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蛮荒女:霸气掀翻末世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周大小姐

角色:

简介:(末世+空间+女强+男强+男女强天团)
别人的末世饿的皮包骨,吃不饱,穿不暖,亲人流离失所,朋友尸骨无存,每天苦苦挣扎苟活。
叶霏空间的物资堆成山,空间能种植能升级,身边被帅掉渣的男人围绕,每天吃香喝辣还能嗨翻天的杀丧尸。
乔夜眼里的叶霏:白天的她漂亮,温柔,贤惠,有爱心,有正义感。
晚上是,身姿妖娆,勾魂摄魄,风情万种,能让他死在床上的小妖精。
世人眼中的叶霏:冷酷无情,杀人如麻,视丧尸如玩具。

蛮荒女:霸气掀翻末世

《蛮荒女:霸气掀翻末世》第3章 农场危机免费阅读

小宝发烧未醒,三人都没敢回房间休息,一直守在小家伙房间里。

殊不知,潜伏的危机就在眼前……

叶霏刚才闹出的动静不小,睡着的波仔已经从沙发滚落在地,肉手摸着磕到地上的额头爬起来,还在迷迷糊糊的揉眼睛。

波妞刚才只是靠在床边假寐,其实根本没睡踏实,叶霏一起身她就听到了动静

其实,她看清了华叔那一脸血的样子,只是有些难以置信:“姐姐,窗户外面的的人是……”

叶霏神色认真,也不打算隐瞒。反正这些事他们姐弟迟早都要面对,她们四人也不可能一直躲在屋里。

关键是躲在屋里也不是什么好办法,现在那些“人”都已经能把窗户拍碎,以后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丧尸啃噬人类的血肉积累到一定程度,丧尸的行动能力肯定会越来越强,那它们的破坏力绝对会与日俱增。

所以,她们也不能躲着坐以待毙,强者是不会畏畏缩缩。勇于面对现实,迎难而上才是硬道理。

在丧尸变强之前,她们要变得更强才行,现在的丧尸肢体僵硬,行动上缺乏灵活性,目前还好对付些。

等自己的实力提高到一定程度,别说是遇到丧尸,就算是遇到魔鬼都不用怕。

叶霏一向最喜欢用实力说话,她觉得用实力解决麻烦才是硬道理。

“波妞,波仔,记得我白天说的话吗?现在人类感染了僵尸病毒,他们身体僵硬,有发烧感冒的特征,还会咬人,吃活人。”

波妞神色不安的咬咬唇,对小宝的担心肉眼可见,看了看床上的那道隆起:“姐姐,小宝肯定会没事的对吧?”

叶霏听到波妞这样问,内心突然一阵绞痛,她直视着波妞的眼睛神色凛厉道:“你们放心,小宝当然会没事,我也会护他没事,你们会照顾他的对吗?”

“霏姐你放心,我会保护好小宝的,小宝如果有事,除非是我先没了命。”小姑娘慎重保证,坚决的神色没半点作假,就差没举手发誓了。

“姐姐,我也会保护小宝的。”波仔看叶霏神色紧张而严肃,紧跟着波妞附和着保证。

这几年来,姐姐常常给他耳提面命,不是霏姐姐好心帮他们俩,他们姐弟别说有机会上学了,怕是连埋葬母亲的钱都没有。

就别说平时吃穿用度,与那些家庭完整的孩子们一样接受良好的教育,更不用提姐姐还给他报了跆拳道等各种兴趣班,菲姐姐给她俩花钱从不手软。

叶霏看波妞波仔姐弟俩真诚而严肃的保证,沉了一天的小脸,这才展颜一笑,好看的如春季初绽的花苞。

嫣红,夺目,美丽的不像话。

“记住,你们俩要寸步不离的守着小宝,我去外面把华叔给收拾了,无论外面有什么动静都不许开门,波妞你过来把门反锁住。”

叶霏说完就往门口移步,波妞虽神色不安,可看了看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小宝,只得跟上叶霏,毅然决然的乖乖听话锁门。

娇媚身影利落拉上房门走进院子里,还在机械的拍玻璃的“华叔”,闻到人味儿后也转身朝叶霏僵硬的走过来。

走廊下的白炽灯,把整个院子照的特别明亮,“华叔”的步伐僵硬迟缓,米白色的眼球没有半点儿视力,移动的速度特别缓慢。

他额前带的汗巾被鲜血染透后已经东倒西歪,混合着血浆的发丝乱七八糟的像个鸟窝,整个眼眶里只剩下白色眼球。

他整张脸被鲜血糊满,脸颊上还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被粘稠的血块堵住。鼻翼间还呼次呼次的喘着粗气,嘴巴上的血浆最为多,裂开的大嘴巴张着,变长的牙齿上还挂着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碎肉。

