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空间:带着婆家一起穿七零建业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日月明空

角色:刘树新 刘树宝

简介:别人穿越要不带自己,要不带老公,要不就是带父母。怎么到林悠扬这却是带上了公婆!好吧,带公婆也不错起码一家人能整整齐齐的搞事情~哦是搞事业!
公公:如果能重来,我选当盖茨~林悠扬:爸爸,清醒点悠着点腰啊!
婆婆:如果能重来,我选做女王~林悠扬:妈妈,虽然时空不对但您就是全家人的女王啊!
老公:如果能重来,我选吃软饭~林悠扬:亲爱的,牙不好但你直男的志气哪去了?
林悠扬:如果能重来,我选一起建功立业!

空间:带着婆家一起穿七零建业

《空间:带着婆家一起穿七零建业》第3章 前世今生免费阅读

恍惚间,林悠扬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女孩和她同名长得也很像,虽然生活在六七十年代的特殊时期,但从小却是被父母及全家人娇养着长大的。父亲名叫林爱国,母亲名叫王燕妮,还有一个大她5岁的哥哥名叫林海军。家里祖传了一门修表的手艺,解放前家里有家小修表店,解放后公私合营,爷爷就把表店捐了,带着自己修表的家伙什进入了表社,端了公家的饭碗做了一名修表师傅,也算是一名手艺人。爷爷有3个孩子二男一女,老大林玉树(大伯)念过私塾,上过职高,写的一手好书法,现在是当地小学的校长,妻子姓李(大伯娘),育有一子一女,分别叫林忠军、林玲玲,是家里的大哥大姐,大哥在当地的钢厂是组织宣传部的一个小科长,大姐是当地钢厂人事科的副科长,且都已婚已育;老二林玉凤(大姑),是家中唯一的女孩,也上过学,学的会计,现在是一家五金国营商店的会计,嫁给了一名钢厂车间主任赵光柱(大姑父),育有2子,老大赵建国、老二赵建设,哥哥们都在钢厂上班且都已婚已育;老三就是林爸爸林爱国,今年43岁,原名林玉峰后来自己觉得不够威风非闹着要自己改名,改为了林爱国,因是老来子,奶奶四十多岁生的,和上面的哥姐岁数差了近二十岁,没比自己的侄子侄女们大几岁,小时候家里宠的厉害,导致是家里最混的一个,少年时天天和一群混小子到处晃荡逞强惹事更不爱学习,老爷子看他每天招猫逗狗的不干正事就硬压着他学了修表的手艺,坐不住就打,步骤错了就打,绝不废话那种,用林爸爸的话说那是挨打挨出来的手艺,嗷嗷的打啊!现在林爸爸是接了老爷子的班在镇上的表社里做一名混日子的修表师傅。他娶妻王燕妮,与林爸爸同岁,生有一子一女,儿子叫林海军,今年25岁,初中毕业就进入钢厂上班,是一名一线工人,娶妻柳静,在百货大楼卖日用品,两人育有一子,今年5岁,大名林国栋,小名栋子;而女孩就是林悠扬,今年20岁,是家里这一代孩子中最小的老小,和自家爸爸一样,也是没比大哥大姐家的侄子侄女大几岁,也是全家宠大的。高中毕业后她就在当地一家小学教三年级数学,前年为了避免下乡而经人介绍相亲认识了丈夫刘冬晨,虽然家里人都不是太满意这小子,但是又怕自家闺女下乡受苦,没办法就很快的办了结婚。

刘冬晨是家里的独子,他家是在他1岁时从外地H省53年支援本地钢厂建设而迁过来的。刘冬晨今年22岁,也是高中毕业,在本地钢厂的销售科工作。刘冬晨的爸爸刘树新是钢厂的后勤部主任,妈妈王华珍没有工作就负责照顾家里。

因刘冬晨的爷爷在刘爸爸16岁时就因病过世,当时家里剩下没有工作且农村出身大字不识一个的刘冬晨的奶奶,一个7岁大的弟弟刘树宝和5岁大的妹妹刘梅,一家妇幼,全家人的生活重担都压到这个刚满16岁的少年身上了。刘树新在街坊亲友们的帮助下给父亲办完身后事后就顶着父亲遗留下来的H省钢厂工人的名额进厂上班开始赚钱养家并供弟弟妹妹们读书。

