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腹黑王爷偏宠娇娇小嫡女

小说:古言脑洞

作者:肉串娇

角色:

简介:颜府世家,书香门第,既未握兵权,也不随朝堂上派别逐流,当今圣上甚悦之。在两个嫡子和一个庶子后,颜府终于迎来了所有人心心念念的女孩——小小。
当今圣上与中宫皇后相敬如宾,皇后收养一子,虽为养子,但对其子大有指望,且早早便封为——淮王。
淮王殿下奉旨,带重礼去颜府恭贺道喜,此时他年仅7岁。女孩出生时日不过一月而已,那双眼眸不谙世事,如从天而降的纯洁,四目相对,她却呜呜哭泣……

腹黑王爷偏宠娇娇小嫡女

《腹黑王爷偏宠娇娇小嫡女》第3章 赫连祁免费阅读

经安春这么一说,众人看小倾娆确实是泛有困意了,这个时候的小孩不是吃就是睡的,也正常。

“那既如此,我们就先去前厅了。”

一众人俯身后便陆续的向外走去。

“你还没出月子,虽说春日有阳光吧,但风还是大,你就歇着别出去了,我跟尚书敬个酒就和阿博也就走了,留招儿一个人我不放心。”

“好好好,你快回去吧,小招儿离不了你,这时候也该醒了,提醒仲轩少喝些。”

临走前,尹如芳还在对孟柔“婆婆妈妈”,她好说歹说,才把人送走了。

这时,安春也回来了,手上还拿着食盒,“夫人,厨房炖了燕窝还有鱼汤,您先喝那个?”

“我想吃炸蘑菇。”

安春把鱼汤摆出来,“那夫人先喝点鱼汤,奴婢去吩咐厨房做,燕窝就当甜点吧。”

孟柔看着安春,这是她不吃她就不死心的架势,觉得好笑,“行,你去吧,这有安秋呢。”

她看向怀中浅浅睡去的女儿,满脸的母爱,嘴角也不自觉的扬起,不由自主的叫着女儿的名字,“倾娆,颜倾娆。”

前厅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一看天色,已是酉时了,颜仲轩起身举杯,“各位,各位能抽百忙之中来小女的生宴,颜某甚是感激,致辞一杯。”

“颜尚书严重了。”

“是啊,是啊。”

他们这些人是恨不得天天有如此规模的宴会,哪怕是鸿门宴也是好的,就这场宴上,多少人的事就此办成了,他们内心感激他还来不及。

酒席散后

颜紫烁,颜紫焰,颜紫灿早早地便被吩咐回去温习,休息。

颜仲轩就是这样,即便再怎么高兴,但该有的规矩还是得守,当然,这只是针对他们三兄弟和手下的那群人罢了。

一旁的小厮赶忙来搀扶好似快要醉倒的颜仲轩,“老爷,您慢点,奴才掺您回屋。”

“不用,先去叫水,一身的酒味,去回一声,不必等我了,等酒味散了再回去。”

这回的地小厮自然是知道的,刚想应声,赫连祁便走了过来,“给二皇子殿下请安。”随后便自知之明的离开了。

赫连祁毕竟是年纪摆在那里,也没人灌他酒,他对那玩意也暂时还无感,趁着宴会散时,便换了身玄紫色的衣服。

颜仲轩自然是没有醉,他酒量极佳,只不过身上倒了还是有浓郁的酒味,怕熏着了自个儿的娇妻和宝贝,这才让人叫水。

“殿下这么晚还没走。”虽然赫连祁只有七岁,但他从不小看他。“父皇此次本是想自己来的,考虑再三便吩咐我来,大哥路上听说边也跟来了。”

颜仲轩听言,内心觉得欣慰,历朝历代的皇帝,无不疑心于功高盖主,谋之,而他如今得当今圣上器重,他虽与圣上年少相识,但也会忧怕,毕竟圣心难猜,“圣上与殿下所为,微臣明白。”