就这模样,哪还被能称作是一个人?简直是魔鬼的化身,和电影里面化过妆的丧尸也差不了多少。

“华叔”的两只长臂看上去比腿部灵活的多,带着血肉的手指朝向叶颜的方向抓来抓去,那指甲看上去又长又硬,锋利程度不亚于菜刀。

叶霏行走江湖做过各种沾了血的任务,见得比这可怕的多了,心里倒是没有半点恐惧。

想她从前出任务,什么样的牛鬼蛇神没见过?

更何况,那些人手上可都是真正浸泡过鲜血的,光看人就带着一股子狠辣味道。手段残忍,丧心病狂变态的比比皆是。

她可是从刀光剑影,枪林弹雨,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女人。

怕字怎么写?她叶霏还无从知晓!

从前,她就是杀手组织里数一数二的人物,从那时便知道,恶鬼僵尸什么的并不可怕,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而是人心。

看着丧尸华叔像个老太太一样踱步而来,叶霏心下有了计较,便不再浪费时间。右手往虚空一扫,手中凭空出现一把半米有余的黑色片刀。

黑色片刀泛着奇异的光亮,握在叶霏手里有种人刀一体的熟悉感。

这刀,她自从来到这个星球之后再也没有动过,可是它的刀锋依然明亮如新,锋利无比,明晃晃的照人脸直接能当镜子使。

此时的“华叔”和叶霏仅剩下几步距离,叶霏做事情讲究速战速决。俗称人狠话不多,抬手挥起锋利片刀就往“华叔”的脖颈上砍去。

“华叔”或许是觉得危险临近,又或者是胡乱挥舞,叶霏这刀并没有砍中目标,被他抬起的胳膊挡个正着。

叶霏的片刀扫过,地上落下的只有半截男人手臂,没直接要了华叔的命让叶霏有些恼怒。

她见一击虽未落空,但没有直接销毁目标,这让她归结于自己平日练习的懈怠。

叶霏脑中重新规划招式,片刀在空中不带停留的继续往前,没了左臂的阻拦,这次并未让她失望,刀锋一过,华叔的脑袋像个皮球一样滚落在地。

不过,片刀刚才的轻微卡顿不得不让她深思。这把刀是那个男人赠给她的,那个时代的材质和工艺,已经是顶级的淬炼技术。

而不像现在世面上那种劣质菜刀可以比拟的,它的锋利程度,就算说是削铁如泥也不为过。

不过显然,被病毒感染过的“人”不仅能从气味上寻找人类,食人血肉。它们的骨骼与牙齿的坚硬度,包括身体机能方面也得到了强化。

不过好在他们的动作僵硬迟缓,只要人类有胆子拿武器绞杀这些丧尸,就算是普通人也能把病毒体给周璇死。

所以说,胆大的人玩的只是心跳,拼的还是个人的胆色,狭路相逢勇者胜嘛!

想到“华叔”嘴巴里的碎肉沫,叶霏并没有立即松懈下来。看来她还得继续搜寻,赶紧从工具房里拿出一盏头灯带上,开始了搜寻之路。

叶颜苦思不解,若是白天的人离开后仅仅遗漏下华叔一人的话,那他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若是说除了是人血人肉之外,现在这里带血肉的可就是农场里动物了……

妈的,还有动物~

这一刻她如醍醐灌顶,脑子一下清明,遭了,忘了她的鸡圈和马棚。

她这个农场比起别人的规模算是比较小的,除了水果蔬菜之外,就养了些下蛋鸡一起供应经销商的蔬果鸡蛋之类的。

只是她还有两匹马在鸡圈旁边,不知道它们现在还在不在?

想起这倒霉催的破世道,叶霏脑子一提气,带出一阵轰鸣,一瞬间险些有些站立不住。

特么的~瞧把她气的,差点儿没给气晕过去。

她摇摇头,用手指按压了下太阳穴,随即撤掉额头的照明灯。跑去控制室,把整个农场的所有照明系统的电闸给提上去。

虽是夜间,可农场被照的亮如白昼。除了更远的田地那边夜灯稍显昏黄,近距离的鸡圈那里也明亮如斯。

叶霏的身姿虽然看上去弱不禁风,与之相反的是她的体能特别好。她的步子迈的十分稳健,提着片刀的纤瘦身影洒脱桀骜,孤寂又落寞。

末世,病毒,没她妈一个好词儿,她这辈子也不知道倒了什么血霉?

