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绿茶真千金在七十年代文里躺赢了

小说:年代

作者:华书墨

角色:

简介:母胎单身韩千雪末世触电穿书后,有夫有子了!
  韩千雪偷笑:“既然有亲人了,就养着吧!别怕!姐姐带你们发家致富。”
  陈年:“你养母一家又来要钱了。”
  韩千雪绿茶:“都是我的错,辛苦老公打他们出去。”
  陈年:“你亲妈一家上门了。”
  韩千雪白莲:“他们要害我,老公帮我打他们出去。”
  陈.便宜儿子.冬至:“爸、妈!有人欺负我!”
  韩千雪撸起袖子:“哪呢?让他爬!”

书评专区

绿茶真千金在七十年代文里躺赢了

《绿茶真千金在七十年代文里躺赢了》第3章 打前哨的?免费阅读

想到燕郊的亲人,陈年叹息一声:“妈的身体时好时坏,大夫说妈主要是年轻的时候累倒了,现在年纪大了,那些病痛就找回来了。”

韩千雪靠着枕头坐在炕上,抱着碗里还有温度的苞米粥安静地倾听。

“姐姐和姐夫虽然都在钢厂上班,可姐夫是老大,也有一大家子要养。听说今年很可能恢复高考,姐夫花钱找人给建军换了一个轻松的活儿,让他边工作边复习。”

陈年姐姐陈玉嫁给了燕郊钢厂的工人高山岳,高建军是他们的大儿子,他们还有个小女儿高建文,在读小学。

“现在城镇很多人家吃的还不如农村,姐夫小弟要说亲,现在高家老两口也去跟他们一起住……”

韩千雪心里算了算,天呐!

筒子楼里一个不到20平米的房子,住了1234……7口人?

韩千雪咂咂嘴,说:“姐夫虽然是高家老大,可生活条件在高家也排不上号吧?”

陈年不想对高家的事情说三道四,只是道:“其他兄弟姐妹都有难处吧!咱妈和姐姐还有建文那个丫头住上铺,高家老人年纪大,住下铺,姐夫和建军打地铺。”

这次陈妈生病,就是因为爬梯子的时候一脚踩空,摔了下来。

怎么说也是快60岁的人了,这一倒下,病就都来了。

“那你是怎么想的?”韩千雪温温柔柔地看着陈年,一点儿也没有对着人韩大友和张芳挥舞擀面杖护崽儿的霸气。

陈年接过空掉的碗放到贴着蓝色云纹剪纸的炕琴柜上,走过去坐到炕边,摸着韩千雪的头说:“你现在也想明白了,应该知道你们家的……难处。小韩村都是姓韩的,真要吵起来,你容易吃亏。”

难处?陈年真是给韩千雪留脸面了。

这村子姓韩的人家占半数以上,不然怎么叫小韩村呢?

韩千雪是苏梅花在河边捡到的孩子,根本不是亲生的。

她人刚搞过灶台的时候,就开始踩着板凳做饭了。

可惜天生手拙,一样的食材和配料,她做出来就像猪食,大家受不了,只能让她包办家务,小陀螺一样围绕着苏梅花一家转悠。

她就这样磕磕绊绊地长大。

直到苏梅花要把她嫁给邻村的一个老瘸子,陈年妈忍不住卖了两亩地东拼西凑的给了彩礼,让小儿子陈年把人娶进门。

当年陈年爸为了给病中的陈年妈改善伙食,大冬天去砸冰窟窿抓鱼,一个不小心掉下去差点儿淹死,还是去倒炉灰的韩千雪发现喊了人给救上来的。

这个年代,村里的人家条件都差不多。

陈年妈除了把韩千雪从韩家这个无底洞拉扯出来,也再做不了什么了。

可惜,陈年不仅仅是娶了个不爱的姑娘,还娶了个瘟神进门。

只要韩家开口,韩千雪有啥给啥。

折腾的陈年都不想和她说话。

后来韩千雪的亲生父母找上门,也是因为小儿子得了白血病,需要韩千雪去配型。

之后……家里占据韩千雪位置的姑娘为了不让韩千雪夺走她的一切,用尽一切手段害陈家人,最后又把韩千雪推下了楼。

后面的事情,韩千雪就不知道了。

末世那么久,虽然后来平稳下来,可作者是不是活着没人知道,反正她看到那本书没有再更新,她就……穿过来了。

韩千雪苦笑,“我妈他们就是一群巨大的蚂蟥,沾上了不吸干你是不会罢休的。这哪是什么难处,简直就是……灾难。”

“不用这样。”陈年抓住她的手捏了捏,“到底养你长大,以后不理就是了。我是想着,我们把房子卖了,去妈那里照顾她。”

他观察着韩千雪的神色,发现她在认真思考,满意地笑溢出陈年的眼角。

“卖房子可以,可为什么要去燕郊?”韩千雪仔细回想书中的故事线,可惜她是炮灰,陈家一家子也不是主角,没什么详细的背景描述,她只能根据主线去推测。

“当初大姐接妈过去,是为了让妈帮忙照顾建军,后来又有了建文。现在两个孩子都大了,妈应该想回来了吧?”

韩千雪的手指动了动,反手捂住陈年有些粗糙的手,“我不是不想卖房子过去帮衬大姐一把,顺便照顾妈。只是,小韩村毕竟是妈和爸生活几十年的地方。”

“爸不在了,妈和爸连合影都没一张。如果我们再把老房子卖了,妈肯定会难过的。”

陈年笑眯眯地点头,“说得有道理。”

韩千雪本来对他就有了情愫,现在看他这样笑,心立马开始狂跳,她的身体慢慢倾斜,直到靠在他肩膀上,嘴角才忍不住偷偷扬了起来。

“钱不凑手,我们不一定要卖房子。”

陈年将下巴垫在韩千雪头上,觉得她身上连汗都是香的,他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韩千雪继续道:“我们去年结婚的时候,妈让我藏起一块儿手表,我这里还有一个玉坠。”

陈年认真起来,“你想好了?”

“想好了。”韩千雪用手指摩挲着陈年带着茧子的掌心,干燥带毛刺儿的指甲缝,“无论是去看妈还是把妈接回来,我们都要用到钱。人在家就在,那些小东西没了可以再买。”

玉坠可是她从小戴在身上,藏着她身世的秘密。

如果不是村里人都知道这个玉坠,苏梅花早就把它卖了。

可对于现在的韩千雪来说,这都不是事儿!

亲生父母的信息,现在没人比她更清楚。

同一心一意心疼她的陈家人比起来,那些人根本不算什么。

韩千雪把身后的枕头扯出来,用剪刀拆开枕皮儿,把玉坠和手表掏出来递给陈年,“给,尽快卖掉。”

陈年放松地挨着她,笑道:“这是担心夜长梦多?”

“可不?”韩千雪撇嘴,“下个月就过年了,你看吧!韩家肯定得来咱家哭穷。你不尽快把值钱的卖了,就不担心我一个心软,让咱家倾家荡产?”

陈年笑:“你不会。”

“韩千雪!你给老娘出来!你看看你儿子给我闺女写的啥?还没铁锹高呢,就想搞对象?韩千雪,赶紧滚出来!”

韩千雪按住陈年的腿,“是我二嫂。这是大嫂早上没在我这里占到便宜,鼓动二嫂过来闹呢!这都是给我妈打前哨的,你别动,我去。”

>>>点此阅读《绿茶真千金在七十年代文里躺赢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