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异界守华夏鏖战三体人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欠揍

角色:

简介:雷炎生在异界,长在华夏,又异界称雄。
三体星系人移居地球,叶文洁复活对接,全球人类岌岌可危。
华夏有难之时,雷炎已是异界兵王了,带异界千万修行者的兵团来华夏死战三体人。
“有我雷炎在,华夏无人敢犯”…

穿异界守华夏鏖战三体人

《穿异界守华夏鏖战三体人》第3章 神秘绑定,匈奴之王免费阅读

雷炎他爸爸没让雷炎再回洞门寺。

洞门寺的机器人和尚们却秘密搬到雷炎家周围居住了下来。

暗中保护。

雷炎哈爸托关系让雷炎进初中上学,插班初二。

雷炎哈爸说,“我儿子武功天下第一,但也要学习文化,没文化最多也就是一个武士,有文化就能做老板挣大钱”。

雷炎上学几乎是被请去上学的,他不知道谁背后操作的。校长,老师,对雷炎就像是对教育局局长,点头哈腰的。

雷炎上学的第一天就被一个女生认了出来:“雷炎和尚?哈哈,咱们真有缘分。”

雷炎愣了半天,才想起,是在车上勾引自己的那个少女,还给了她一个嘴巴子,吃了人家一路的雪糕。

雷炎这不会感激人的毛病都是那些和尚师父们宠出来,一句话就是没礼貌。

这女生叫珠儿,给雷炎做了同桌。

雷炎的成绩开始不咋地,他感觉全班他是末拉拉,可是每次考试没添答案的题老师也给补上答案不扣分数。

雷炎考试就能进班级前十。不过雷炎确实也努力学习,同桌珠儿怎么勾引雷炎,雷炎也不怎么搭理她。

只是珠儿什么都给雷炎说,“……”。

期间,雷炎在上学的路上迷过一次路,就在一个小树林旁边,一脚踏入云端,进入一个虚空。

周围全是蛇,密密麻麻,树上全是蛇,地上全是蛇,前面,后面,上面,下面,完全被蛇包围。

雷炎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但他异常冷静,把书包抡圆了抵挡那些扑上来的蛇,嗖嗖,那些蛇纷纷被打开。

这树林四角站着四个长发的异界修士,手舞动着,嘴里释放着咒语,”言灵蛇魔——噬心”。

”言灵蛇魔——噬心”

四个人同时释放咒语,这四个异界灵族修士咒语回路着周围的灵气凝结成毒蛇咒语攻击雷炎。

雷炎心还很冷静,噬心毒蛇咒语还不能伤到他,时间长了心乱了就受伤了。

滴滴滴,六个和尚抱着激光枪,戴着作战头盔,腰间挎着轰炸枪,靴子上插着匕首,激光枪释放着激光切割着那四个异界修士。

雷炎前面的蛇消失了,前面的咒语修士成了八瓣,尸体散乱一地,五脏六腑鲜血崩撒一地。

后面的蛇消失了,后面的异界修士也被切碎了。刺鼻的肉烧焦的油烟味。

左边,右边,蛇群全部消失了。

地上散乱一片尸块,那四个脑袋还痛苦的看着雷炎。

雷炎四处看了片刻,没发现啥,他拿起旁边的一个小树枝,把四个人头扒拉到一起,蹲下来审问。

”为什么害我,我哪里得罪你们了?我是欠你钱了?还是我偷你老婆了?你用蛇阵害我”

啪,啪啪啪,用树枝抽打那四个脑袋,这脑袋还活着,只能眨眼不能说话。

啪啪啪啪啪,雷炎打起来没完没了,也问不出什么来,关键是那四个人头不能出声。

突然,言灵——复苏,一声叫声以后一片咒语覆盖,那些尸块快速组装成人型,刚成人型站起来,四张网从天而降罩住了敌人,六个和尚笑嘻嘻的出现了。

雷炎他师父还是那么胖,走到雷炎面前捶了雷炎一下,塞给了雷炎一把红板的人民币,”师父做直播不如以前挣的多了,就给你这么多吧”。

说完,雷炎赶紧的接过钱,使劲装进口袋里,然后想跪下给胖师父磕头,给六个师父磕头,抬头找人,早不见了。

师父,方丈,师父,胖师父,六位师父,雷炎找了半天没找到。

”你倒是给我一把枪呀?真小气”

兜里的钱告诉雷炎刚才不是梦。

……

雷炎哈爸得了癌症,没钱治病,也看不好,活一天算一天的在等死,还瞒着雷炎哈妈。

可是雷炎知道他爸得的是什么病,理解哈爸那点心思。只想在死之前看到儿媳妇,抱上孙子更好。

暑假里的一天。

雷炎又被哈爸浇了两个嘴巴子:“你娘个叉的,你不娶媳妇老子就绝根了,你爸拿不起几十万彩礼,也给你买不起城里的房子,更别娘的想什么轿车,你李亚叔家的艾莲倒贴的媳妇你不要?!你这么大了,你那啥是不行还是怎么了?”