父母不详,住孤儿院,十岁之后被当做杀手进行严苛训练,本以为找了个男人,没过里面舒心日子就分崩离析。

真应了靠山山倒,靠人人跑那句话。

世间所有的苦都让她尝试个遍,她在两个世界活的年龄加起来已行至半生,谁知又他妈的来了个末世。

她现在只能硬刚了,不硬刚能怎么办?那仨半大孩子她不护着还能怎么招?

万般皆是命啊!

但,为母则刚,叶霏身姿虽单薄却带着无尽的勇者力量。走路带风,脚步不但铿锵有力,还有一种义无反顾,此战必胜的气势。

叶霏的步子快如疾风,不到五分钟就来到了鸡圈,鸡圈里的鸡大多数已经蔫巴巴的,好在围墙够高,想来无脑“华叔”失去智慧后,并没能涉足这里祸害鸡群。

鸡群感染病毒的途径不管是空气还是什么的,她也不再纠结,眼前就剩一个办法——杀鸡。

叶霏平时连看过杀鸡都没有,不过她想应该是和杀人一个道理,砍掉脑袋就成,索性赶紧把鸡饲料倒进食槽,提刀一只一只上演“屠杀”。

鸡爱吃食,可是死了几只之后,动物的本能让它们开始东飞西跳,叶颜也不慌乱,提了提衣服领子,把手躲进衣袖里,开始新一轮单方面虐杀。

直到一个多时辰后,头顶的天色微微显亮,浓稠的黑夜变成灰白,她身上头发丝上都沾了鸡毛,才一身狼狈的走抬步出鸡圈。

看来,这几年她懈怠了,体能比以前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累是其次,她只是觉得杀这些玩意儿,可比杀人麻烦多了,目标小,关键是还带翅膀,嘴里又禁不住骂几声妈妈匹。

鸡圈旁不到百米处就是马厩,马厩修的很宽敞,毕竟骑马是她与那个人最后的回忆了,她守着这些回忆过活,才觉得那几年的日子不是一场梦。

叶霏打开马厩的木门,果然有一匹马的腹腔已开,已经被啃的只剩四肢倒在血泊里,腹部被豁开了一道大口子,整个腹腔被啃的仅剩下骨架,想里面的心肝脾胃被掏了个空。

旁边的另一匹马踱着步子躁动不安,这会儿闻到了叶颜的人味儿,撒开带血的蹄子,就朝着她的面门直扑过来。

平时乖巧温顺的马,此刻像发了狂一样朝她撞过来,这场病毒还真他妈的操蛋。

纵然心痛,纵然不舍,看着马匹越来越近,叶霏也得提刀迎战不是。

还能让她分心,他们之间不就还剩下个个破回忆嘛,不要就不要想了。

往事不再,她将回忆剔除便罢。

以后就守着她的小宝,任何回忆都可以扔掉,也别怪她心狠,就算是波妞和波仔的性命都不值得和她的小宝相提并论。

叶霏一时不查踉跄后退几步,狠脚踢歪了马厩的低矮的双扇木门,马蹄子接踵袭来,破旧的木门片刻就成了碎木块,掉落在马匹的蹄子下面。

她且战且退,只能瞄准机会下手,枣红色的马匹还和平时一样保养的油光滑亮,黑色的鬃尾挥洒自如。

只是那双平时叶颜看上去温润的马瞳,已经变成了纯米白色,明显是被病毒感染后的征兆。

叶霏瞅准机会劈过去一刀,可马匹的速度不慢,本应该落在马脖子上的片刀,却砍在了它的脊背上。

马匹顿时鲜血淋漓,可这匹平时好脾气的马儿,此时仿佛不知道疼痛般,继续用两只前蹄踢向叶霏冲撞过来。

清丽孤冷的小脸丝毫无半分惧色,双腿往后一退,避开只是免得被血洒衣服,谁知道这病毒是不是因为血液感染的?

叶霏战意盛却不敢疏忽,她身手虽好,可从来不会麻痹大意,严谨是她做任何事情的态度。

这时候,枣红马再一次朝着叶霏冲过来,她灵巧的身子多过,转到马匹的右侧。

这一次,手腕卯了十足的力气,分毫不差的朝马脖子砍下去。

噗呲……

可能是刚感染,马脖子浓稠的血液如泉涌出,和平时看到的血液并无异常,随着枣红马的身体扑通~一声倒地。

代表这一夜的恶战结束。

叶霏抬头,天色已大亮。

>>>点此阅读《蛮荒女:霸气掀翻末世》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