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红尘执剑人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御剑熊猫

角色:

简介:少年存侠气,执剑入红尘。
郑文轩原本以为江湖之中只有刀光剑影,快意恩仇。
却不想这红尘万丈,又岂能少得了儿女情长?
当一个个绝代佳人出现在他身边时,他该如何抉择?
襁褓之中刻有名字的玉牌,左侧肩头神秘至极的印记,
一个惊天的阴谋围绕着他展开,他又该何去何从?
江湖路漫漫,你我相拥取暖!
PS:新人作家,希望能刻画出一个有情有义的江湖,希望各位读者多多支持,提出宝贵意见。

红尘执剑人

《红尘执剑人》第3章 人心叵测劫祸生免费阅读

漆黑的客房之中,听到来人口中之言,被称为二寨主的壮汉眉毛挑了挑,脸上的刀疤随之狰狞的扭动了几下,饶有兴趣的问道:

“哦?什么大鱼,说来听听。”

“不知二寨主你听没听过京州柳家?”来人一脸兴奋的反问道。

“之前的京州首富柳家么,当然听过,不过自打几年前这柳家的男主人死了之后,好像一天不如一天了,这柳家怎么了?”

二寨主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

“二寨主你有所不知,这柳家当年鼎盛之时可是压得本地商人抬不起头来,这柳家男主人柳永之一死,京州这些本地商人可是把柳家这孤儿寡母欺负的够呛,产业都缩水了不少。”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现在这柳家的小寡妇撑不住柳家的生意了,变卖了家产准备回南扬府江宁的娘家,我估摸着怎么也得有个十几万两的身家,而且这柳家的小寡妇还是个出了名的美人,到时候你和大寨主人财两得,岂不美哉?你说这是不是条大鱼?”

略微停顿了一下,来人继续向二寨主谄媚的说道:

“从京州去江宁需要横跨济东府,咱们黑虎寨就在济东府与北平府的交接之处,只要提前准备一下,定能手到擒来,不过唯一有点棘手的就是这柳家的小寡妇雇了北威镖局护镖,而且重金请得北威镖局的镖头林猛亲自护镖。”

“这林猛有气海境的实力,而且多年来护镖从未失手,手上定然是有几把刷子,不是很好对付,但凭借你和大寨主的实力,到时候我们里应外合,应该没什么问题。”听来人口气,似乎他是北威镖局中人。

二寨主站起身拍了拍来人的肩膀,赞赏道:

“廖武,你干的不错,这些年靠你提供的这些镖局的情报,咱们黑虎寨过的顺风顺水,这回若是成事,可真就是一劳永逸了,到时候把这些银钱与兄弟们分一分,就可以金盆洗手找个小地方当个富家翁,再也不用干这刀头舔血的营生了。”

话说这二寨主本名魏豹,与大寨主魏虎是一对亲兄弟,两兄弟原本在江南富庶之地落草为寇,凭借着气海境的修为为祸一方。

官府虽然有心清剿如魏家兄弟之流的匪类,但是这些武艺高强的绿林中人,面对朝廷的官兵虽然硬拼不过,却总是可以脚底抹油,逃之夭夭。

于是在七年前,大周朝廷以大内高手为班底,招收身家清白的武林人士,成立了镇武司,旨在协助官兵清剿匪患,收集各类情报以及对武林人士进行监管。

镇武司甫一成立,便协助官兵以雷厉风行之势清剿了几个为祸已久的匪巢,其中更有贯通境的江洋大盗被当场格杀,一时间江南群盗人人自危,不是隐姓埋名躲藏起来就是作鸟兽散逃亡外地。

魏家兄弟眼见贯通境的大盗都被击毙,凭他们两个气海境的小虾米绝无幸理,于是便逃到了偏远的北平府,在北平府与济东府交界之处落草成立了黑虎寨。

虽是逃到了偏远的北平府,但是魏家兄弟知道镇武司的手脚早晚会伸到这里,不敢太过嚣张,只在麾下招揽了几十名淬骨境强腑境的好手,并且让其中一部分手下混入北平济东两府的各大镖局之中,打探情报,只挑能力范围之内且高收益的往来行商进行劫掠。

由于是有目标性的劫掠,所以即使每年出手次数不多,却也让黑虎寨赚的盆满钵满,加之魏家兄弟率领手下众人出手狠辣不留活口,从朝廷官府到民间镖局都仅仅只知道在北平府境内有这么一伙盗匪却对于其它的情报一无所知。

对于柳家这趟镖,本来因为有北威镖局林猛这种高手存在,按照之前的惯例是不会出手的,奈何这次收益实在太高,魏豹便决定回去说服大哥破例一次。

嘱咐廖武过一会再走之后,魏豹便带上斗笠,匆匆的离开了京州,骑上一匹快马连夜赶回了黑虎寨。在与大哥魏虎会面之后,两人一拍即合,随即便放出探子,让他们打探消息,发现北威镖局的镖队随时来报。

京州这边,在魏豹离去一炷香之后,廖武便返回了北威镖局,刚一进镖局便听见有人喊他:

“武子,这么晚你干啥去了,不会是去偷看姑娘家洗澡了吧!”

言罢那人便和周围的人发出一阵哄笑,廖武抬头一看,发现是同为镖师的谢通,便笑骂道:

“去你大爷的,老子出门溜溜,消化消化食,好赶紧休息,明天就要押镖上路了,到时候有你们受的!”