“啪”,雷炎哈爸也挨了哈妈妈一个嘴巴子,尖锐声音呵道:“儿子十五岁!你让儿子娶媳妇?你怎么不骂哈爸,你骂哈妈,你没本事给不了儿子,还有理了!。”

雷炎摸着脸哭求:“爸,我才十六岁,去两岁实岁才十四?!十四!,你让我娶媳妇?你让我给你生孙子?艾莲她啥样你不清楚吗?不打不骂不说话,三个穿云箭就有约…”

雷炎嚷完,他娘哭了。

雷炎自责的说,“爸,别流泪了,我去娶媳妇去,我肯定弄回一个来”

雷炎嚷着钻空隙溜出了家,跑到小河里,洗了澡,整理了一下衣服。

雷炎拿出破手机,还是他下山时胖师父给的那个手机。

雷炎把要搞定的目标敲定了,城里的同桌,珠儿。

珠儿看见雷云骨头就软,做梦都想摸雷炎钢铁般的肌肉,连来例假肚子疼都告诉雷炎。

亲密无间,沙雕无脑,还说过‘想出去开房’,她有钱。

雷炎盘算定了,“一定要挑最近,最容易上手的人下手。”,打开微信给珠儿发信息。

“珠儿,我爸逼着我娶媳妇呢,要我娶俺村里的,他想早点抱孙子”,发出去了。

片刻珠儿回复:

“你要敢答应我宰了你,我让你睡我你装清高,现在你爸让你娶别人,你给我来这个,你爸得癌症还是喝酒了?”

雷炎瞬间崩溃了,心灵一点通,我爸得癌症都能猜对,心颤抖着,回复:

“得癌症了,天天逼着我娶媳妇,我才十六岁,怎么娶,这病,还不敢让我妈知道。”

“来县城,等你”

雷炎看着微信苦笑一下,回复:“红包,没车费”

珠儿转过来两个200的红包,封皮写,“你要敢把第一次给了别人,我灭了你。”

雷炎奸笑一下收了红包,回复:

遵命。

豪华的饭店前,咔,客货两用的‘五零面包汽车’停下,雷炎支付了车款,下了车。

雷炎拿起手机要拨珠儿的手机号。

“别打了。”

哒哒高跟鞋打地的声音,珠儿来到雷炎跟前。

雷炎收起了手机,细看珠儿这妞,装成熟,大口径的连衣裙,高跟鞋,大白腿,让人眼晕。

“雷炎”

“嗯”,雷炎看见珠儿的衣服和车,自卑了,声音不大。

珠儿开的那辆车比坦克还大,越野加变形,能低空飞行。

珠儿努力的控制了一下情绪,把手机装进了挎兜,因为她的手机上全是钻石镶嵌,怕雷炎更自卑。

雷炎的破手机,机壳太不像样子了,珠儿给他换新的讨好他,雷炎还不同意,说是师父给的。

“你,你,吃饭了吗?”,珠儿不知道问什么,只能这么问。

雷炎还真没吃,很少在外面吃,贼贵,舍不得花钱,主要是钱少。

他冷不丁的想起快手段子上的相亲视频。

他直接复制:“我,没房,没车,没有钱做彩礼。”

珠儿眼睛一热把眼泪憋了回去:“我有。”

雷炎继续装傻叉的样子说,“按段子说应该是‘那你出来干嘛?穷鬼’”

珠儿伸手要拧雷炎的耳朵:“你正型点能死吗?今天这个婚必须结了。”

“奥”雷炎心虚的点点头,又摇摇头:“我逗你玩呢,我就是想骗你个红包,来城里玩,咱们成不了。”

珠儿一把就拉住了雷炎,顺势生气的还拧了雷炎一下:“成不了?谁阻止?”

拧的还挺疼,疼的雷炎一个哆嗦:“你,你精神病呀?”

