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的脑海里有一只蝴蝶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九五七

角色:陈真,庄闲

简介:庄闲,庄子的嫡系后人,突然有一天拥有了庄子梦蝶的能力,开始使用能力在不同的电影世界冒险的故事。
已经经历的世界:精武英雄、亮剑、快餐车、生化危机;
正在经历的世界:漫威;
后续世界预告:黑客帝国。

书评专区

我的脑海里有一只蝴蝶

《我的脑海里有一只蝴蝶》第3章 美女救英雄(5K大章)免费阅读

经过那次比武之后,整个精武门的精神面貌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那群师弟们,更加的服庄闲了。在他们的印象中,自己的五师兄是非常的厉害的,而现在自己的大师兄轻易的就将五师兄给打败,那么大师兄又有多厉害,说不得,已经比师傅都厉害了。

这天,陈真从史密斯医生那边回来。

“陈真,你跟我来一下。”看到回来的陈真,庄闲叫住了他,将他带到了后院中。

“怎么了,大师兄?”陈真跟着庄闲来到后院后,看着严肃的庄闲,一脸疑惑道。

“陈真,现在我代我爹,传你霍家的迷踪拳,你一定要认真学习,将他发扬光大。”

“迷踪拳?这不是只有霍家弟子才能学的不传之密吗,为什么要传给我?”

“之前确实是霍家不传之密,但是现在我作为霍家家主,改了这个规定,你就是第一个能学习迷踪拳的外姓弟子,以后还会有更多人能够学习迷踪拳。”

“为什么?我不学,师傅没有允许,我不能学迷踪拳。”陈真倔强的说道,说完就要返回前院。

“陈真!”庄闲高声喊道,“难道你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中国作为五千年历史悠久的大国,最终却被几个小国欺负,就是因为我们中国人太过敝帚自珍了,有太多的好东西都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去了。如今军阀混战,列强入侵,未来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我不希望我爹创造出来的迷踪拳也和那些优秀的中国古文明知识一样,也断了传承。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大师兄的话,你就给我学这个迷踪拳。”

听着庄闲说的话,看着庄闲他坚定的眼神,陈真楞了好久后说道:“好,我学!”

“好!下面你就仔细看好,我先给你演示一遍迷踪拳,然后再给你拆招讲解。”说完后,庄闲就给陈真演示全套的迷踪拳。

两个人一个人教,一个人学,都很认真,很快一天就过去了。直到小慧来到后院,“大师兄,五师兄,吃晚饭了。”

“好的,我们这就来。”庄闲回应道,“陈真,你全学会了吗?”

“大师兄,我全都学会了,后面就是勤加练习了。”

“好,陈真,迷踪拳我教给你了,但就像我前面和你说的一样,我不希望你敝帚自珍,你要答应我将迷踪拳推广出去,但是对于你将来要传授的人的人品你要考察清楚,如果所教非人,你怎么传出去的,就要负责将它收回来。”

“好的,大师兄,我答应你。”陈真郑重的说道。

“好,走,我们去吃晚饭吧。”

吃完晚饭,一帮师弟们在院中嬉戏打闹,庄闲,农劲荪,陈真三人坐在走廊中聊天。

“史密斯医生那边的检验结果出来了。”陈真说道,“他说师傅应该是中了一种慢性毒素,毒药破坏了他的肺功能。他在和芥川比武时,根本受不了芥川的重击,所以才会吐血而亡。所以农大叔你说的对,我们精武门内一定有内奸。”

“所以我就说嘛,精武门内是一定有内奸。”听到陈真相信了他的判断,农劲荪大声说道。

“好了,农大叔,声音小点,有内奸你也不需要这么兴奋。”庄闲说道。

“我不是兴奋,我是愤慨。”农劲荪小声说道,“就是可怜了霍老四,居然死在了卑鄙的小人手里。”

“我爹是死于慢性中毒,肯定是长期有人给他服毒,但是我们一直是和我爹一起用餐的,我们却没有事,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有什么东西是只有我爹吃的?”庄闲一边说道,一边在那思考。

农劲荪和陈真也坐在那里思考。突然农劲荪一拍大腿,说道:“我知道了,是鳄鱼肉,这个是从南洋带回来给霍老四治哮喘的,全精武门只有霍老四吃他,如果有人想给霍老四下毒,又不想被人发现,那就只有下在鳄鱼肉里面。”

