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偏执师尊被我撩黑化了

小说:纯爱

作者:文黛玉

角色:

简介:【双男主+无女主+偏执黑化+师徒】
修真界天才沈子俞,为了白月光入魔逆天,结果被一剑穿心,死相凄惨。
死后冤魂不散。
沈子俞眼睁睁看着自家那个凶巴巴冷冰冰的师尊毁天灭地,祭万物苍生之灵,只求换他魂魄归位。
结果阵法大成,把沈子俞一起祭了。
重生回到了刚入师门的那年。
曲长凌白衣如雪,眉眼冰冷的训斥着他:才打坐一个时辰腿就麻了,这么娇弱,还要让我抱你回屋?
沈子俞甜甜一笑伸出双手:是啊,师尊抱!

书评专区

重生:偏执师尊被我撩黑化了

《重生:偏执师尊被我撩黑化了》第3章 不如今夜,我去您屋里……免费阅读

曲长凌回头,就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向沈子俞。短短几个时辰不见,这小少爷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真当他不会出手?没完没了了是吗?

不知道是哪种火气冲的脑袋一阵生疼,曲长凌伸手过去把住了沈子俞的手腕,两根纤长的手指搭在对方脉搏的位置,静了片刻,他皱了皱眉,还是不确定的问了一句:“让你思过的时候,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沈子俞一时间没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等反应过来,他有些诧异的问道:“师尊,您不会以为我被人下了药吧?”

曲长凌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若不是这样,怎么那么能闹腾的一个小狼崽子,突然就变成了乖顺可爱的小兔子呢?

沈子俞噗嗤就笑了出来。

摇了摇头,他说:“我没吃药,就是刚刚睡着的时候,做了个长长的梦。”

曲长凌眉间皱痕加深。

让他思过反省的时候他自己偷偷睡觉,这确实是沈家少爷能做出来的事了。况且自己过来检查的时候,这家伙不是也刚醒过来吗?

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沈子俞,曲长凌干脆顺着他问道:“梦到了什么?”

“梦到了……”沈子俞垂了眸子。

上辈子的那些烂事,他是真的不想再去回忆起来了。反正只是个梦,那便避重就轻的给了个答案,他说:“我梦到了我入魔了,然后死了,人人喊打,他们还要把我鞭尸,挫骨扬灰,让我魂魄跟着一起消散。”

“结果你一个人逆天而行,杀了所有要欺辱我的人。过去收了我的尸体,用你的寿命为引,换我躺在那里,尸骨百年不腐。”

“百年之后,你做了阵法,毁天灭地换我永生不朽。然后……”

“然后你自己死了,我就醒了。”

沈子俞说到最后,声音已经有些哽咽。

这一次眼睛里汇聚的,不是方才那种激动和喜悦的泪水。而是他沉淀了百年,灵魂没办法哭出来的眼泪。

他低着头,咬着嘴唇。

明明他现在没有做错那么多的事情,可光是回忆一下,那种痛苦就遍布全身,让他喘气都变得无比困难。

就在这时,微凉的触感再一次出现在了脸颊。曲长凌屈指帮他擦去了脸上的泪水,然后难得放缓了声音,他说:“你放心好了,这么蠢的事情,我不会去做的。”

沈子俞猛然抬头。

他一时间没明白过来,对方口中说的“蠢事”,到底是指一人斩千人只为帮他收尸,还是说最后献祭自己去换他重生。

确实,不管哪个都是蠢到了极致。

但这种话从曲长凌嘴里说出来,还是让沈子俞眼泪成行,鼻子又酸了几分。

不许你说他蠢。

哪怕你就是他,你也不能这样说。

沈子俞特别想开口反驳。

可是话没说出口,曲长凌就已经淡淡的继续道:“只要你乖乖的在我身边,我就能保证没人敢欺负你。你说你死了,我替你收尸?我跟你保证,想让你死,必须踏过我的尸体。况且就算是我死了,也没人能动你。我会和所有妄图欺负你的人同归于尽,你永远都很安全。”

明明是这种疯子一样的言论,曲长凌说的却好像早就想通透了一般,平静而又认真。

说完之后,他还温柔的揉了揉沈子俞的脑袋。

看着小家伙眼睛里的泪水停止,曲长凌慢慢的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不怎么明显的笑容,他说:“有时间去做这种无聊的梦,不如好好修炼。擦擦眼泪,一会儿去跟你大师兄道个歉。他人不坏,就是轴得很。你们身世差距太大,他看不惯你的行为作风,也可以理解。”