珠儿瞬间又装成了温柔,“吃饭,看你又瘦了”,是真心疼雷炎。

“一天挨四五个嘴巴子,不让在家里待,让娶媳妇,要么不给饭吃,不瘦才怪呢。”

珠儿看着雷炎,直觉到雷炎说的是真的,“吃了饭再说”

“你付饭钱,我就吃饭”

“嗯嗯”,珠儿直接拉住了雷炎的手,走进了饭店。

雅间里。

没钱的人永远气短,不如有钱硬。

珠儿把雷炎按在椅子上,大嗓门道:“店家,这里最好的饭菜给弄上来”,服务员上来,抱着红的菜单。

雷炎看见菜单就头疼,吃得起付不起。

服务员弯腰一下:“美女,最好的酒席搭配,最高价三万六。”

雷炎立马对服务员回话:“逗你玩呢,弄四个驴肉火烧,两个凉菜,两个热菜,吃上四个菜就行了。”

雷炎准备好了付这些账,能力范围之内的最大诚意。

珠儿挨着雷炎坐下,胸脯起伏,像是等不及一样,其实是生雷炎的气:“就来三万六的”,斩钉截铁。

雷炎直接感觉这是一个坑,猛的站起来:“啥,一桌子吃三万六,你先把帐付了我就吃。”

珠儿伸手拉住站起来的雷炎,“坐下”,说着拿出手机直接支付了三万六。

“咱们的婚宴必须是最好的,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呢,请我吃顿饭,然后回去娶了那个女人”

珠儿说完,雷炎的心抽了几下,眼泪渗出来又渗了回去。

“娘的,真情真的有泪”

大桌,照顾的人也多,饭菜很快就上齐了。

珠儿给雷炎倒上酒,还夹菜。

珠儿白了雷炎一眼。

雷炎努力端正姿势,像是没被这一大桌子高档菜吓住,常吃一样,至少他以为自己有点大少爷的气质。

雷炎不紧不慢地吃着,喝着,珠儿不怎么吃,就伺候着雷炎。

“雷炎,好吃吗?”

雷炎点头。

“多吃点。”

“酒好喝吗?”

雷炎点头。

“多喝点”

好几千的酒雷炎第一次喝,怎么喝也有点担心是喝断头酒,心中自我鼓气,‘喝,酒壮胆儿,怕啥?’

酒越喝越多,菜,越吃越饱,雷炎真的喝多了……。

酒店里。

珠儿洗刷了一下自己,掏出指甲刀,剪掉了指甲,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努力让自己好看,然后走到床前,坐在雷炎旁边,拉住了雷炎的手,开始给雷炎剪指甲。

“你给我剪指甲干嘛?”雷炎醉呼呼问,但也没反对,确实该剪指甲了。

“为民除害,指甲太硬,一激动就抓破皮肤了,书上都是这么叮嘱的”

珠儿硬邦邦的握着雷炎汗迹迹的手:“怕了?!。”

雷炎虽然喝多了,但还知道珠儿是一个好沙雕,抽出修剪好了的手,深情的看了珠儿一眼。

珠儿又抓住了雷炎的手,还伸手摸了一下雷炎的脸蛋,擦去了雷炎的委屈。

雷炎好喜欢珠儿,尤其是她很听话,知道哄自己开心,关键是豪横。

珠儿给雷炎擦,雷炎一下子感觉更委屈了:

“我特么的太难了,我老子不顺心了给我个嘴巴子、骂我一顿。我他妈的不顺心了打谁去?我特么的太难了。”

珠儿冷不丁的说:“打我,以后你不顺心了就欺负我”

雷炎真的被感动到了,心突然动了好几下,“我不想做梦,我只想找个媳妇,给我爸生个儿子让他们养着,那样我爸就不揍我了,就不骂我断了他的根了。

他得病了,着急想看见媳妇,最好是抱上孙子。我也混不起,你走吧,我决定了。我努力干活攒钱,娶一个二手女人,二手女人要求低点,我干活养着爸娘,家,孩子。”

珠儿伸手就拧住了还想喷的雷炎的耳朵,咬着亮晶晶的嘴唇:“你给我娶一个看看,我灭了你。”

雷炎抓住珠儿的手,求饶:“珠儿,珠儿,放手。”

珠儿放开手,拿起手机,快速的点了一会手机,扔在床上。

雷炎手机‘当啷’一声,拿出来一看,到账三千万人民币,“我你娘的…”

雷炎一下就蹦了起来,看着珠儿,手哆嗦着,“你,你这是干嘛?三,三千万?你是要买断我吗?”

珠儿伸手拉住雷炎:“坐下,以后你就跟姐混了,绝对不让你遭罪。”

雷炎没完全领会珠儿的话,手哆嗦着,狠心一下,点了收款,三千万进入了账户,道:“娘的,老子收了,老子还能被钱吓住吗!好不容易碰见一个给钱的沙雕。”

珠儿靠在床头上伸手揽过雷炎,抱在怀里,娘的雷炎还真靠上了。

珠儿柔柔的说:“宝贝,不想了,有姐姐呢,你不是要立志拱最贵的白菜吗?拱不拱?。”

雷炎的头在珠儿怀里动了动,点点头,鼻子嗅了嗅好香:

“拱!”雷炎心道,‘傻子才当傻子呢。’

……

>>>点此阅读《穿异界守华夏鏖战三体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