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卧底:我的后台是玉帝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金无病

角色:倪行 见一

简介:【卧底+开车+搞笑】【无系统】【凡人流】【穿越】【反转】开局废柴仙童灵灵七被玉帝派下界当魔族卧底,不给路费,不给法力,刚下界就被猛虎干克。由于太菜,无奈走向修仙之路,本以为可以浑水摸鱼,结果却被大佬爸爸看中,派去妖族当酱油卧底,每当他想放弃的时候,生活总会推着他前进,面对金钱美女的诱惑,他又会做何选择……最后他陷入了巨大的阴谋之中,被正道遗弃,被邪道追杀,成为众矢之的的他又将何去何从?

卧底:我的后台是玉帝

《卧底:我的后台是玉帝》第3章 天地一炖免费阅读

穿过茂密的山林,一老一少来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颓圮的围墙杂草丛生,干枯的树木层层林立。乱石拍地,一坨一坨的。不远处的房屋噌噌而起,一直延伸到山路尽头,可以看出这里曾经是一个繁华之地,但曾经有多么繁华,现今就有多么荒凉。

大爷静静的凝望,露出太息般的眼光,丁香般的惆怅。

这村子那么空,这悲伤千万种。

天色渐晚,黑暗浮现,灵灵七颤颤巍巍的拍了下他的肩膀,小声说道:“大仙,到了——吗?确定是这里?”

“到了。”大爷回过神来,搬开几块石头,拨开葳蕤的杂草,一个密码箱大小的土地庙凸显出来,他用拐杖清理下屋檐,一个完整的土地庙显现出来。

灵灵七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要不是那匾额上写上“土地庙”三个字,他当场就口吐芬芳了。

这特么是儿童版,还是婴幼儿版,你当我是伍佰的一半是吧!

淦!心里的话他憋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一头驴,一头活着的驴。

Six God般大小的土地公雕像旁是一个只有瓷碗大小的香炉,香炉的左边拴着一头正在吃草的驴。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这,这不科学啊!

灵灵七用怀疑人生的眼神看着土地大爷,“就这?这怎么进去,变成骨灰?”

“大仙不必惊慌,只需轻触土地庙,来跟我一起念,‘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土地公十分认真的说道。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异口同声。

二人身影同时缩小,灵灵七再次怀疑人生。

“那如何变回去呢?”

“大仙请走出庙门,轻念‘喝假酒不调戏仙女’,但态度得诚恳。”

“喝假酒不调戏仙女!”那身子又变了回来。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灵灵七直呼内行,“卧槽,死阔以,一个字,绝!”

“大仙,里面请!”

灵灵七摸了下驴屁股,那驴哥一个妩媚的眼神,感觉非常真实,有意思,非常有意思。

土地大爷的手法十分熟练,三下五除二,一张虎皮完好无损的剥了下来,他边清理边自豪的说道:“幸亏当初跟天蓬元帅学了这手,不然得穷死。这箭必须得从虎口进入,从肛门而出,所谓有始有终,这样才能保证虎皮完整,才能卖上好价钱。”

“没有想到土地公公也是个手艺人!”墙上的虎皮有序排列,灵灵七满心佩服的说道。

“一个人久了,手艺自然就熟练了!”他接着剥那巨鸡,很快,那没毛的巨鸡头就露了出来,他轻轻的拍打着,红色的液体顺流而下。

……

几个时辰之后,一大锅出炉了,那天上飞的巨鸡,和那地下跑的猛虎,天地一炖,闻着让人垂涎三尺,连那门口的黑驴也变的躁动起来。

一人一个虎腿,一人一碗酒,两人大快朵颐的啃喝起来。

“大仙小小年纪为何下界?”土地公率先打破沉默。

“唉,我要去魔族当卧底,就是细作!”灵灵七无奈的说道,然后打开了圣旨,“卧槽,字呢?这圣旨是盗版的吗?”

