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皇后是兼职,我的主业是神医

小说:医术

作者:一条闲鱼

角色:杜若 杜衡

简介:
大荣朝三月,异时间三十年。
杜若遭人暗算昏睡,梦中灵魂穿越到异时空现代,学医坐诊当主治大夫。
再醒来时,她仍是杜家女扮男装的长公子。
紧接着,父亲卷入宫斗,不慎身亡。
为报父仇,她决然投身太医院,行走宫庭。
太后狠厉,皇上腹黑,王爷病娇,同僚狡诈……
她紧捂着马甲,斗智斗勇斗瘟疫。
十年后,她站在朝堂之上,成为史上首位一品御神医,还收获小包子一枚

书评专区

一条闲鱼:文很好,细节部分很用心。
真实,不强凸非人类能力,微虐,又自带搞笑bug。
是我喜欢的女主文,也许不那么完美,但绝对是事业型女主,不花痴也不恋爱脑。
前期男主存在感略低(几乎没出场),后期感情线会加强。
男女主角都是理智成长型,算是写实风格吧!无金手指、无空间、无系统,挂了个穿越的名头,但不是穿越……以下省略8000字彩虹屁。

忘了,忘了,都忘了。:怎么说呢?这本书比上夲书好看,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不看呢?给五星了,好看,👍👍👍👍👍真的好看,不信的话,你就看一两章保你入坑,希望评论区能热闹起来!!!!

皇后是兼职,我的主业是神医

《皇后是兼职,我的主业是神医》第3章 梦太美,现实好累免费阅读

“若儿,若儿……”

沐朝颜泣不成声,心里眼里只剩下“儿子”,她一寸一寸抚摸着“儿子”的脸,崩溃大哭:

“娘的儿,你受苦了,都怪娘亲没用,让你受苦了。”

“娘,别哭,儿子不苦。儿子这不是好好的嘛!别哭。”

“若儿……”

杜若越是冷静懂事,沐朝颜越是愧疚心酸,眼泪就像水龙头,根本就关不住闸门。

一时间,沉香院里全是她悲悲戚戚的呜咽声

“夫人,少爷,老爷回来了。”

退守门口的剪秋欢呼一声,只见帘子一卷,在太医院任职的杜家家主,也就是杜若的父亲杜衡,匆匆入内。

他双目通红,嘴唇颤抖,面露喜悦,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连翘在外高声通报:

“老爷夫人,少爷,秦妈妈来了。”

得,瞧这架势,肯定是假模假样在佛堂祈福的老夫人(高姨娘)听到消息,特差身边的得力亲信前来探问。

杜若收敛起与双亲重逢的喜色,装出一副病弱歪歪的惨模样。

杜衡和沐朝颜也面色一收,沉着应对。

随即,大伯杜仁也携妻带妾、领着一串儿女前来,备了好些礼物,大包小包一长溜。

“若儿。”

“大哥!”

“……”

沉香院从来就没这么热闹过。

杜若耐着性子安抚完水做的母亲,装模作样应付走老夫人的心腹,又强打起精神,假笑糊一脸,与大伯一家人上演一场和家欢的戏码。

虚情假意,冠冕堂皇。

真特么烦!

杜若想骂粗,她都还没正儿八经和父亲聊上两句,这群二逼货死赖着不走。

杜衡心疼“儿子”,他看到杜若苍白的脸色,又看了看叽叽喳喳的侄儿侄女们,板着脸下达逐客令:

“若儿刚醒,身体虚弱需静养,不宜劳累吵闹。大哥大嫂,请回吧!”

“二弟别介呀!侄儿此番苏醒是喜事,我这当大伯的心里头高兴,就想与侄儿亲香亲香,二弟你不会这般不近人情吧!”

去尔老母的亲香!

杜衡暗啐一口,假笑道:

“大哥别多想,若儿久睡初醒,小弟是想好生给她诊脉一番,人多嘈杂怕是不太方便。这样,大哥先回,等若儿大好了,小弟让她前去拜谢,可好?”