沈子俞赶忙点头。

他不讨厌他的大师兄,或者说对这个傻乎乎直愣愣的男人,还颇有几分亲兄弟都难有的信任。

因为他记得很清楚,上辈子他入了魔,这个大师兄都没有要讨伐他的意思。他总是不停的说,说沈子俞是个好孩子,他心眼不坏,会入魔也一定是有原因。

他让大家等等,说他去问问。

可是到头来,也没人愿意等,没人愿意相信罢了。

往事浮上心头,又被沈子俞努力压了回去。眼看着曲长凌转身要走,他赶忙追了过去,开口问道:“师尊,我一会儿去给大师兄道歉。不过你的侮辱真的就到此结束了吗?要不今天晚上,我去你寝宫……”

“哗啦”一声,院门口传来的响动打断了沈子俞的话。

他略有些愤怒的回头看过去,就见到刚刚还在想着的大师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那里。

他个头很高,身材魁梧,长得容貌不错,倒是有些民间武侠话本里,行侠仗义替天行道的大侠的样子。

此时此刻,他呆着一张脸,双手还横在身前。刚刚抱着的托盘落在地上,里面滚出来了几个包子,这也是刚刚闹出动静的物件了。

意识到方才的对话被人听见,曲长凌脸色立刻就变了个样。

可不等他发问,一旁的沈子俞反而特别自然的朝他大师兄陈远鹤开了口。他说:“大师兄,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啊?”

“就是刚刚……”陈远鹤咽了口唾沫,脑子本来就不是那么灵光,现在震惊太大,他也就怎么被问怎么回答道:“我听你说晚上要去师尊寝宫,就这时候来的。”

说完之后,他咂了咂嘴。终究还是没忍住。追问了句说:“小师弟,你没事干,入了夜去师尊的寝宫做什么啊?”

“帮师尊做按摩。”沈子俞回答的特别流畅,他说:“师尊说他这几天腰背不太舒服,我就说我家有按摩的师傅,给我教过些手段,我想给师尊按按。结果他不同意,大师兄正好你来了,快帮我劝劝他吧!”

沈子俞这理由简直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陈远鹤一听,原本还有些纠结的面色立刻就变了个样。他大义凛然的上前两步,直接对视着跟他差不多高的曲长凌,毫不退让道:“师尊,小师弟他说的对!若是有什么不舒服的,那必须要尽早治疗才行!小师弟既然有手段,您就别客气!今天晚上我监督他去找您,我也相信小师弟,这种事情他不会含糊的!”

沈子俞看到陈远鹤如他所愿当了个帮手,立刻眉开眼笑不住的点头。

曲长凌气不打一出来,但是又没办法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能攥了攥拳头,狠狠瞪了沈子俞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等到人离开了,陈远鹤才有些摸不到头脑的看向沈子俞:“小师弟,师尊这是怎么了?看起来很不高兴啊?”

“没什么,又是被我气到了呗。”沈子俞耸了耸肩,他说:“他让我在这里反省,结果我睡着了。还说能帮他治疗他的疾病,他可不就面子挂不住了嘛?”

沈子俞这大少爷满嘴跑火车习惯了,谎话说起来一筐接一筐,让人根本分不清虚实。

陈远鹤又是个耿直的人,沈子俞说什么他信什么,所以听完了全部,他是一脸震惊。

甚至不知道应该先训这小师弟违抗师命偷偷睡觉,还是应该关心一下被气得不行的曲长凌了。

两人相顾一眼,陈远鹤沉默不语。

沈子俞倒是露出了一个揶揄的笑容:“不过大师兄,你过来这里做什么啊?莫非是怕我反思太久饿肚子,还专门给我带了吃的?”

他说着,意有所指的看了看地上的筐子。

陈远鹤也不隐瞒,点了点头,把包子给沈子俞拿了过来。他说:“小师弟,你修为还低,没到辟谷的时候。今天跟我争,我也不气你。师尊他让你受罚我没办法,但是饭你得吃,别饿着肚子。”

沈子俞咧嘴一笑,抓过包子塞嘴里就是一口。

然后他继续问道:“还有啊,大师兄你刚刚听到我说话,怎么反应这么大?是想到了什么不该的地方?”

他这么说,原本只是为了试探一下。

可没想到陈远鹤的脸立刻红了个彻底,结结巴巴的应着说:“不是,我……”

陈远鹤不会说谎。

沈子俞一直都知道。

大笑着拍了拍陈远鹤的肩膀,沈子俞问道:“大师兄你说实话吧,你是不是对师尊有什么非分之想啊?”

“那当然没有!”陈远鹤急着否定。

似乎是觉得自己光这样说没什么证明的力道,他犹豫再三,还是压低了声音,悄悄说道:“你二师兄前些日子下山,从山下花楼里带回来了几本书。其中有一本就是男人和男人那个的,小师弟你懂我意思?”

陈远鹤说的快要尴尬死了。

可他没想到,沈子俞在听到这话的瞬间,眼睛立刻就闪起了光。他拍着陈远鹤的肩膀,不停催促:“大师兄!师尊他说我不用反省了,快让我看看那本书!我好奇死了!”

>>>点此阅读《重生:偏执师尊被我撩黑化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