“原来如此,大仙莫要惊慌,这圣旨乃天书,非凡夫俗子能阅。”土地接过圣旨,慢慢说道。

“大仙仙阶五品,为何法力甚微,又要去魔族当卧底,此中想必受了不少委屈。”

“您老就别一口一个大仙了,我从天上来的没毛病,叫我灵灵七,算了干脆叫我倪行吧。我本是天上老君座下第七仙童,因为抽了一个签,就被派下界了,我自己都没有搞明白呢,就被老君那家伙一脚踢了下来,然后你就救了我。”

倪行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我吃了那老头给的毒丹,个头长了点,但法力全无啊!我本来就菜,现在是到了菜市场了。”

土地脸上浮现三分疑惑,七分同情。

“同是天涯沦落人!潜入魔族凶险万分,当年的那场大战……就牺牲了不少天兵天将。”

“大战,什么大战?”

“一千年前,魔帝墨邪魔功大成,听闻三招之内打败上任魔帝沧冥,一统魔族各部,带上众魔攻上天庭,希望争夺一席之地。一时之间,天界大乱,魔帝法力强大,势如破竹,天兵节节败退。”

“无奈玉帝亲自率军迎战,两人在天宫大战三天三夜,墨邪以天地浊气破了玉帝的真龙之气,玉帝深受重伤,几乎殒命。”

“那后来呢,玉帝杀青了?”

“后来一位名叫天穹的将士救下了玉帝,天穹实力强大,不逊于五百年之后的孙悟空,两人又继续大战了七天七夜,未分胜负,再后来墨邪魔力耗尽,被奄奄一息的天穹斩杀!后来魔族退回魔域,永不入世。”

“此战就是有名的‘天宫之战’,天穹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又被后人称之为‘魔天之战’,或‘神魔之战’。”

“卧槽,牛逼啊,天穹相当nice啊!后来呢?”故事很生动,倪行越听越上瘾。

“后来天穹就被封为战神,再后来他就消失了,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功成身退,这个B装的到位啊!估计不知道到哪潇洒去了!”

“何为B?”

“这是我们那里的专用方言,就是形容一个人很厉害的意思”倪行嘴角露出假笑,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原来如此,倪大仙能拜在太上老君名下,又被玉帝选去当细作,可见你也是个B。”土地大爷羡慕的说道。

“我谢谢你,谢谢你全家!”倪行苦笑着说道,总感觉有块石头在自己的脚上狠狠的摩擦。

“唉,惭愧啊,老朽孤身一人!隔壁山的土地公,都有土地婆相伴,老朽只有这头笨驴,还是前几年才买的!”悲伤在土地大爷脸上不断的蔓延,又显的苍老了许多。

“您老为何混的如此,之——差 !”倪行小心翼翼的问道。

“唉,我本是天庭的大将,天蓬元帅的副将之一,号称霹雳虎,作战经验丰富。元帅西天取经之后,我便又升为了主将。”想起当年的时光,大爷一脸潮红。

他又喝了一大口酒接着说道。

“当时我战功赫赫,年轻气盛,有点傲娇。一次蟠桃大会,我因醉酒,葡萄皮喷了王母娘娘一脸,王母当场没有责罚。后又在归府途中,见一仙子,将其带到了桃林深处……”

“玉帝震怒,将我贬到这里悔过,这里荒芜多年,百年不见人影,只有山林和破庙与我朝夕相伴。”情到深处,无法自拔,潸然泪下。

“原来是这么回事。你寂寞的很啊!”

“我日夜悔过,痛定思痛,将所犯之事改成咒语,只希望有一朝一日重返天庭。”

“唉,人间不值得!”说着他握住了倪行洁白的玉手,深情肆起,“百年孤独,终于见到人了。”

“你不要这样!”倪行努力的挣脱,那手抓的越紧。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门口的驴也是公的。

“倪仙友要去魔族当卧底,小老儿愿助一臂之力,事成之后,大仙可要玉帝面前多多美言,能不能返回天庭就全仰仗大仙了。”

那斯松开了手,去倒酒。

“没问题,来,干杯!”倪行举起酒杯,两人一饮而尽。

“公公,我有一神器,名为碧霄,就藏在这圣旨之中,但我不会用啊,公公能不能指点下。”