“走,厨房里应该还有剩余的鳄鱼肉,我们拿了去化验,看看是不是如此。”庄闲带头去厨房。

院中的师弟们看着突然一起离开的庄闲、陈真还有农劲荪,面面相觑。

第二天,陈真带着剩余的鳄鱼肉去找史密斯医生,庄闲则带着师弟们在院中练武。

突然一群穿着武士服的日本人,冲进了精武门,将精武门的大门堵的严严实实的。

看到一群日本人进来,手里还拿着武士刀,一看就是来者不善,很明显对方是来踢馆的。

双方在院中对峙,大战一触即发。庄闲上前问道:“真没想到,我没去找你们,你们居然找上门来了,好啊,看来我今天要教训一下你们日本人,教教你们礼数了。说吧,单挑还是群殴,我们精武门奉陪到底?”

“我们不是来找你的,陈真在哪里?”领头的日本人说道。

“陈真,你们找我五师弟干什么,难道芥川输了一次不服气,还想再来挑战吗?好啊,我们无所谓,不管几次挑战我们都接下了,这次我亲自对战芥川龙一。”

“挑战?你们中国人好卑鄙,打不过我们,就暗杀了我们芥川馆主。”

“你脑子有病吧,烧糊涂了吧,你凭什么说我们暗杀你们馆主?”

“少说废话,我们只要陈真,你们今天不把陈真交给我们,我们是不会走的。”

“就你们现在的架势,我想你们也不会轻易的走,看来还是要打一场啊。关门,我要他们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双方人瞬间就打了起来,日本人纷纷抽出手中的武士刀,而精武门的人也拿起刀棍。不同于比试,现在双方打斗,都是致命的杀招,纷纷向对方招呼过去。

庄闲也是火力全开,面对着他的日本武士,几乎没有一合之敌,纷纷被他击飞倒地不起,一个个的都扶着受伤的部位,不敢再上前,心中对庄闲惧怕不已。

没一会,战斗就结束了,看着那些日本人惊惧的眼神,庄闲说道:“真是一帮废物,还不快给我滚,再不走,我打死你们。”

“你给我们等着,我们大日本帝国是不会罢休的。”

“你还说,真是欠揍啊。”说完还作势上前继续攻击,吓的这些日本人连连后退。

就在日本人将要逃出精武门的时候,巡捕房的巡警们赶了过来,看着手里拿着枪的巡捕,日本人又退回到了精武门中,但是后面又有个大魔王庄闲,顿时日本人挤作一团。

“我们是不会怕你们的,我们大日本人不怕牺牲。”日本人一边举刀,一边惊惧的叫到。

看到这样的日本人,解元奎也是惊讶,居然不是他想象中的,两帮人战作一团,却是好像日本人吃了大亏。

“解巡长,放他们走吧,我想他们以后会知道精武门不是谁都能进的。”庄闲说道。

大概是觉得巡捕房的人和精武门其实也不是一起的,那个领头的日本人说道:“我们是不会走的,不交出陈真,我们是不会就这么离开的,再不交出陈真,我就只好让我们的驻兵部队来要人了。”

“你是真觉的我不敢杀人吗?”庄闲露出骇人的眼神,厉声说道。

这时,陈真刚好从外面回来,看到眼前场景说道:“怎么了?”

“陈真!”双方都说道,那些日本武士就想上去去抓陈真。精武门的人自然不能让他们抓人。眼看着冲突又将再起,解元奎用枪顶着那个领头的,一边说道:“都别动!”

“老鬼,我还真不相信你敢开枪。”

“我是不敢开枪,就是不晓得这把枪,他会不会走火啊。”解元奎狡黠的说道,“都给我住手,现在谁动,我打谁!把陈真给我带走。”

“为什么要带走我们五师兄?”

“芥川昨天被杀了,我们要带走陈真回去调查。”

“哎,我没有杀人,我没有啊……”陈真说道。

“把他带走。”

很明显现在的社会抓人,完全不看证据,只要有嫌疑就能抓人。巡捕房的人带走了陈真,看到陈真被抓,日本人也跟着走了。

“怎么办啊,大师兄?”一帮师弟们向着庄闲问道。

“放心,陈真确实没有杀人,他一直和我们在一起,怎么可能去杀人,你们在家里呆着,我去找农大叔想想办法。”庄闲到没有怎么担心陈真,虽然对很多内容都记不得了,但是这段情节他还是有印象的,好像是陈真在日本处的女朋友出庭作证救下了陈真。

