还委屈他了?

别搞错了,这两年来,若是没有我厉瑾熠奢舍他一口饭吃,你觉得他还有命活到现在?

而你呢,不感恩就算了,昨天刚来我这,就敢对芷琴动手。

今天更过份,连刀子都敢用上,你说说,我要是晚来一步,你是不是就准备把她像我大哥一样杀了?嗯?”

>>>点此阅读《虐!厉总节哀:夫人她坠海身亡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