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真不会修行啊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赵大嘴

角色:

简介:翩翩骑白鹿,言上不枯顶。
俯观浮世中,不见百年影。
秋云看尽天下万般精彩,手持一剑,来去自如。回首观望,原来我便是世上唯一仙。

我真不会修行啊

《我真不会修行啊》第3章 男儿至死是少年免费阅读

“那件事?你是指让镇子变成如今这副摸样的原因?大哥能否与我详细讲讲?”

大哥声音一顿,随后开口说道。

“这位公子,我看你举止谈吐,都和我们这些平头百姓不一样,想必也是大家子弟,这里的情况不是你能解决的,你最好现在就离去吧。”

秋云听罢,开口说道:“我以前也在山中修行过不少时日,兴许我能帮上你们。”

“哎~公子啊,你若真想帮我们,不如现在离去,去淮阴城里帮我们求救,兴许那些神仙老爷们会来帮我们。”大哥叹了口气。

秋云点点头,“也好,我去帮你们请来能帮助到你们的人,”秋云声音一顿,“不过,你总要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不然我该怎么去请,淮阴城里的修士们又怎么判断该怎样帮助呢?”

大哥转头一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哎~事情得从两年前说起了.....”

大哥叹了口气,缓缓道出了一切。

原来,事情的起因是一条小河。

白岩镇和松柳镇相隔不远,两镇之间,有一条名为川柳的小河,将两镇隔开。

百年前,不枯山还人声鼎沸之时,白岩镇居民靠着旅游业,大发钱财,居民种地的虽也有,但并不是很多。

随着不枯山的显灵事件后,来的人越来越少,白岩镇居民,没法再靠这赚钱,只好重拾旧业。

可这样一来,问题便来了。

川柳只是一条小河,往年只有松柳镇的居民的一小部分的白岩镇居民使用,小河的水流量刚好满足灌溉量。

可白岩镇居民重拾旧业,川柳的水流量顿时有些捉襟见肘了。

后来经过两镇协商,暂时达成了平均灌溉的协议,。

但因田地众多,每户居民灌溉的水都不多,这庄稼没喝足水,秋收之时,这产量差距一下就显露出来了。

算了算产量,除去需要交税的粮食,自己能拿到手的粮食其实已经不多了。

这下,两镇居民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肯定都不乐意了。

两镇的矛盾也因此,越来越大。

这矛盾一直持续到两年前。

两年前的某一天,川柳河突然干涸了。

原来,由于两镇居民的用水无度,这几十年来,川柳河的水流量年年减少。

河流几乎快要干涸了,这庄稼怎么能活啊,两镇因此大打出手。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川柳河虽是小河,可却东流至一条大江之中。

川柳河里有一条水蛇妖,修行已有千载,靠水修行。

这方天地下,大江大河都被大妖占据,蛇妖,不想被大妖奴役,所以便在这条小河里修行,修行速度慢是慢了些,但它是一条向往自由的妖。

蛇妖虽然自由,但他也有烦恼,那就是——也不知为何,河流的水年年减少。

在这么少下去,连自己的水蛇腰都快遮不住了。

直到两年前,自己的水蛇腰真的露出了河面......

蛇妖看着自己的水蛇腰,陷入沉思。

随后张开嘴,露出了两颗尖锐的牙齿。

身躯一扭,朝着河流上游而去。

游了不知多久,恰好看到,两镇居民在河边争吵,蛇妖听了一会,大致明白了原因。

自己在这里修行了千载,早已把川柳河当成了自己的家,川柳河里的鱼虾,虽然自己偶有食用果腹,但从来没对没吃过小鱼小虾,只是不想河流没了生机。

真是没想到,这群人竟让自己家破鱼亡!

蛇妖怒火攻心,张嘴一吐,一片雾气笼罩了河边争吵的两伙人,随后蛇躯膨胀数十米高,将两伙人围了起来,一口吞下。

第一次食用血食的蛇妖,凶性大发,眼里红光闪烁,冲进了松柳镇里,又生吞了不少人。

直到吃饱,幻化成云雾,对镇子里的居民说,不许任何人出镇子,否则出去一人,生吃镇子里十人。

从那以后,吃过血肉的蛇妖,性情大变,熊丽无比,每隔几日,便会去吃几人。

直到松柳镇再无生机。

听到这,秋云皱了皱眉头。

摇了摇头。

这到底是妖之怒,还是天之怒,谁又说得清呢。

随后,秋云一愣,觉得哪里不太对。

刚进小镇时,那股妖气明明有着一股猪骚味,怎么会是蛇妖?

秋云皱眉想了想,觉得事情不简单。

究竟是蛇妖和猪妖亲了嘴,还是猪妖和蛇妖劈了腿......

秋云没想出个结果。

又向大哥问道。

“现在白岩镇里还有多少人?”

大哥没说话,安静了几息时间,又忽然开口。

“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但应该还有不少人,大家也都不敢离开镇子,淮阴离这里有百公里远,每个几天根本走不到那里,这路上也没个人家,大家都害怕路上遇到妖怪。镇子南边有个荒废了的粮仓,大家应该都躲在那里了。”

秋云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妖怪不是晚上才来吗,你们为什么白天也躲得这么严实?”

大哥在屋里一愣,有些纳闷的问道:“谁告诉你妖怪只会在晚上来的?”

秋云也是一愣,“你不是说趁着天色还没黑,让我赶紧离去吗?”

大哥脸上带着理所当然的神色,反问道。

“那不然呢,晚上走也看不见路啊。”

秋云无语,我竟无法反驳你......

屋里,大哥的妻子的小女儿,知道秋云不是妖怪后,都平静了下来。

小女儿此时正满脸天真的看着娘亲,说道:“大哥哥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

妻子点了下小女儿额头,示意她别乱说话。

随后又朝着屋里桌子旁看去。

小女孩没压声音,屋外的秋云听的清清楚楚。

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女孩这么说。

笑了笑,只是觉得人生真是奇妙无比。

“公子,你若是问完了,就赶紧走吧...”

大哥又劝道。

“好。”

秋云没再问,大哥也没再说话。

摘下腰间的酒葫芦,抿了一口,转身离开。

他其实不傻。

只是懒得动脑。

有时候,剑,比什么都好使。

就看那蛇妖到底敢不敢来。

自己这应该算是行侠仗义吗?

算吗?

蛇妖做错了什么?

错在,报完仇后,还贪恋血食,甚至将小镇居民当成家畜,供他任取任食。

镇子上的人呢,他们已然付出了代价。

“哈哈...”

饮一口老酒,看一场恩怨。

不出意外的话,还会斩一条妖魔。

果不其然,我心里还是有一个侠客梦的,男儿至死是少年。

只不过......

秋云在镇子外转身看着小镇,小镇看上去还是没有声息,只是比刚刚更静谧了几分。

转过身,看着酒葫芦,眼神略显伤感,低声说道。

“只不过,从你们让我出村探路的那个时候起,这个,我将近百年的邻居小镇啊,我们缘分已尽......”

>>>点此阅读《我真不会修行啊》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