“唔,也行。”

打一进门,杜仁就一直东张西望,眼珠子就没消停过。

不过他水平有限,没看出有哪里不对头,听到杜衡这话,只得打消念头,扭扭捏捏地走了。

临走前,他还回头叮嘱道:

“若儿,你可要来看大伯哈!对了,你奶奶心里可记挂你了,你别忘了去菘蓝院磕个头。”

神么奶奶,我亲奶奶死了十几年了。

还去菘蓝院磕头,她也配?

杜若真想扔一枕头过去,让杜仁洗洗去睡,毕竟梦里什么都有。

可她转念一想,这不是快意思仇的现代了,而是礼法森严的大荣朝。

甭管有没有血缘关系,这个头还真必须得磕。

甭管有多恶心,这个大伯她必须得敬着,不可以轻易撕破脸皮。

只因为她是女儿身,哪怕从小女扮男装,哪怕医术不凡,也注定了不能入职太医院,下半辈子的生活还得仰仗两个堂弟之一。

她心里悲从中来,有那么一刹那,真想重新大梦一场。

在梦里,男女平等,只要生而为人,都能获得学习的机会。只要自身努力上进,就能得到相应的回报。

她不用女扮男装,可以正大光明读书学医,可以肆无忌惮展现自我,可以公平竞争工作岗位。

以女子之身也能受人赞誉,活出精彩。

梦里,财产继承法神圣不可侵犯,天王老子谁也不能剥夺亲生女儿继承父亲财产的权利。

相反,堂族兄弟并没有继承权。

可惜,梦终归是梦!

她看着自己身上的男式长袍,又看了看默言无声的母亲,不由得苦涩一笑:

“娘,儿子累了,想歇一会儿。”

“你歇着,娘陪你!”

“不用了,娘,你也闹腾了一天,快去休息吧。”

……

晚上,杜衡来了,他先是帮杜若诊了脉,又亲自给女儿喂药。

然后,他坐在床前的圆凳上,一言不发。

杜若低声唤了声:

“爹,您有心事?”

“没有。”

杜衡摇头,迎着女儿清澈的眼神,他退让地垂下头,良久才长叹道:

“唉,若儿,都怪为父太自私无用,让你受苦了。也不知你那好大伯是用了何等手段,为父竟丝毫查不出你昏睡的原由。就和当年你祖母病逝一般,既没有中毒,也没有药物相克相冲,无症无兆,查无可查。明知道是他下的手,偏偏……”

“爹,您别多想。”

其实杜若也很疑惑。

她本身就打小学医,又在梦中历练半生,自觉中西医皆不俗。

可醒来后,硬是没弄明白自己中了什么招。只知道醉意昏沉间,有一道声音在耳畔不停的重复:

“睡吧,睡吧,快睡吧……”

好像和现代心理学的催眠术有些相似,但比催眠术霸道多了,直接把她催去了异时空,一去三十载。

正可谓是学海无涯,医术无彊。

不过,她觉得自己这波并未吃亏,于是咧嘴一笑,扯着父亲的袖子:

“爹,您放心。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我会更小心的,迟早有天把他们的狐狸尾巴揪出来。”

“可是……若儿……还有半年就是太医院的考核,你决计不能参加。为父一想到,要把这一珍贵名额拱手让给加害你之人的儿子之一,为父的心就疼到无以复加。”

杜衡是真心疼,他迟疑了半晌,又问:

“若儿,你觉得杜仲和杜松,谁更靠谱一些。”

“杜仲志短才疏,偏又目空一切,狂妄自大,他入了太医院,恐怕不消三个月就会被被人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说不得还会为家中招来祸事。”

杜若理智分析,并不参杂个人的喜恶。

杜衡也赞同地点点头:

“相比起沉默寡言的杜松,杜仲着实有些不像样。要不,就定杜松了,还有半年,为父把杜松带到身边,特训一番,也许有希望入职太医院。”

“爹,杜松不是良选,他外表老实乖巧,内在残暴嗜血,我不止一次看到他毒打下人,虐待丫鬟。”

>>>点此阅读《皇后是兼职,我的主业是神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