谢通等一众镖师闻言感觉也对,便招呼着各回各房休息了。

廖武看着和自己共事了几年的镖师们的背影,眼神渐渐眯了起来,其中的阴翳一闪而没,心中却想着,估计这一趟出你们就都回不来了,可惜我们各为其主,怪就怪你们运气不好吧,到时候我会替你们收尸的。想罢他便理了理自己的衣襟,眼神恢复了清明走向自己的房间。

一夜无话,时间转眼到了第二天的清晨,北威镖局的总镖头林猛带着二十多名镖师赶到了柳府,此次柳府签了五千两银子的高价镖单,这快顶上镖局两年的收入了,北威镖局此次也是精锐尽出,力求这次出镖稳妥。

总镖头林猛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壮汉,国字脸,常年的走镖晒得他皮肤黝黑,身后背着一柄大刀,腰间还悬挂着八柄飞刀,靠着一手不俗的刀法以及精准的飞刀技术,林猛这些年撑起了这京州第一的北威镖局。

林猛赶到之时,云凝蓉已经让下人将家当装车完毕,纵然已经将大部分的产业都兑成了银票,可还是有一些古玩字画之类的需要带走,全都装在了一辆货车之上,加上自己要乘坐的马车,仅仅只有两辆车。

林猛看见只有两辆车,心中放心不少,车辆越少队形拉的越短越容易保护,真要是拉成长长的车队,不仅显眼,而且出现突发情况不好保护。

正在此时,陈伯带着云凝蓉来到了陈猛面前,饶是心里有所准备,但甫一见到这名芳名远扬的柳夫人之时,还是有片刻的失神。

“陈总镖头,妾身这一路就仰仗你了,等到了江宁,除了许诺的报酬之外,妾身还会再奉上纹银千两,到时候希望陈总镖头笑纳。”

云凝蓉玉唇轻起,柔美的嗓音传到了陈猛的耳边,毕竟是走南闯北的武人,陈猛正了正目光沉声道:

“夫人言重了,陈某不才,但是敢保证的是,这去往江宁的一路之上,谁要是想动夫人的一根汗毛,就得从我和我手下镖师们的尸体上跨过去。”

“那就有劳陈总镖头了。”

云凝蓉说罢便拉着女儿柳冰儿上了马车,陈妈也一同登车照顾柳冰儿,陈伯则担起了车夫的职责。林猛让一个镖师负责牵引货车,自己则是上马,高喊一声出发,一行人便向着城门驶去。

北威镖局名声在外,加之整个镖局精锐尽出,寻常剪径小贼唯恐避之不及,两天之后,便离开了北平府内最后一个小镇向着济东府赶去。

同一时间,黑虎寨的探子们连忙也发现了北威镖局的镖队,连忙让其中一个探子回寨报信,其余人则是在暗中盯紧了车队遥遥的吊在车队的后边。

黑虎寨内,接到了探子禀报的大寨主魏虎忍不住大笑几声,踌躇满志的说道:

“兄弟们,肥羊终于到了,成王败寇,在此一搏!成了,这辈子就衣食无忧了,出发!”

魏虎看上去与魏豹有七分相似,只不过脸上没有刀疤而且剃了个光头,生得也是恶形恶状,与弟弟魏豹不同的是,魏虎善使一柄八十斤的开山巨斧,斧下冤魂无数。

随着魏虎的一声令下,众匪纷纷拎起武器冲出山寨,赶到官道两旁埋伏起来。不断的有探子回报行程,终于,在等了一个时辰之后,北威镖局的镖队终于出现在了黑虎寨众匪的视线之内。

“咻!”的一声突然炸起,魏虎魏豹兄弟在前,之前吊在北威镖局镖队后边的探子们在后,与其他黑风寨众匪将镖队围在中间。

“不知阁下是哪座山头的,我们北威镖局押镖途径贵宝地,请各位英雄行个方便,在下愿以纹银百两相赠。”

陈猛见状却是不慌,跳下马来向着魏家兄弟抱拳说道。

“纹银百两?你是打发要饭的么?”

魏虎嘲讽了一句,随即便喝到:“兄弟们,给我杀,一个不留!”

说罢他便提起开山斧猛然冲向陈猛,看着以极快速度持斧冲来的魏虎,陈猛知道此人功力不再自己之下,知道今日不能善了,于是便高喝道:

“以马车为中心防守,谁敢上前,杀无赦!”反手抽到与魏虎战刀一处。

一个是经验老到的镖师,一个是纵横多年的悍匪,两人刀来斧往走了几十招不分胜负,可是陈猛的心却慢慢沉了下去,一个魏虎尚且不能轻易取胜,更何况一边还有一个观战的魏豹,他可不认为魏豹是个软柿子,而且另一边镖师虽与劫匪互有伤亡,但已明显成颓势,只能被动防守,只要自己落败,那么这一行人绝无幸理。

忽然,魏豹动了,抽刀冲向陈猛,匹练一般的刀光向陈猛当头斩下,陈猛刚刚硬接魏虎一招,正值旧力已尽,新力未发之时,只得一个翻滚向后方滚去,起身的同时一柄飞刀向魏虎射去,阻止魏虎追击的脚步。

魏虎定住脚步,用斧面隔开飞刀,发出“当”的一声脆响,便继续向陈猛冲去,同时魏豹也再度提刀上前准备与哥哥合攻陈猛。就在这时,陈猛背后忽然传来一声:

“总镖头,我来助你!”

便见一个镖师持刀从陈猛后方冲过来准备助陈猛一臂之力,说时迟那时快,镖师在经过陈猛身边之时突然间反手一刀划向陈猛咽喉,突来的变故让陈猛汗毛炸起,虽然勉力越至一边,却还是被刀锋在腰间开了一个大口子,霎时间,血透衣衫。

>>>点此阅读《红尘执剑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