第二天,租界法庭。

庄闲和农劲荪带着一群精武门的人,走进法庭中,参加庭审,等待租界法官对陈真杀害芥川龙一这件事做一个宣判。

“大家都坐,都坐,你们放心,这件案子是解老弟负责的,他说没事的。”农劲荪一边招呼着大家坐下,一边安慰大家,表示陈真是不会有事的,他已经和巡捕房的解元奎打过招呼了。

这时解元奎走了过来,身上还穿着普通的租界巡警制服。看到他现在的穿着,农劲荪吃惊的问道:“你,怎么这样的穿着啊!”按理讲作为负责这个案子的巡捕头,应该站在前面和案犯陈真站在一起,而且穿着也不应该是这件普通的巡捕制服,现在的情形很明显是被降职了啊。

“真是对不起了,农老兄,我现在自身难保,这个案子现在不是我负责了。”解元奎挤上农劲荪旁边的座位,边坐边说到。

“那陈真怎么办?”农劲荪越发惊讶的问道。

“看运气了……”说完解元奎戴上巡捕的帽子,向法庭后面走去。

“看运气?!”农劲荪伸手想抓住解元奎的衣服,问个清楚,但解元奎没有再理他。

“现在解元奎靠不住了,廷恩,你说现在怎么办啊,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陈真真被判为杀人犯吧?”农劲荪向庄闲问道。

“农大叔你也不要着急,应该是日本人向租界施压了,但是要判陈真杀人是要讲究证据的,而陈真那天晚上确实是和我们在一起的,那么证据就只能造假了,我们只要能找出这些证据虚假的地方,就能帮助到陈真。”庄闲是知道陈真不会有事,但是身边的人不知道,所以就找理由安慰道。

这时法官过来了,用小木锤敲打着,说道:“现在开庭!巡捕头,你说有四个证人?”

“是,我们巡捕房里有四个证人。”一个陌生的巡捕头,在前面回答着法官的话,“他们都可以证明看到陈真杀人”

“真是奇怪了,这四个证人他们是从哪里找来的?”农劲荪疑惑道。

“还能从哪里?肯定是有人拿钱收买的,而且收买的人,肯定就是杀害芥川,并且嫁祸陈真的凶手!”庄闲说道。

“原来是这样,那如果我们能找到收买的人,是不是就能证明陈真的清白。”

“是这样说没错,但是没人会傻乎乎的当面去收买人作伪证,中间肯定转了很多人,所以没那么容易找到人,但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先看审判结果吧,如果确实对陈真不利,我们再这样做。”

四个证人陆续的来到法庭上,发表自己的证词。

“我亲眼看到是陈真,我们全部都认识他,我看他一刀一刀把那个日本人砍死啊!”这是第一个证人的证词。

“就是他,我亲眼看到他用斧头砍死那个日本人啊!”这是第二个人的证词,明显两个人的证词不一致,连凶器都不一样。

“我绝对认得出是他。”这第三个证人就更加搞笑了,上来说认得出陈真,但却在努力的眨着眼睛,明眼人一看就发现这个人的视力有很大问题。

“请问我这里有几根手指?”帮陈真请的辩护律师竖起两根手指,对这个证人问道。

那个证人眨了眨眼睛说道:“两根。”居然猜对了,不过随后他就自己推翻了自己的答案,“不对,不对,四根。”

听到这个证人的话,下面是一阵哄笑。

“干脆你走近点让我看清楚。”听到下面的哄笑声,证人紧张的对着律师说道。

“不用了。”律师摇头说道。

“根本是乱说嘛!人都是他们找的。”农劲荪愤慨的说道。周围的师弟们也是纷纷附和。

“听了刚刚三个证人的证词,我觉得陈真无罪稳了,我记得解捕头说过那个芥川是被人用很大的力,打断了脊柱而死掉的。前两个证人居然还看到了凶器,明显不对,这第三个还是个睁眼瞎,法庭更不会采纳他的证据了。”庄闲笑着对身边的人说道。

听着这个荒唐的证词,坐在上面的法官也是一阵的摇头,只觉的这大概是他审过的最荒唐的一个官司了。

“我没有杀人。”陈真在下面说道,“我当时一直在精武门,我的师兄弟可以给我作证。”

“法官大人,我认为精武门的人跟陈真是同门师兄弟,所以他们没有资格做证人。”这是日本人的原告律师。

“你不要胡说八道啊!”“你不要乱说话啊!”庄闲身后的两个师弟站起来愤慨的说道。

“坐下。”庄闲对他们说道,“咱们就这么坐着看他们的小丑行为,看他们还有什么花招出来。”