如果全家人都能齐心协力一起努力过好日子,对于责任感很强的刘爸爸来说全为了家人也算不得有多么的苦,但是那只是如果,谁让他碰到了一个不省心爱作妖还极度偏心眼的妈呢。

据说刘树新的奶奶活着时是一个很厉害的老太太,非常能磋磨儿媳妇,且刘树新的爸爸是个老实木讷内向到踹十几脚也不发声的那种,就只听他娘的话让做啥做啥,导致刘树新的妈没少被她婆婆欺负。而刘树新出生后是由他奶奶带大的,他妈很少能带他,导致他妈对他一点也不亲近不说,还因为婆婆的各种磋磨责难无处发泄而迁怒到了刘树新身上。

又因生完刘树新后他妈的身体伤着了,导致好多年未再怀,直到刘树新9岁时,他妈才生下他弟弟刘树宝,而此时刘树新的奶奶也去世了,他妈妈终于可以自己亲自带她的亲儿子了!因此他妈对这个小儿子是偏疼到了骨子里,一把屎一把尿的伺候大,生怕委屈了这个小儿子,后来虽然又生了女儿刘梅也是她自己带大的,但农村那种重男轻女的旧思想导致刘梅的地位还是超不过刘树宝去,但刘梅肯定排名在大儿子刘树新前面就是了。

如果说刘树新是他妈最讨厌的,相对的,刘树宝就是他妈心里的朱砂痣、白月光,需要带至少1000度的美颜滤镜看的那种,真真是捧在手心里的宝贝。不管再艰苦的时候,全家人饿肚子刘树宝也能吃饱,他大哥饿的三四天没饭吃差点饿死过去也没差刘树宝一口吃的。

刘树新都是捡着街坊邻居亲友们实在不能穿也看不下去时才接济给他的破衣服破鞋子穿,因鞋子都是捡着别人穿小或坏的穿肯定不合脚,所以长期穿小鞋导致刘树新的脚都长得歪扭的畸形,非常难看,看着也非常可怜。

但是刘树宝就从没受过这份罪,穿的衣服鞋子都是合身合脚的,虽很少有新的穿,但是也都是补丁最少的。因有了母亲极度的宠溺偏爱,这就导致了刘树宝从小自私自利甚至很薄凉的性子,别人帮他照顾他是应该,不满足他的需求就是不对。虽然刘树新在父亲走后作为一家之主,开始努力教育自己的弟弟希望他不要长歪,但成果是有的,他弟弟还是很怕他哥的,但是因有母亲的胡搅蛮缠不辨是非的维护,他的性子还是歪了点。

这就造成了后来他弟弟都结婚生子了,还是‘有事-找哥哥,无事-你是谁’的奇葩局面。而刘树新只能捏着鼻子给他擦屁股,谁让这是他弟弟,还是亲的呢,不管的话他老娘能闹的他鸡犬不留,飞啊跳的都是低估了老太太作妖的业务能力。

话说回来,自从刘树新接替了父亲的钢厂工作,年龄也越来越大了,20岁时,在经历了无数次相亲被嫌弃穷后,终于被安排了2次相亲见面的王妈妈给捡走接手了。据王妈妈回忆说当时是因为被一个无赖混子缠的害怕想先找一个人帮忙解决麻烦再说,谁承想后来直接就结婚生子了,估计也还是被刘爸爸的个人魅力征服了,虽然这点王妈妈还是一直表示保留意见不承认。

在刘爸爸解决完人生大事,娶妻了,子也生了时,厂里来了红头文件,要调一批工人去支援B市的钢厂建设。在厂子里的动员大会上,刘爸爸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就主动报了名,然后就带着媳妇、刚满一岁的儿子还有吸血蚂蝗似的不可能甩脱掉的母亲、弟妹等人,一大家子一起踏上了B市的土地,住到了当地钢厂安排的职工家属院里的50平的平房里。

>>>点此阅读《空间:带着婆家一起穿七零建业》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