赫连祁拍了拍他作势要合握的手,“父皇让本殿来探望倾娆再回去,但线下天色渐晚,本殿准备的礼也未送,只好在颜府借住一晚了。”

颜仲轩听言致此,面上也带着笑意,“自然是可以,小粽,带殿下去临沂堂,殿下,微臣身上酒味重,夜也晚了,就不随殿下去了。”

赫连祁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颜府夫妻琴瑟和平,恩爱两不疑,这是在官员中谈起都被人羡慕的,“既如此,那尚书快去吧,本殿先行一步了。”

“殿下,请往这边走。”

没走一盏茶的功夫,赫连祁所经阁楼要么已是熄灯,要么两三盏烛火亮着,看着这满屋亮起还未有一丝熄灯之意的院阁,不襟问道“这是什么地?”

虽然内心也已经猜到的,但没来由的源头,还是想问出口。

“殿下,这是倾娆阁,小姐年幼,夫人和老爷便在这陪同,您的临沂堂离这不远了,也就半盏茶的功夫。”

小粽忙不停的说着,生怕惹了这尊“小佛”。

赫连祁看了眼那边的方向,不知是被什么迷住了一般,想起前些日子在养心殿和父皇的对话:

“儿臣给父皇请安。”

“嗯,起来吧,张赞。”

赫连战栌放下手中的毛笔,看向赫连祁的眼神充满着欣慰和满意,与刚刚在大殿中的他截然不同。

张赞给皇上上了茶,又给殿下上了热奶,这才退后。

赫连战栌一遍抿茶,“你母后这段时间心情不好,你无事多陪陪她,宫中进了一批戏子,御花园池子里进了不少“彩鱼”,总督那里又进了几个厨子,你看着让你母后选选。”

“父皇若是把这话亲自对母后说,母后才能明白父皇的心意,也不必叫儿臣当你们二人的“信鸽”了”

赫连祁将那“难喝”的热奶一口喝下,用帕子擦了擦嘴,看着他那啰嗦的父皇。

“不然呢,你以为你的用处是什么?”

赫连战栌挑眉看向自己儿子。

“说正事,今儿一早,颜府喜得千金。”

这会是轮到赫连祁挑眉,“真的?颜尚书这回好不容易得个女儿,想必得大办吧。”

“几日后颜府大办你替父皇去,到时候让张赞跟你一起。”

“也好,那父皇打算给颜尚书几日休沐?”

“……”

赫连战栌看着赫连祁,他真没想过这个问题,这家伙“老”来得女,是得让他高兴高兴了。

“父皇不会是从没想过吧,颜尚书知晓后不知在背后怎么说您“无情无义”呢。”

“咳,父皇当然想了,如今也算是国泰民安,大小的事他们也能打点,那便……给颜尚书三个月的休沐。”

“父皇如此英明,儿臣自愧不如。”

赫连战栌拿起一旁的茶杯,顺手就扔到了赫连祁的脚边,被他一躲,他身上丝毫未被溅到,反倒是那昂贵的茶具四分五裂。

“张公公,这茶杯是父皇最爱,想来这几次都碎完了,我那还有两套,你回头上我那去取,想必父皇的火气”还没降下来,儿臣就先行告退了。”

看着赫连祁好似胜利者离开的背影,他不禁觉得好笑,“张赞,你看看这孩子现在都这么和朕说话,以后还了得。”

张赞自然知道圣上说的是笑话,他若是这点都看不出来,他这些年在宫里算是白混了。

之后的话他自然是不知道了。

但之后,偶尔也能听几声闲话,说是颜府的人有多重视这个女儿,这个婴孩又是多招人喜欢。

他倒是想看看这个被人夸到天上去的女孩有如何。

收回眼神,向着更深的黑暗走去。

>>>点此阅读《腹黑王爷偏宠娇娇小嫡女》全文<<<