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有读心术后,王爷发现自己是替身

小说:古言脑洞

作者:一芙当关

角色:

简介:【读心术+男主替身+追妻火葬场】世人皆道徐霁宁对淮王李琅一见钟情,死皮赖脸的跟在身后,不惜用卑劣手段逼他定亲。
就连李琅本人也是这样认为的,在他眼里,徐霁宁像甩不开的浆糊,自己对她只是利用,一旦目的达成,立马甩了这位碍眼的未婚妻!
直到北境小将军班师回朝,他看见徐霁宁眸子里从未有过的情愫,还有那张与自己七分相似的脸。
又猛然听见她心声:终于不用把对你的补偿放在李琅身上了……

书评专区

有读心术后,王爷发现自己是替身

《有读心术后,王爷发现自己是替身》第003章 答的不错,下次不要再答了免费阅读

李琅知道徐霁宁此人,却极少与她有过直接交集。

一则她的祖父暗地里是鄂王一派,二则便是坊间流传的一见钟情,徐二小姐时常在他出现的地方偶遇,笑眼盈盈的望着自己,变着法的给他送小玩意儿。

李琅在南疆军营生活了十几年,身边都是些糙汉子,头一回见到如此锲而不舍的京城姑娘,还是对头那边的姑娘。

他紧张!他无措!

除开第一次见面接住落下城楼的徐霁宁以外,这是第二次和她近距离接触。

徐霁宁蹲在他对面,一如既往的托腮,巧笑倩兮的直视他的眼睛,仿佛刚才拍晕宫妃的事情不曾存在过。

李琅被盯得心里发毛,以至于忽略了观察石头外面的动静。

直到一片阴影从头落下,抬头一看,鄂王、鄂王的生母淑妃、父皇还有一众宫女太监侍卫齐刷刷的用眼神把他俩给围观了。

连同被打晕的宫妃也一并揪了出来。

在淑妃鄂王预谋已久的言辞下,李琅很快陷入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困境。

“请父皇明鉴,儿臣与这位宫妃素不相识!”

淑妃冷哼一声,忽然望向默默吃瓜的徐霁宁。

“霁宁,你说说你看到了什么。”

徐霁宁成了焦点,嫣然一笑,满脸天真,“当然看到了私会呀!”

鄂王和淑妃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满意笑容。

淑妃温和的问:“霁宁,你看到谁和谁私会?放心说出来,没人敢伤害你,相信陛下也会为你主持公道,保护你的。”

徐霁宁巧笑嫣然的看向李琅,红唇轻启,大声说:“是我和他私会。”

回想起当日,想起徐霁宁,李琅脑壳发疼。

他揉了揉眉心,对赵煦说:“我不相信徐霁宁的出现是巧合,她一定在其中扮演了某种角色,当时的形势,要么是我和宫妃,要么是我和徐霁宁,不管哪一种,鄂王都是受益人。”

“还有徐霁宁,她真的……”

太黏人了。

李琅欲哭无泪,他不相信一见钟情,不喜欢算计重重的赐婚,连带着徐霁宁也一并不喜欢了。

“这婚我一定要退!”

赵煦给他满上一壶酒,感慨道:“相禹兄啊,你格局小了!”

李琅正襟危坐:“愿闻其详。”

“竹林事件当日,其实还有第三种破局方法。”赵煦潇洒的饮下一壶酒,“你应该当即反嘴,说是那徐霁宁和宫妃私会,徐二小姐那么喜欢你,一定会为你扛下所有的哈哈哈哈!”

李琅一脸黑线,他就不该相信赵煦嘴里能说什么正经的办法,“方法很好,下次不许再讲了。”

离谱娘亲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糊弄谁呢,真当父皇是傻的啊。

李琅的视线又重新落到桌几上的木制鲤鱼上。

“赵煦,你见多识广,真从没见过这玩意儿?”

赵煦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道:“我敢打包票,大齐能做出鱼传尺素的能工巧匠不超过五个!”

他拿下腰间上好的羊脂白玉玉佩,在李琅面前转了转,笑眯眯道:“相禹兄,你既然不喜欢,不如给我交换。”

这玩意儿实在有趣,拿回去派人研究,说不定是巨大的商机。

李琅摆手道:“你拿去吧,我留着也没用。”

赵煦乐开了花,边小心翼翼的收起来边说:“以后若相禹兄还有这样的好事,记得叫我。”

李琅不置可否。

赵煦道:“你不是在找千机老人吗?他是大齐第一巧匠,最擅长机关之术,神出鬼没,不好找,我这有一个线索。”

千机老人手上有世上最晦涩难懂的也最全面精细的机关术孤本《玄机策》,得之用于军事,兵力提升不止一大截。

李琅从南疆一路找到京城,硬是没有半点千机老人的消息。

好不容易有点线索,他赶忙道:“说来听听。”

赵煦环视四周,确定隔墙无耳,凑近小声说:“千机老人收了两个徒弟,找到徒弟,还怕找不到师父?”

说的有道理,李琅挑眉,“你知道徒弟是谁吗?”

赵煦:“不知道。”

“两个徒弟是男是女?”

“不知道,应该,都是男子吧……”

“……”李琅又问“你知道他徒弟在哪吗?”

“不……不知道。”

李琅嫌弃的推开他,“一问三不知,三问九摇头。”

赵煦嘿嘿笑了笑,挠头说:“多少也算个线索嘛。”

李琅:“我上次这么无语还是上次。”

“红酥,我无语了!”徐霁宁莫名其妙打了两个喷嚏,把工具哗啦啦往地上一倒,“明明我是按照师父留下的图纸做的,结果又失败了!”

和祖父谈完话后,她便把自己关在小院里一心钻研机关术,图纸上注解说削竹木以为鹊,成而飞之,三日不下。

实际上,成品根本飞不持久,像只吃胖的大鹅。

自顾公子死后,小姐愈发沉心钻研机关术,废寝忘食,好似要把顾公子的那一份力也算上。

望着小姐灰头土脸的丧气模样,红酥拧了块毛巾,提醒道:“小姐,要不先吃饭吧,不然就凉了。”

暮色苍苍,徐霁宁摇了摇头,起身活动筋骨,忽然灵光一现,道:“红酥,闭门造车行不通,我们出去逛逛,散散心,说不准灵感就来了!”

主仆二人有偷溜出去的经验,因着不受重视,没有被人察觉过,可徐霁宁在大家眼里已然是未来的淮王妃,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再溜出去难度大了不少。

红酥犹豫道:“小姐,天色已晚,出去会不会不太安全啊?”

徐霁宁疑问道:“有什么不安全的,你看咱俩像有钱人的样子吗?”

红酥缓缓摇头,十里长街般的聘礼被大娘子扣了,美其名曰保管。小姐的吃穿用度和从前别无二致。

徐霁宁说:“这就对了嘛!”

她揽住红酥的肩膀,神秘兮兮的说:“今天带你去开开眼界。”

玉壶般的明月渐渐西斜,街道上熙熙攘攘,吆喝叫卖声不绝于耳。

徐霁宁带着红酥穿过人群来到目的地,京城最大的交易市场,西市。

>>>点此阅读《有读心术后,王爷发现自己是替身》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