土地公公接过圣旨,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发现的确不简单,因为他也没有看出什么猫腻,于是忽悠的说道:“这仙器得用仙法,或者特殊的咒语唤起,你现在法力全无,自然用不得,因需好好修行才是。出黑山一直往北三百里,有一城名曰湖洲,湖州有一修行大派,可虽他修行之后在潜入魔族方好。”

“多谢公公指点!”倪行深深感激,于是将圣酒拿了出来。

土地接过那金色的葫芦,满倒一大碗,一口闷,然后又整了一大碗,依依不舍的还回了葫芦。

圣酒的味道极其鲜美,入口柔,一入喉。青春少女般甜美的汁液,透过柔软的舌头,直滴他的心房。咸咸的海风吹过,初恋般的滋味,在脑海萦绕,回味无穷,挥之不去。

几巡过后,酒足饭饱,土地公那眼眸一直望着他,他的脸上微微泛起红晕,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似的。

倪行也注视着他,心中呐喊:此地不宜久留,不然关系可能会变得更加复杂。

月光升起,两人醉酒,相互依偎,沉沉睡去。

……

温暖的阳光透过纸窗轻轻拍打他的脸庞,葱白的皮肤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温润。

少年的额头上披着些许碎发,肩膀架着一只老手,双腿把一条老腿紧紧的夹住。

忽然,一声驴叫,将少年惊醒。倪行揉了揉眼睛,挣脱束缚,猛然而起,若有所失的自嘲道:“倪行,你可真行啊!必须走马上走,不然迟早出事。”

倪行走去房门,拿点草料将那驴叫声堵住,然后开始收拾东西。

公公一脸懵逼的醒来,“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你家,你假酒喝多了吧!”

公公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陷入了沉思,许久之后。“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

“小老弟,你怎么回事?健忘症?”语出之后,倪行忽然意识到那圣酒。老匹夫!忽悠我,这哪里是圣酒,分明就是忘情水,还好我没喝。

忽然,他心生一计!

“我都忘了!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你本是这黑山土地,昨日山林遇虎,是我救了你,不过,现在我得赶路了。”说着,倪行将那虎皮,虎鞭,虎腿收进葫芦。

“多谢救命之恩!”公公感激涕零。

倪行将大拇指和食指使劲的摩擦,“可懂?”

“不懂?”

“装?”

倪行所有的手指集中在一个点上,继续摩擦。

“还是不懂?”

“看着没有,我的手头是紧的,手头紧。”

“松开不就不紧了吗?”

“你说的真有道理,还钱!先还一百两!”

“啊!”

“赶紧去找!”

倪行紧接着又拿了一张虎皮。

“只找到了五十两!”土地不好意思的看着他。

“行吧,就先这样,你上班去吧!我得走了,剩下的钱不要了!”倪行笑嘻嘻的说。

“多谢救命之恩,多谢,多谢!”公公满脸的愧疚和诚恳。

“告辞!江湖再见!”

倪行刚走出去,那驴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脸无意,烦!

他慢慢接近它,轻轻的抚摸它的毛发,“带你进城,给你找两头母驴伺候你可行?”

那驴禁不住诱惑,龇牙咧嘴瞬间变的笑脸相迎,那叫声也变的乖巧,温柔。

这么大的香炉用来喂驴,可惜了,回头给你上香。

我这是不是有点缺德,不对,是缺钱,感谢你为三界做出的牺牲。他拿出小本本,用无墨笔写下:欠银五十两,虎皮两张,虎鞭一个,虎腿两个,驴一头。

“恩人,慢走!”土地公公轻拍驴屁股,挥手告别。

………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一山一驴一少年,一摇一晃一向前!

山路蜿蜒,初心不减,驴也悠闲,人也悠闲。

“我一路向北,离开有你的季节………风在山路吹,过往的画面全都是我不对!”少年哼着歌谣,风也迢迢,影也迢迢。

>>>点此阅读《卧底:我的后台是玉帝》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