“肃静,肃静!”法官也敲着桌子大声说道。

这时,陈真的辩护律师黄先生站了起来,对着法官说道:“法官大人,我有一位最有力的证人。”

“法官大人,我认为中国人的口供,不足采信。”日本人的律师说道。

“我的证人是日本人。”

听到黄律师的话,下面的人都很惊讶,不管是日本人,还是精武门的人,吃惊一个日本人为什么会给陈真作证。

庄闲也舒了一口气,终于稳了,他生怕自己的蝴蝶效应,把本应该出现的人给刮没了。

“OK!”法官也是答应让新的证人出庭。

随着法庭大门的打开,众人纷纷回首望去,一个身穿日本服务的美丽年轻女子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只见她缓缓走向法庭中央,姿态婀娜多姿,如清秀的莲花,神情有点小紧张也有点小惊喜,可能是将要看到她心爱的人了吧。

她的眼中只有陈真,缓缓走到陈真的面前,对着陈真微微一笑,还调皮的耸了耸秀肩,没有打招呼,走到法官面前。

“小姐,请先表面你的身份?”日本的那个律师问道。

“我的名字叫做山田光子,现在的教育部长山田光男是我的父亲。”

“根据陈真所说,他整个晚上都呆在精武门。山田小姐,你能不能证明这一点?”

“陈真他说谎。”听到山田光子否认了陈真的口供,大家很是惊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说。但却只见山田光子紧接着有点娇羞的说道,“那天晚上他跟我在旅馆的房间里头,一直都没有出去。”

“整个晚上?”

“是的!”一个非常肯定的回答。

听到了山田光子的话,精武门的人也是在议论纷纷,他们是知道的,陈真确实一直在精武门里面,非常奇怪为什么会有一个漂亮的日本女人为陈真做证明,而且还是做了如此大的牺牲。

“都闭嘴,安静的听着,有什么事,回精武门再说。”庄闲小声的呵斥道。

“如果陈真他趁你熟睡之后,再偷偷溜出去的话,你不会知道吧?”台上的日本律师很明显不甘心,想要找出证词里的漏洞。

“可是他根本没有机会出去。”光子辩解道,随后又娇羞的说道,“那天晚上,我们两个在床上一直没有睡觉。”

“既然没有睡觉,那你们在做什么?”

“我们两个在床上没有睡,你说能干什么?”对于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来讲,刚刚的说那些话是尽了很多的勇气的。光子在说那些话时,双手不安分的紧抓在一起。

懂的光子意思的人,在下面是一阵哄笑。不过也有人不知道意思的,其中就有精武门里的人。一个师弟拍着旁边的师兄问道:“她在说什么啊?”

“不知道,你呢?”

听到这两个笨蛋的对话,庄闲无语了,说道:“笨蛋,丢脸的话就不要再说了,待会回精武门,你们两个给我把精武门门规抄十遍。”

刚想给他们解释的师兄弟们顿时默不作声,生怕殃及池鱼。

案子审到现在其实已经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了,日本人那边找来的证人,证词全是胡编的,根本就站不住脚。而陈真这边的证人,又是日本人,不管是身份还是证词都能证明陈真无罪,是被冤枉的。

“这个案子太荒唐了,我现在宣布这个案子终结,被告人陈真无罪,退庭!”法官也是无语了,最后直接宣布道。

“好了,你们的五师兄现在没事了,去叫上他,我们一起回精武门,对了叫他带上他的日本女朋友。”庄闲笑着对身边的一个师弟吩咐道。

“可是,那个女人是个日本人啊,五师兄怎么能和日本人在一起呢?”这位师弟纠结道。

“日本人怎么了,难道每个日本人就是坏人吗?就像也不是每个中国人就是好人,刚刚那个给日本人作律师的,不也是中国人吗,他还不是做了汉奸!”庄闲没好气的说道,“再说了,我是在征询你的意见吗,我是在通知你,你这笨蛋。”说完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还不快去!”

“哦……”刚刚庄闲那严厉的语气吓的他赶紧答应,向陈真那边跑去。

“廷恩,真的要让这个日本人进我们精武门吗?”农劲荪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放心吧,农大叔,我有分寸,再说了,这个女孩不顾自己的名声,救下来陈真,她就是我们精武门的恩人,我们理应如此。我们精武门不是恩将仇报的人。”庄闲笑着说道。

>>>点此阅读《我的脑海里有一只蝴蝶》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